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台灣駐留創作記錄 《To Build A Home 》part 2

2016/10/24 — 20:16

「你怎麼會在這裡?你是什麼人?你是從什麼地方來的?」這些話在我以往的旅行經歷中,很常被偶然遇上的路人提問,總是很理所當然地會問答「我來旅行的,我是什麼的身份,我是來自什麼地方或國家。」聽上去總好像都答得準確無誤。但這些問題往往能深烙心中,縱然我是處身在我成長的香港,多專注多投入生活和工作,總有些抽離的時刻去回想那些提問,「我怎麼會在這裡(香港)?我什麼工作?什麼身份?在這兒做什麼?為了什麼?擁有著什麼?」像給個機會的重新認清自己,了解到再簡單的人如我,也是需要在過去中為當下的自已定下一個身份和位置去面對現況。定位也沒有的話,一旦迷失,其後所做的像白幹白做白活的了。個人的經歷和想法,不該只算是自已單獨一人,在無中生有中建構而成,它涵蓋的還包括著遭遇、家庭、環境、社會和文化的影響,我的遭遇、家庭和環境縱然再如何的平淡或曲折,始終離不開是社會和文化影響下的產物,還得需在文化和歷史的洪流中尋找一個定位,了解過去面對當下和未來。

這次的創作,訂定了以香港人的角度去看台灣,這也是策展人寬育對我創作的條件。我以自己僅餘的台灣知識、香港新聞報導的台灣近況、以往在台旅遊和這次註留期間的體驗,作為創作的資料搜集和靈感,嘗試在作品中呈現我(藝術家)這個接體對台灣歷史、近況和對他們的想法。

香港和台灣,兩者有接近亦有差異的地方,但假如對比起西方國家,台灣文化跟香港顯得上較為接近。而近年,香港的殖民影響、住屋、民主運動、文化入侵等各種問題,亦「巧合」的在台灣接近同步的上演著。就像是,只要有人想札根生活的地方,人們就得同樣需要面對類似的問題;越是對自己的地方真誠,越是發掘出它的「不完善」,人們總會想辦法做點事情去改善它。香港如是,相信台灣亦如是,每一個有人想札根的地方也如是。我在台的創作,希望可提示,大家縱然正處身一個困難的地方,但始終能掌握著自我幸福的精神性所在。

廣告

2月26日至3月5日

廣告

在這段時間中,主要是留在文化局提供的工作室中進行創作。開始時,預計的困難都出現了,像食物不習慣、生病、顏料或繪畫用的配方不同了⋯⋯最困難的是,可創作的時間大約有16至18天左右,做不了在香港那種較大尺寸的繪畫創作,取而代支,決定了以三幅小型作品完成,而策展人的太太嘉雯也借出了她自己的顏料,替我解決了買顏料的問題。然後是整理所搜集的資料,設下每天工作的規率和流程,倒有點像在香港的辦公室生活,每天約花8個小時去進行創作。

The Boy Came From Sea
Oil on canvas, 2016
Photo by Samfung

The Boy Came From Sea
Oil on canvas, 2016
Photo by Samfung

這資料是我取景自台南的頂頭額沙洲。就是我上星期花了4小時的步行才到達,它是個風沙很大的地方,而這永不停止的風從海的方向吹過來。在到達這地方前,我從世界地圖看過,這兒該是台灣的最西端,我是計劃了用第一幅作品去說台灣人的起源,假如不把原住民概括在內的話,那該是從海路進來的了,因此以這景點作為第一幅作品《The Boy Came FromSea從海路來的男孩》。

在畫面中我畫了一個男生帶著房子到達陸地。但當然,這創作不是完全合乎史實,他們到達台灣的第一次地點是那裡,我無從蹊考了,但我相信翻閱一些書籍,總會有些提示的。而就這話題,我亦有跟策展人陳寬育和另一位西班牙藝術家Pablo Mercado輕談過,寬育說過有部份台灣人認為,起源該由鄭成功的到達算起,而因此在台灣各不同的城市中,還會找到鄭成功廟的存在。但在我的這幅作品中,就不再深入探究史實,反而,我重視的是,要表達那種對遷移的不穩定性,對探索未知世界的堅信。

而第二件作品是因為2月份的台南地震而有所啟發。抵達台南後,策展人寬育帶過我到訪永大路現場和維冠大樓等地方,但當時已完成搜救,倒下的建築物亦已清通,最終還得透過Youtube或上網找相關新聞作資料。

對於幾乎沒有地震的香港而言,地震對我來說,是一次契機作為人對生活的反思,你要是喜歡一個地方,總會想辦法做點事情去改善它札實它的吧。第二幅的作品《To Build A Home建一個家》,我就只是畫著一個男生和一個建築物,連(Artist statement)藝術家自述中,也寫得較為清簡,讓人從畫面中去猜讀算了。一向很怕做一些太煽情的事情或作品,我反而喜歡嘗試把表面輕鬆的 representation,轉化成為深層的 「文本」,也許解讀不了,但看看顏色或構圖,引起話題輕談一下也不錯的了。

第三幅作品
The Homestead
Oil on canvas, 2016

第三幅作品
The Homestead
Oil on canvas, 2016

下一回(part 3)重點描寫台南藝術節在社區發生的形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