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告別前衛 回歸傳統 Tracey Emin香港個展開幕

2016/3/22 — 13:50

1998 年,Tracey Emin 創作出作品 My Bed,以一張滿佈安全套、酒樽和煙蒂的床,震撼藝壇。2016 年,已經五十開外的她,終於首次在香港舉行個展,帶來的卻是繪畫和針黹作品。她笑言:「21 世紀的藝術,我 1998 年已經做了。」告別前衛,回歸傳統,Tracey Emin 繼續從自身出發說故事,直呼:I cried because I love you。

I cried because I love you,是 Tracey Emin 在港首個個展的題旨,流露她對愛情的執著。她昨日出席香港個展的記者會時解釋,作品尤其指向那些「未能如願的愛」,創作源自去年她到法國旅居的經歷。那裡的一塊大石叫 Tracey Emin 十分喜歡,終身未婚的她於是在無名指套上指環,決定「嫁給」它,並披上父親的白色壽衣,進行「婚禮」。她將石頭想像成不同的造型,反映在今次一系列的作品中。「得不到的愛,莫如這塊石頭」。

Tracey Emin

Tracey Emin

廣告

大膽談性,不避禁忌,Tracey Emin 出道之初曾受質疑,批評她以震撼題材吸引目光,而非真才實學。她承認外界的評論對其創作有一定影響,「如果我不在意大家的反應,我就不會繼續做藝術」。題材雖然經常從自身出發,但她直言自己從來不是自信滿滿的人,隨著年紀漸長,更覺得愈來愈難鼓起勇氣。

廣告

從過往震驚世人的裝置,到今日平面的作品,Tracey Emin 笑說自己不是沒有繪畫的經驗,只是年少時對藝術史沒有太大興趣,直至遇上 Cy Twombly,「作品好溫柔,我還以為對方是女人呢」。Tracey 不但參考其作,後來二人更成為朋友。

Tracey Emin, Waiting For Morning (2015)
©Tracey Emin. All rights reserved, DACS 2016
Courtesy of Lehmann Manupin and White Cube

Tracey Emin, Waiting For Morning (2015)
©Tracey Emin. All rights reserved, DACS 2016
Courtesy of Lehmann Manupin and White Cube

針黹也是 Tracey Emin 一度放下來的技能。從小已經學會縫紉的她自詡「天下間沒有繡不出的東西」。當她一度放棄藝術創作的時候,是針黹給她力量,重新出發,「如果你有一種技能,就得去用。不用,是對才能的虛耗。」

Tracey Emin, I love you (2015)
©Tracey Emin. All rights reserved, DACS 2016
Courtesy of Lehmann Manupin and White Cube

Tracey Emin, I love you (2015)
©Tracey Emin. All rights reserved, DACS 2016
Courtesy of Lehmann Manupin and White Cube

Tracey Emin 享受針線在手的實在感覺,一邊看電視一邊織布,就像勤快女工一樣。重拾手藝技術,享受創作的過程,成為她今日私密又公共的生活紀錄。

「現在資訊太多太快了,藝術最大的作用,是將一切凝住,讓世界暫時靜止下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