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吳少英將墨延於動靜間 安撫不安心靈

2015/5/8 — 10:30

上星期筆者到了 Galerie Ora-Ora 看吳少英(Cindy Ng)在的最新個展「墨延」(Inkality)(展期至 5 月 30 日),這可說是她在 13 年個展「墨立」(Ink-formation)的延續。筆者記得吳少英生於澳門,但父親是香港人,97 至 06 年曾於台灣生活,但她又將工作室設於北京,所以跟其他人笑說,她可以說得上是個兩岸四地的藝術家,其實只要看她這麼多年來在中港台澳所舉行及參與的展覽數目便可明白一二了。

走入畫廊,看到大大小小圓形及橢圓形的水墨畫,依然令人有種靜止中的流動的感覺,就好像雲霧中的山川般不定,煙霧隨風而流,山中河水又依形勢而變,喜歡那種靜中有動。而今次再看作品時,忽然覺得好像是一個又一個的星球,有大有細,是火星,或者是土星,又或者是木星表面上的超級風景,那幅長橢圓形的水墨畫,就好像是用天文望遠鏡看到的銀河一樣,而一組細小的水墨畫放在一起,又好像是幾個宇宙空間一般,令看的人有好此幻想,十分有趣。

廣告

不過,筆者還是最喜歡看吳少英的錄像作品,今次也展出了「散步 1501」,看著水墨的變化,在控制與不控制之間,在具象與意味之間,在靜止與動態之間,墨成了個過程,也是一種氣氛。而她也在展覽開幕時即場用水、墨、牛奶、酒、醬油,加上不同顏色的粉末等示範如何創作,不同物料本身的顏色,加上重量、濃度等都不同,看她加入不同物料,再推拉升降手上的平板,那便成就了又靜又動的水墨空間。

廣告

為何說到好像看畫如同尋找心靈上的安慰,或者是世界從來就不怎樣安寧吧,不只是藝術圈,甚麼三月藝博大爆炸、甚麼藝術獎項制度有問題,整個社會何嘗不是有太多撕裂及內耗的問題,甚麼不是真普選的普選、甚麼警權過大、甚麼不發免費電視牌照……就連一首操口歌風波都是如此。不找一些安撫,真是會叫人發神經,不過可能已經發神經的了,只是用來安撫一點,免得叫人全瘋。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