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和自然看不到的對話

2015/1/4 — 10:29

早前到了香港藝術中心四、五樓的包氏畫廊,看了「Unseen Existence: Dialogue with Environment in Contemporary Art」展覽(展期至 1 月 15 日),原來是藝術中心的年度旗艦展覽活動,以當代藝術與環境為主題,從能源、破壞、關懷及發現等四個角度出發,十二位來自不同國家及地方的藝術家的作品,有內地、台灣、美國、日本、新加坡、泰國等,而香港的就是唐納天(Nadim Abbas),作品從錄像、攝影、繪畫到混合媒體裝置都有。

展覽從 Sutthirat Supaparinya(泰國)的「當需求移動地球」綠像裝置作品開始,原來泰國礦場及水壩開發時的爆破紀實片段,到後唐納天的「領域」混合媒體裝置,自動操作的吸塵機在一個個透明的膠盒間穿梭。筆者自己最喜歡及有印象的,或者應該有 Maya Kramer(美國)的「逆風而行」、「午夜之光」等裝置中以煤炭塗了的黑色羽毛、樹枝等,自然被不自然地污染,羽毛或樹枝,都像被負加了某種印記,如在古老工廠、發電廠或焚化爐煙囪嘖出的萬年烏煙熏成這樣子,再飄不起,也生不長,默默的抗議;Yuko Mohri(日本)的裝置作品,如「城市礦山」、「變奏」等那些細小街燈情景,好像很有氣氛,但連繫著的是地下一大串,大家也許猜不到作品背後對廢棄及再生的表達;王福瑞(台灣)的「聲泡」,大燈泡內藏著細小的擴音器,振動出彷彿蟬鳴的聲音,聽不到或者才是自然不過的事,就好像是在鬧市中人們被完全物欲化,在何處才可以回歸自然,是他者的拯救,或是自己的省悟;唐納天的「領域 II」中,如果我們是吸塵機,而一排排膠箱就是城市大的大廈,那麼我們的生活是不是如吸塵機般已經是預載了日常的作息,所以我們早已是被規範化、公式化的某種有機生物而已。

廣告

人和自然這主題,是永遠的大問題,從古到今,其實甚麼領域都可以跟人和自然有關,當前社會問題,好像最新的政府推出發展農業園計劃,又或者開發第第三條機場跑道,以至購買東江水、三堆一爐、新界東北發展、維港填地、市區重建項目,以至本地輸電網絡等等,無不是和能源、破壞、關懷、發現等方面扯上關係,而且是很實在的關係,更連帶著經濟、政治、民生等方面,是有關金錢、權力,是很多的錢,是很大的權。

廣告

或者,我們以為自己不需要面對被燻黑的羽毛及樹枝,不會過著如自動吸塵機的生活,可能是香港人一直都過著太幸福的日子吧,筆者自己也這樣以為,沒有甚麼天災,也沒有甚麼戰亂,日常要面對的人和自然問題都未至於災難性水平,或者是自以為未至於而已,其他鄰近地方的空氣污染、大規模開發計劃、地震及海嘯引發的環境及社會問題等,難得不會影響我們?

到了現在,筆者也在想,其實蟬鳴是不是早已是人為的聲,過的是不是自動吸塵機的生活……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