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單身動物園:活在社會困獸籠的人們

2016/6/20 — 0:35

《單身動物園》劇照

《單身動物園》劇照

【文:昕夕】

看畢,有種深入骨髓的孤獨感如影隨形,揮之不去。結尾畫面漆黑,耳邊響起海浪聲,到底是暗訴男主角變成了龍蝦,回歸海洋;抑或是自戳雙目,順理成章跟失明女主角結為伴侶,走在岸邊聽著浪潮?模糊結局耐人尋味,留待觀眾自我解讀。

廣告

電影以黑色幽默、極端荒誕手法,嘲諷普世愛情面貌,尤其是當今社會一夫一妻婚姻制度下衍生的主流意識形態。電影描繪的世界強調有伴侶比單身好,其法律制度、社會福利都為已婚人士度身而設,以締造文明社會的「穩定性」、「生產力」及「可持續發展」。

失婚、喪偶的男女都被強力部門囚禁於酒店公寓,被安排於四十五天的限期內找另一人配對,成為彼此的伴侶。大前提是兩人必須有共同點,才合資格成為伴侶,才獲得人權和尊重。否則,餘生則變成你選擇想變成的動物,從此被放逐於森林。

廣告

電影設定的社會徹底二元對立,容不下絲毫灰色地帶。兩極之內的「中間遊離份子」,大概是因為屬於少數的異數,不符合發展效益,為了減省資源而遭受社會唾棄。正如男主角入住酒店時,接待員咨詢他的性取向,只有異性戀和同性戀之分,就沒有雙性戀的選項,就連半號鞋碼亦不存在。

為了促成配對,酒店服務生以話劇形式為單身住客灌輸洗腦國民教育:單身一人進食突然被噎只會失救致死,若有伴侶則能平安獲救;單身女子獨自出門會被非禮強暴,有男伴同行則能避過一劫。不論是法律體制、教育制度、國民主流思想,無不譴責未婚人士,其極端誇張程度令人啼笑皆非。似是暗喻現今文明社會政策,以致意識形態都無形地排濟單身男女,例如以家庭單位輪候入住公屋配額總比單身人士多、有子女可獲税項寛減等。又,若不是源自社會傳統成家的觀念,又何來有「剩女」、「毒男」般帶有揶揄意味詞彙的出現?

酒店公寓猶如困獸籠,內裡盡是孤獨怪客。一個多半月的限期就似計時炸彈,一天一天生命在倒數,逼使人性極致的醜陋陰暗面盡顯無遺。為了擺脫單身罪名,避免落得餘生淪為次等動物的下場,有人自殘身體、有人放棄自我人格、亦有人不甘委曲求全,與其苟延殘喘地存活,倒不如索性高處躍下了結人生。

為了找尋伴侶,愛情變得如此滑稽又廉價,甚至淪為生存工具,酒店房客彼此自欺欺人、你瞞我瞞,營造相愛的假象。電影中的男女主角,因為雙方都有近視繼而相愛,後來女主角被人弄瞎,倆口子頓失愛戀的理由,只好自製相愛證據延續關係,説服男主角自戳雙目。來到最後關頭故意留下懸念,然而答案早就呼之欲出,説穿了,人終究為自身利益出賣所謂的愛情,血淋淋地應驗了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

有多少適婚年齡的剩女毒男,礙於社會規範、長輩同濟催促壓力下,將就跟不怎喜歡的伴侶同偕連理?又有多少人的擇偶標準建基於外在條件?愛情該如何定義?為何人需要伴侶?促使兩人結合的因素是什麼?是生理需要?情感需要?還是社會需要?婚姻制度是否人類社會的產物?子女是否維繫婚姻的存續?電影埋伏很多暗喻呼應現實,同時讓觀眾看罷留下一堆問號,發人深省。

 

作者簡介:典型雙魚座,浪漫主義,不善辭令,視文字、攝影為宣洩情感的出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