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周文慶的嚴重錯誤

2015/6/20 — 23:50

周文慶的藝評犯了各種各樣的錯誤。一是,他對藝術作品的要求過於苛刻,他專挑別人的痛腳並喜歡在其傷口上灑鹽;二是,他的文章錯漏百出,疑點重重,有時候自相矛盾,有時候又過於簡單化;然後是,他偏激主觀的文字,就像鋼鐵與鋼鐵相互磨擦時,發出的刺耳噪音般令人難受──或許這些都並不罪大惡極──而他犯下的最嚴重的錯誤就是,他架空了藝評人書寫時必須嚴格遵守的背後的秩序。

因為書寫藝評,你必須遵守一個不明文規定但極具約束力的秩序系統。這種秩序建基在藝術評論的權力系統上。因為評論作品,被視為一個判斷優劣的過程。而作品的優劣,直接影響到作品的市場價值。所以被受認同的藝評人的評論,與藝術市場的作品流通直接掛勾。畫廊會拿著雜誌上對於其代理的藝術家作品的評論與報道,向買家進行推銷。越多正面的作品報道,價格也會隨之提升。(當然,很多時候這些充滿正面的報道,正是畫廊或相關利益團體買的廣告。)就在這個過程中,藝術市場與藝術體制,看中藝評人的評論取向所產生的權力,並將他們收編,成為權力系統的一部分,為其認可的秩序護航,歌功頌德。

這個權力系統,就是所謂的藝術圈(卻不是藝術生態)。藝評作為藝術圈其一不可或缺的部分,它的走勢與取向,關涉著藝術圈的利益。身處這個圈內的藝評人,不乏那些資深的藝評人、媒體人與學院內的權威學者。他們擁有藝評書寫方式的教條,他們控制著藝術的走向,他們固守著特定的審美與品味,從而穩固了藝術圈的權力與自身的地位。他們建造起了象牙塔,他們是藝術作品唯一夠資格的評論團體,他們擁有評論作品唯一的話語權。這個象牙塔,堅固如聖潔的教堂,在那裡,他們以教宗的絕對姿勢,發表的一篇篇藝評,就如頒佈著一篇篇不容懷疑的聖旨。是的,他們是作品唯一的詮釋者。所有他們不認同的批評聲音(持另類意見的詮釋者),都要被排斥在象牙塔外。在必要的時候,他們就連結起來,共同杯葛與自身權力利益衝突對立的聲音。

廣告

這就是周文慶犯下的最不可原諒的嚴重錯誤。他太天真了,也太自以為是。他竟敢與這樣一個藝術圈的權力系統唱反調;他竟敢以自身個人的審美經驗與主觀感受,試圖挑戰這個權力系統所操控著的品味與審美權力。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