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喬靖夫:遊戲任俠,也文也武

2016/4/25 — 18:25

喬靖夫本身習武,書中的招式背後有現代格鬥的堅實支持。

喬靖夫本身習武,書中的招式背後有現代格鬥的堅實支持。

【文:鄧小樺;圖:香港電台】

喬靖夫,原名劉偉明,英文名Jozev,亦曾使用筆名雷義。出生於香港,香港小說作家,大多數作品皆以武俠及格鬥為主,著名作品包括《武道狂之詩》、《幻國之刃》、《香港關機》、《詭異十二章》等,一直在報章及路訊網連載專欄。2013年與著名波鞋品牌合作,推出高比拜仁籃球短篇小說系列。本身習武,空手道達至啡帶級別,2009年開始學習菲律賓魔杖作器械搏擊。畢業於香港城市大學翻譯系,曾先後涉足於新聞翻譯、電腦遊戲及編劇工作。偶爾會為香港流行曲填詞,包括盧巧音、王菲、謝安琪、陳奕迅等歌手之作品,2000年憑《深藍》一曲獲得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CASH)最佳歌詞獎。曾出演電影《十分鍾情》,亦為港台電視節目《功夫傳奇》擔任主持人。

自由與超脫

廣告

喬靖夫在武俠小說的類型上力求突破,是金庸古龍之後,近年香港甚具特色與受擁戴的武俠小說作家。喬靖夫說,他的作品中有共同的母題,就是對自由的追求,這投射在他所有的作品中。像《武道狂之詩》的主角,本是青城派,但門派被滅,他也要找自己的路。無論故事的鋪排是成為高手,還是退隱江湖離開一個他已經無能為力的地方,都是想要尋找真正自己。

喬靖夫是金庸古龍之後,近年香港甚具特色與受擁戴的武俠小說作家。

喬靖夫是金庸古龍之後,近年香港甚具特色與受擁戴的武俠小說作家。

廣告

喬靖夫在網絡上亦敢言批判,被稱為「喬大俠」;其小說《殺禪》寫了十年才完結,因此讀者粉絲戲稱其為「香江第一遲筆」,甚戲謔。但《殺禪》本是沉重的故事,喬靖夫故意營造一個無俠無義的世界,希望刺激讀者反思。故事寫打輸仗的軍人,流落在都巿中,如何由一無所有,攀升至權力頂峰,其中亦經歷決裂而失去理想、互相傾軋的過程,那些人類的錯,歷史的錯,似乎總要重複。「革命好像總要被野心家騎劫。對於如何脫出歷史的循環,小說沒有解答,我覺得這是應該由留給讀者,甚至所有人一起去想的問題。」

追求自由及尋找自我是喬靖夫作品皆有的共同命題。

追求自由及尋找自我是喬靖夫作品皆有的共同命題。

以前金庸梁羽生等武俠大家,都是文人,不諳武術,而喬靖夫的特別之處是他本身習武,因此書中的武打場面充滿電影感,招式背後有現代格鬥的堅實支持。喬靖夫也寫籃球小說,他認為運動也有對精神的追求,與武俠相通。「就是一種純粹的追求吧。我寫過,『打籃球唯一的回報就是打籃球。』你用盡方法把球塞進鐵圈,不會讓非洲的饑民生活吃飽。但在過程中有精神的追求,磨練自己,提升自己,就已經是最大的意義。」

喬靖夫認為身體與精神應該並行同進,笑說自己如果不練功的話,寫作也會凝滯無火。

喬靖夫認為身體與精神應該並行同進,笑說自己如果不練功的話,寫作也會凝滯無火。

旺角長大的俠士

喬靖夫認為身體與精神應該並行同進,笑說自己如果不練功的話,寫作也會凝滯無火。「人們會想像藝術家或作家埋頭只做創作這件事,但我覺得做創作的人需要做其它事,才能刺激創作本身。」喬靖夫說,那些事與創作許也不必很有關連,只是生活本身,「先有生活,才能說出生活是什麼。」

喬靖夫習慣在人多的地方寫作,這讓他感到和周圍環境有連繫。

喬靖夫習慣在人多的地方寫作,這讓他感到和周圍環境有連繫。

有些作家必須在安靜而孤獨的環境中寫作,喬靖夫卻習慣在人多的地方,這讓他感到和周圍環境有連繫。他有幾個固定的寫作點,有時故意換個地方,感到整個人都有更新,給自己寫作帶來刺激。也許因為他是在旺角長大,九十年代初的旺角是流行文化集中地,動漫游戲模型甚至美國文化事物都可找到,給青年喬靖夫很大興奮和憧憬。這些流行文化的養份,累積為寫作的工具庫。當然,喬靖夫一直都看很多書,包括文學作品,一路寫來才會底氣十足。他的閱讀也很追得上世界潮流:「以前看虛構小說較多,近年多看真人真事的非虛構作品,仔細閱讀細節,這幫助我塑造有質感的小說。」

心思清明,能武能文,喬靖夫游走世間,入世而超脫。

--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第九集將於4月26日(星期二)晚上8時 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