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唐景森的木雕人生

2014/12/30 — 17:16

早前到香港藝術館,觀看回顧本地藝術家唐景森(1940-2008 年)的「誘惑觸覺 唐景森的藝術」(Tempting Touch: The Art of Tong King-sum),(展期明天結束)。展覽展示了唐景森太太、香港文化博物館及香港藝術館收藏的二十多組木雕作品,作為對他超過三十年的藝術創作生命的回顧與致敬。

對於在藝術館或美術館的展覽,筆者都是抱著有時間就去看的態度,某程度是作為市民去使用公共設施,就算是對於官方搞的展覽活動,是多大的規模,又或多利害的巨擘,都沒有太大的反感或支持,官府用市民的錢去搞的藝術展覽,好的就當是欣賞,不好的就當浪費公帑,所以甚少推介,但今次或者是例外。

廣告

門口第一件可說是唐景森最後一件作品,是未完成的《未完成的作品》,木頭上畫下一條條粉筆痕,原本是用來參加視覺藝術協會年展,但他完成前便去世。走入去,可以繼續看到唐景森其他木雕作品,包括以人體為靈感的《姿勢》、《素描》系列等,又或以歌頌自然、生命的《變奏》、《森》、《果》等,但筆者自己最喜歡的是《翅》、《長翅》等以翅膀高飛為主題的作品,最後一件展示的作品,就是他在 1972 年完成的首件作品《球》,逛完離開前,還會看到一個重製的唐景森工作室,槌、鋸、面罩等,都是唐景森太太借出的。

廣告

從最後一件,到最先一件作品,這個安排特別但不賣弄,一開始已暗示了藝術家一直努力創作的精神,坦白說,有多少藝術家是到死前一刻仍是在努力創作,更多的是──賺了錢的,早已享受人生,有心情,才畫一畫;出了名的,早已負上千百個職銜,等到有精神時,才畫一畫;不出名又賺不到錢的,或者早已從事藝術以外的工作,頂多是做藝術教育工作,有心情,又有時間時才畫一畫。

再看唐景森的資料,他自小多病,不良於行,但又喜歡大自然及藝術,到 1971 年三十一歲時,才隨藝術家張義正式學雕刻,再看看他參與過的展覽及獲得的獎項──再回到展覽中的作品,不只是作品的線條、形狀、紋理,而是用木來表現人體、自然、生命、飛翔等思想時,是很樸實不花巧,又很直接,自己覺得有種淺白自然的話來說兒童故事,故事或情節非常簡單,但背後的寓意或道理,卻是很大很深。

另外,筆者最喜歡展覽不浮誇,不煽情,不穿鑿附會,誠然是很平實的,從最後到最先的作品,二十多組作品,道出一位藝術家的創作之路,不會將他捧成偉人或天才,也不標榜身體缺憾,從頭到尾就是一位值得致敬的藝術家而已。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