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只怪不是奧斯卡的茶 -從《飛鳥俠》的鼓樂再說起

2015/2/27 — 18:26

常跟朋友說,自己很記仇。想不到奧斯卡金像獎塵埃落定後,仍然為《飛鳥俠》 (Birdman) 失去競逐「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的資格而耿耿於懷。墨西哥導演艾力謝路 · 依拿力圖 (Alejandro Inarritu) 憑此作奪得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原創劇本及最佳攝影四項大獎,成為大贏家。當大家都在奧斯卡的光芒下說它實至名歸時,小女想舊事重提,從《飛鳥俠》無緣競逐「最佳原創電影音樂」一事中,解釋它如何輸給奧斯卡。

根據《荷里活報道》,2014 年 12 月 11 日,金球獎提名名單出爐,《飛鳥俠》獲七項提名,包括「最佳原創電影音樂」。同一日,配樂的西班牙爵士鼓手安東尼奧 · 桑切斯 (Antonio Sanchez) 收到美國影藝學院音樂分部執行委員會主席查爾斯 · 福克斯 (Charles Fox) 的通知,指戲中有半小時的非原創音樂出現在眾多關鍵處,作為全片劇情串接與延伸,並引述奧斯卡參賽資格規定第十五條 II (E) :「使用現有音樂或分散主題而消減配樂注意力、集結超過一位作曲家的集成音樂或是改編他人的音樂等」,因而無法將桑切斯所作納入具資格參賽的作品之中。桑切斯其後上訴,指原創音樂增強主角的形象,而且時間上比非原創音樂長。(前者 29 分 30 秒,後者少於 18 分鐘)評審們重新考慮後,雖認同《飛鳥俠》配樂乃一傑作,但認為現有音樂跟原創音樂具同樣影響力,駁回上訴。

翻查舊帳,便知道福克斯提出的理據是多麼的薄弱無力。早有前人觸犯「非原創音樂出現在關鍵處」和「集結超過一位作曲家的集成音樂」兩項規定,但依然獲奧斯卡「最佳原創電影音樂」提名。它就是《皇上有話兒》 (The King’s Speech)。讓我們重溫戲中最關鍵一刻──二次大戰時,英國向德國宣戰後,有口吃的喬治六世於 1939 年 9 月 3 日向國民發表演說:

廣告

喜歡古典音樂的朋友,有點印象嗎?這是貝多芬第七交響曲第二樂章。即使戲中「使用現有音樂」,但《皇上有話兒》依然在 2010 年獲第 83 屇奧斯卡「最佳原創電影音樂」提名。

廣告

另一齣同樣有使用非原創音樂,但同樣獲「最佳原創電影音樂」提名的,是 2008 年的《太空奇兵 Wall.E》。這是戲中的其中一幕:

音樂夠熟悉了吧?這是理查 · 史特勞詩的交響詩《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Also sprach Zarathustra Op.30),因電影《2001 太空漫遊》曾使用作為電影配樂而聞名。

也許這一幕只是想輕輕帶出人類因為依賴科技引致過胖,關鍵性比《皇上有話兒》的較微小,但事實是戲中依然使用了非原創音樂,而上述樂曲被使用後確實深入民心,幾乎聽到旋律便會想起《2001 太空漫遊》。因此,福克斯引用奧斯卡參賽規定,為《飛鳥俠》無緣競逐奧斯卡「最佳原創電影音樂」一事解釋,可謂毫無說服力。

那麼《飛鳥俠》的鼓樂輸在哪裏?有說是因為奧斯卡的評審守舊,沒有和弦和旋律的鼓樂不是他們定義的「音樂」。也許這是其中一個原因,但我認為真正的原因,是評審不夠專業。

何出此言?根據奧斯卡章程第三條第一節,所有美國影藝學院音樂分部的會員由理事會成員邀請入會。在 2014-2015 理事會 51 個成員當中,3個來自美國影藝學院音樂分部(包括福克斯)。會員必須有至少三首曾上映的作品,或是其作品曾獲奧斯卡提名。

雖然入會資格看似嚴謹,但音樂評審邀請誰,是否須經過所有理事會成員投票,全都不得而知。如果只需音樂分部理事會成員投票,即福克斯大可用人為親。《洛杉磯時報》早在 2012 年揭發評審中有部分已離開電影行業多年,遑論他們轉行後寫過多少個音符。當中有的成為修女、書店店主等,但他們的票跟資深電影工作者比重一樣。如果需所有理事會成員投票來決定邀請誰,即外行人管內行人,評審團認授性應當受質疑。所以,說評審守舊,不接受《飛鳥俠》鼓樂為配樂,只是一個美化醜陋政治,看似合理的解釋。

《飛鳥俠》作為奧斯卡的大贏家,也是個輸家,只怪桑切斯的鼓樂不是保密會員名單裏愛喝的那杯茶。不是說《布達佩斯大酒店》的原創音樂不配獲獎,只是,若評審團不是雙重標準,讓《飛鳥俠》的原創音樂也能加入競逐行列,這個一年一度的盛事將會更有趣,更耀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