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呃巴 Show

2016/3/28 — 11:33

Art Basel HK 2016

Art Basel HK 2016

被 Art Basel Hong Kong 照片洗了好幾天的版,實在有點煩厭,雖然人不在香港。跟朋友談有關 global art energy 的問題,就是在雙年展、三年展及藝博會充斥的年代,雙年展已經成為一門學術研究,而所謂的 making art global 變成一件很吊詭的事。吊詭在於人人叫悶的同時,人人也湧著去。年年鬧,年年去,再鬧又再去,年復年。自我反思:身在他方,只被照片洗版也感煩厭,但心底裡卻想:今年我人不在,沒有參予,在臉書上貼張照片打個咭也辦不到,於是開始擔心明年我可能已被遺忘,其實可能不需要待到明年我已被遺忘了,畢竟藝術圈都是關於 be presented,其實各類型的圈子也如是,都是關於看及被看。

Documentary-The Couple in the Cage from Paula Heredia on Vimeo.

廣告

行為藝術家 Guillermo Gómez-Peña 及 Coco Fusco 從 1992 到 1993 年,進行了一項人類動物園的表演藝術,名為 The Couple in the Cage。兩年間,二人扮成在墨西哥灣的一個小島被發現的印第安土著(其實根本沒有那個小島,更沒有小島上的土著),將自己困在籠裡在美國各地巡迴展出。觀眾當然不知他們只是扮土著,喜歡的話更可以付出一美金,跟土著合照,五美金可以作出各種要求,例如有觀眾給了五美金說要看土著男士的性器官。表演是要探討在所謂西方文明中,原住民、土著往往被次等及物化。有趣的是觀賞人其實也是表演的一部份,有觀眾反應說不知他們在做甚麼 ,但抱著不要蝕底心態,別人看於是自己又看,雖然不知在看甚麼。又有觀眾說相信不只是土著,若付出相當的金錢報籌,在西方文明中也不難找到人願意跑進籠內被觀看。

朋友問有 art world 這樣物體的存在嗎?我不知道,就算像Walter Benjamin般評論藝術美學論至天花龍鳳,我猜他大抵只能答:所謂的藝術世界,都是在永恆的出現與消失當中,在不同時間及空間運載中的一點,那可能就是藝術世界。不要記下,這不是 Benjamin 的金句,是我胡說。

廣告

倒覺得 art scene 這個字很意思,scene 風景或者電影場景,都是看與被看,各取所需吧。

作者臉面專頁: www.facebook.com/adorableyuppi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