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命門被握的劇團

2016/3/23 — 13:45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卞或(前劇團職員)】

本地劇團「糊塗戲班」職員台灣履歷被刪除一事鬧得沸沸揚揚,成為各大傳媒的焦點。撇除台灣機構在港府公文上應否寫有「國立」二字此類疑似政治審查不談,有網民在涉事藝團的面書質疑為何不早點公開事件或者罷演,此點對較少接觸本地劇場的朋友來說確實耐人尋味。藝術家、劇場人多數滿懷理想,「你食網鮑,佢食麵包」,但縱使營運劇團不是牟利,也要照顧日常開支,所以他們是揹負包袱談理想,公開此次事件或罷演並不如看官們所說簡單。

廣告

本港劇團主要的收入來源有三種:票房、投資者、康文署或藝發局贊助。雖然本地劇壇演出眾多,但入座率除了某些大團如「香港話劇團」外一直偏低,無可否認是處於邊緣之活動,所以以票房收益維持生命的劇團少之又少。而缺乏觀眾同時亦令以老闆注入資金的營運模式欠奉。投資者利益為先,戲劇、電影皆是產品,不過包了一層文化外衣,若看不到任何生財能力,休想得到贊助。因此本地專業劇團最大的資金來源就來自康文署及藝發局兩大政府及半政府部門。

本地專業劇團大多數都由藝發局資助一年至三年不等,用以支付辦公室租、排練室租金及全職員工薪酬。當中中小型團更會不斷撰寫計劃書給康文署,吸引其主辦演出。因若得康文署「買show」,製作費及票房一慨由康文署承擔,劇團只須負責製作。雖然後者不能從票房收取分毫,但在劇場入座不景氣的氛圍下,虧損遠較賺錢機會大,因此劇團仍歡迎此類合作,既可演出喜愛甚至實驗劇目,又可封「蝕本門」,實在是一舉兩得。

廣告

在如此背景中的本地劇團,縱使一方面劇目仍有不少直擊政府弊端,但另一方面卻要與兩大部門保持良好關係,尤如命門被捉,未能暢所欲言。可能有讀者反問,那麼劇團與康文署這個關係,前者為確保資源,會否出現自我審查現象?依筆者所知,坊間劇團仍遞上內容敏感的演出計劃,而康文署亦如常上演(例如上年暑假「國際綜藝合家歡」劇目《少年一心的煩惱》,內容便有不少提及佔中、催淚彈、警民關係等),實與禁聲有一段距離。不過劇團大部分資源始終由康文署而來,將來會否自我審查只可看各藝術工作者的修養造化。以此次「國立事件」為例,糊塗戲班大可禁聲,當個順民,但最後他們仍在劇團命運與尊重藝術文化方面選擇了後者,既勇且義,實為君子之行徑。

藝術文化的言論自由是香港的重要壁壘,若藝團的創作建基於政府的水喉,那麼就算不被污染,也始終踩著愛與痛的邊緣,搖搖欲墜。藝術在香港依舊半潭死水,西九的海市蜃樓拯救不了這片荒漠。要藝團完全自主,必先讓它們能夠獨立生存,唯一辦法是教育,從小培養孩子欣賞藝術。否則未來藝團們全都上演樣板戲,又或者充斥「劇場同電影都係娛樂,點解我唔用少啲錢去睇電視呀?」這種論調。不過毋須擔心,當這天來臨,上帝亦在左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