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同台競技見高下 《舞人習作》現生機

2016/1/28 — 16:31

《月殤台》劇照
(相片由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攝影:張志偉)

《月殤台》劇照
(相片由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攝影:張志偉)

新年伊始,選擇了「新意」節目來開年--城市當代舞蹈團《舞人習作2016:節目一》--觀看了三位年輕舞者的編舞作品,有的風格簡約、立意突出;有的畫面豐富、內容紥實。項目鼓勵新人士新意念,除了提供創作平台,亦可促發友儕觀摩,互見高下之間,同時互相砥礪;觀眾則有機會接觸不同作品,了解到新一代藝術家現時的視野與水平,值得關注和支持。

《節目一》共有三個作品,按演出次序分別是麥琬兒的《被扔到世上的石頭》(Wandering Stone)、陳俊瑋的《陌》(Inconnu),以及謝甲賢的《月殤台》(Scar Wound)。以時間論,三個作品都是短篇,大約介乎十五至二十分鐘;以類型論,三位編舞取向各異,既有獨舞、雙人舞,也有群舞。


意猶未盡 尚待發展

廣告

《被扔到世上的石頭》屬於獨舞作品,麥琬兒身兼編舞及舞者,整個空間主要分為兩個部分,一邊是木製書桌、一邊是特設裝置--水平地懸於半空的板,連繫著多條垂直的亮,乍看猶如一座正立方體的水晶燈--作品的起點是書桌,舞者繫上一條繩索,繩索盡頭連上裝置,舞動方向是由書桌通往裝置,對舞者、對觀眾,裝置自是不同喻體,不管投射如何,渡過彼岸意味依然隱隱滲透。

《被扔到世上的石頭》劇照
(相片由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攝影:張志偉)

《被扔到世上的石頭》劇照
(相片由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攝影:張志偉)

廣告

這是一趟「點對點」的旅程,不論是代表出發點的書桌,或者是象徵目的地的裝置,均相當一目了然,作品主要部分是舞者沿著繩索探尋可能;身上的繩,既是羈絆,又是線索,一面干擾當下、一面導向未來。旅程中,舞者時而奮力掙扎、時而低沉深思,總體動向卻始終未變,對於觀眾來說,「到站」只是時間問題,結果似乎早在預料之內,可觀性難免打了折扣。

《被扔到世上的石頭》劇照
(相片由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攝影:張志偉)

《被扔到世上的石頭》劇照
(相片由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攝影:張志偉)

直至尾聲,舞者找到了出發點和目的地以外的更多可能,再次點燃觀眾的好奇心,可惜作品此時同告結束,無以為繼。

 

短小精悍 趣味盎然 

若以追看性論得失,緊接上演的《陌》則略勝一籌,儘管舞台面積大致一樣,作品在空間運用方面卻比較豐富。一開始,一名女性舞者獨坐於舞台的左上方(Upstage Left),主要時間均背向觀眾,觀眾只能依靠鏡子,嘗試窺見她的全貌,不過單憑其身體語言,已可大概感到,一種繃緊的、躁動的情緒彌漫其中。

《陌》劇照
(相片由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攝影:張志偉)

《陌》劇照
(相片由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攝影:張志偉)

及後另一名女性舞者手持盆栽,從舞台的右上方(Upstage Right)入場,其時台上顯露多列橫行燈影,門窗感覺頓現,空間看似是房間(睡房?病房?),又可能是牢籠;新進來的她,本來都狀態輕鬆,直至碰上坐立不安的她,情況出現劇變,蔓延中的不安,向她全力襲來。

《陌》劇照
(相片由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攝影:張志偉)

《陌》劇照
(相片由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攝影:張志偉)

在台中央,兩者一經接觸,原先自在的這個她,內在的繃緊和躁動都被牽引出來,她俯伏於地上,在毛氈下掙扎,期望擺脫夢魘;身為「病源」的那個她,也非無動於衷,她依偎在旁、她攬緊對方,試圖以身護航。

短短十五分鐘,編舞陳俊瑋已經建構出豐富畫面和紥實內容,更加重要的是,建立了令人好奇的一段關係,兩名女性舞者的種種互動,都讓人充滿想像。

 

徒具野心 調度失衡

壓軸的是《月殤台》,創作規模明顯大於前述作品,一方面舞台範圍增加一倍,另一方面舞者人數高達六名,在在展現了編舞謝甲賢的野心,可惜的是,作品存在著非常致命的問題--線視障礙。這個作品的舞台設計,與之前兩個作品略有不同,演區呈長方形,觀眾席設於中一面橫邊,中心兩支支柱如將演區分成左右兩半。

《月殤台》劇照
(相片由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攝影:張志偉)

《月殤台》劇照
(相片由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攝影:張志偉)

面對場地局限,編舞謝甲賢沒有充分考慮線視障礙問題,不少空間調度,若非滯留左右一邊,就是貼近中心支柱,最終苦了觀眾。由於最基本的「看見」都未做到,更加遑論進一步的「投入」、「好奇」,或者「想像」,因此難以進行任何評析。

 

--

觀賞場次:

《舞人習作2016》(節目一)(城市當代舞蹈團)
日期:2016年1月3日
時間:下午三時
地點:城市當代舞蹈團舞蹈中心賽馬會舞蹈小劇場
類型:舞蹈

 

(原文刊於《大公報》,獲作者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