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只談喜愛,不談戀愛》,還可以?

2015/6/11 — 12:29

(圖:風車草劇團 facebook)

(圖:風車草劇團 facebook)

風車草劇團《只談喜愛,不談戀愛》的佈景以一個小型演出來說是十分精美,多塊線條簡約但手工細緻的屏風,經推拉重疊交織成變化多端的空間,那道弧旋樓梯亦充份善用了文化中心小劇場的高天花,相比之下燈光一環就好像 flat 了些,如再去相比,其他方面的成績又如何?

其實談論一部劇,開首先讚的是佈景是不是已間接說明其他部分乏善足陳呢?看這部劇確有點怪怪的感覺,主辦單位宣傳它是部「原創音樂劇場」,場刊也刊出六首歌的歌詞,但完場後,竟然沒有音樂劇的印象,只像是看完一部普通的話劇,我想可能和演戲家族製作的《天堂之後》一樣,這些歌基本上沒有溶入或用作推進劇情,只能看作是間場點綴式的插曲幾首。

其次覺得有點怪是劇名《只談喜愛,不談戀愛》,似乎與劇情扯不上關係,我估計它可能是劇本仍未寫時這個 project 的 working title,原本是想沿用劇名的意思寫此劇,但劇本出來後顯然已遠離原意,身兼編劇、監製、演員和主角的湯駿業也許太喜歡這劇名,又或者覺得它吸引到觀眾購票,即使貨不對辦也都保存下來。

廣告

最終的文本是講男主角湯駿業擁有大概所有人都渴望的超能力──可以一揮手就返回過去,take 2 甚至 take 3 再重組生命某些時刻,做得不對可以抹去來多一次,開場不久他在電梯遇上第一天上班的新來女同事時(原來是他中學舊同學),就施展這超能力三次更改搭訕過程,示範了他的超能力,可惜隨後劇情發展下去這超能力變到可有可無,劇终前湯駿業為救回女友一命,再一次返回過去中止了他們感情發展,希望能改寫最後她被刦殺的命運,但如此例牌的橋段,相信任何編劇都識得這樣交貨吧。

反而分別演男女主角身邊好友的當奴和陸昕他們的感情線較有味道,特是其中兩節──在情人節表白,及後來因為男主角更改過去而令到他們二人也變回互不相識的陌生人,都寫得很有感覺(雖然我不明白為甚麼當奴會記得而陸昕就不記得他們原本是相識的),上月重返《號外》任副主編的 Nico Tang 在他首篇「编者的話」提到當年陳冠中為《號外》撰寫的口號:We have some moments; we’ve get some styles。在這兩場戲意外地令我感受到:同性戀者或許看來更具 style,但天下間就算最平凡普通的情侶都有他們無可取代的 moments,我覺得這兩段戲是對 heterosexual love 一次由衷的肯定和 celebration。上次我對當奴在《深夜猛鬼食堂》的演出有微言,看來主要是 miscast 的問題,今回他用上他一貫 deadpan 的 persona,效果理想,絕對補償了上回的失分。

廣告

創作排演一部劇,我可以想像急要經過多少時間孕育,多少日子排練,付出過多少的心血,而寫評論的隨手塗一兩句負面評論很可能一下子就抹殺了他人的努力和熱忱,是有點殘酷,但另一方面要在演藝事業成長、站穩、紮根,就必須能面對及承受惡評,還有被人曲解時那份不忿氣和挫折感,所以我每次落筆寫負面評語時總會提醒自己負面也有輕重之分野,不要把輕重隨便混淆。

常常聽到國內人一句口頭襌:還可以。對我來說這部《只談喜愛,不談戀愛》應該算是還可以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