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只有(剩)回憶的香港藝術

2017/1/23 — 18:11

【文:林龍傑】

香港視覺藝術走不出國際是一個事實,反對的人會說某某香港藝術家也在外國畫廊美術館以至藝博會展出,也被媒體報導。他們只是云云數以百萬計在外國生存中的藝術家之一,與著名兩字距離極遠,而且他們的數目一隻手也數得哂。

但我想說的,不是香港藝術家,是香港藝術。什麼是香港藝術?這是一個十分難解答的問題,有人會答香港藝術是十分多元,什麼類型都有⋯換句話說,即是沒有。我們看日本、韓國、中國、台灣⋯等等地方的藝術,都發現它們各有各的特色,每個地方的藝術都反映出當地文化歴史,都有一個主調。

廣告

個人認為,假如香港視覺藝術真的要有一個「主調」的話,那「主調」一定是「回憶/緬懷過去」,但西方藝術一向都是向前的,破舊立新、為未來人類文明落註腳是藝術家的主要工作。但香港藝術卻沒有「向前」的思維,一味的緬懷過去,其實不乎合視覺藝術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元素。

(圖片來源:許冠傑 facebook)

(圖片來源:許冠傑 facebook)

廣告

或者需要解釋一下香港藝術「回憶/緬懷過去」是什麼意思,再早的不説以免年輕一點的人說「離地」,看看千禧年後的香港視覺藝術,紅白藍膠袋、菠蘿包都反映出藝術家童年時最常接觸到的物件,在展覽中呈現紅白藍膠袋或菠蘿包只能激起參觀者對過去的集體回憶,完全沒有前瞻性的元素。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將九龍皇帝的「墨寶」當藝術、社會性事件的重溫亦是同樣思維:緬懷過去集體回憶的展現。現在走進本地藝術家工作室,發現不少藝術家將舊的東西左併右貼在一起,有人叫它作「本土藝術」,這不代表我認為展出舊東西就是「本土藝術」,我是不認同所謂「本土藝術」,因為「本土藝術」根本不存在,本土代表有自己的特色,而香港藝術正正沒有特色。

除了回憶/緬懷我們自己過去的「藝術」,在香港視覺藝術裡有另一個「主流」,是回憶/緬懷其他人過去的「藝術」,簡單地説,是抄。本地藝術家甚少抄正在在外國發生的藝術,當然有幾位自命前衞的藝術家會抄一些比較近期一點的外國作品如Tracy Emin,但大部分抄的藝術家都熱衷抄襲幾十年以至一百年前的藝術。

實在見過不少藝術家跟我談梵高、印象派,彷彿印象派就是現在的藝術,之後一百多年視覺藝術所發生的運動思潮他們根本不會去認識。同樣也見過「行為藝術」專家,他們覺得「行為藝術」才是當代視覺藝術的標準,但他們舉的經典例子全部都是七十年代發生的人與事。當然還有「概念藝術」「政治藝術」⋯都是幾十年前的事了,為什麼他們那麼熱衷一些他們出世前在另一國度曾經盛行過的藝術?

幾年前寫過一篇文章說本地藝術慢西方三十年,有藝評人不同意,現在再想一想,可能那藝評人是對的,香港視覺藝術不是「慢西方三十年」,而是分「回自己的憶」和「回他人的憶」兩種本地創作方式。但回憶是藝術嗎?只向後望是可以向前行的嗎?香港藝術永遠只能留在香港範圍之內,是因為「回自己的憶」作品有的只是香港人才可體會集體回憶,一到國際環境就無人感受到紅白藍膠袋的象徵意義、九龍皇帝的社會歷史。而「回他人的憶」作品在外國人眼中更是過時,技術也不能跟外國同類藝術家相比的東施效顰之作。

正是「回憶/緬懷過去」的思維,令香港經歷了天時地利人和配合得天衣無縫的「黃金十年」(2005-2014)後現在仍然得個吉,「黃金十年」機遇已經過去,香港藝術假如仍然這麼熱衷過去,恐怕再沒有將來,只可以回憶「黃金十年」的風光日子。

想睇更多藝術資訊?Click入去

TumTum.hk 嘅FB
TumTum.hk嘅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