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嗰條友」──如果唔做藝術家你還會做觀眾嗎?

2015/10/22 — 10:33

早前去浸大生搞的一個展覽,開幕尾段有 18 位參展年輕藝術家的分享會。我一向對我們這一代的同輩藝術工作者的想法很感興趣。

策展人說,藝術生畢業後多從事不同範疇的工作以謀生,有與藝術藕絲相連的、也有完全不相關的,展覽想呈現他們的工作經驗如何或影響或啟發了現在的創作。他們從中選擇了 18 位「不成功」的藝術家,以「嗰條友」命名展覽,附加海報上 18 張臉上打格仔的蒙面藝術家,就是為了表達他們(在藝術圈意義上)的「無名無姓亦無臉」(其實當中一些名字對於有留意本港藝術生態的人來說也並非那麼陌生)。

如果冇展覽你還會做作品嗎?分享會以這個問題開始──有認為做作品並非為了做展覽、有認為展覽是作品必要的過程、有認為做作品是完全個人的心理需要、有認為做作品就是人生、有源於供應畫廊的需求而創作、也有特地為展覽而受委託創作的、有拒絕作品被商品化的、有的認為作品在市場的流通就是藝術的傳承;等等。

廣告

「嗰條友」令我想起無數從藝術院校走出來的很多條友──中大藝術系成立超過 50 年,若每年培育 20 名藝術系畢業生的話,如今就有 1000 名受到高等藝術教育的菁英;藝術學院成立已 15 年,若平均每年收生 60 人,就有了 900 名藝術專才,浸大視藝院成立已 10 年,若每年平均培育 70 名畢業生,就有 700 名年輕藝術人才湧入社會。只是這三所藝術院校加起來就說明了社會上約有 2600 名受過藝術教育的菁英。如果加上城大、理工、港大、科大、教院等等十多間大學、再加上專上學院、副學士與各種專業學校裡修讀藝術的學生,以及不少自學成才的藝術工作者,粗略又帶點幼稚地估計,當下香港社會裡就有超過 1 萬名受藝術教育啟蒙的人(我們甚至可以相信他們都是熱愛藝術的)。也就是說,在約 700 萬人的香港,平均 700 人就有 1 人是藝術菁英。這是一個多麼樂觀又可觀的比例。

現實的情況是嗰一萬條藝術友中,大概只有 300 人仍活躍在本地藝術界,最後可能只有 30 人算得上「有頭有面有名有姓」。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那潛在的 9700 條友就是最重要的 9700 名受到藝術鍛練的基本觀眾。他們的身體裡想必存有著藝術的文化基因。理想地想像,如果在嗰 9700 條友的日常生活中能慢慢而日久地養成了觀賞作品的習慣,並持續關注香港的藝術生態發展狀況⋯⋯若更進一步天真地狂想,這一萬名條受過藝術教育的人,若每人能感染身邊 3 位友人或家人對藝術的興趣,讓藝術的文化基因得以複製、遺傳並且普及開去⋯⋯無疑那將成就香港藝術的盛世。

廣告

這當然是我不切實際的痴人狂想。現實是,嗰 9700 條友早就潛了水,久久地在本地的藝術景觀中缺席,在觀眾席間消失。剩下約 300 名活躍藝術工作者卻仍然零散地在石屎森林的縫隙間各自掙扎求存。

於是,對於浸大這次展覽嗰 18 條友以及更多日後的藝術畢業生,除了問「如果冇展覽你還會做作品嗎?」,可能更重要的問題是──如果唔做藝術家你還會做觀眾嗎?

 

「嗰條友」參展藝術家_ That Guy_artists

張梓軒_Chang Tsz Hin / 許康民_Hui Hong Man /
簡嘉健_Kan Ka Kin / 林巧兒_Lam Hau Yi /
林兆榮_Lam Siu Wing / 林穎詩_Lam Wing Sze /
劉子顥_Andrew Lau / 劉逸偉_Lau Yat Wai /
吳國璋_Ng Kwok Cheung Chino /蟻穎琳_Ngai Wing Lam /
岑愷怡_Debe Sham / 沈詠翹_Sum Wing Kiu /
譚敬妍_Gabrielle Tam / 丁曉嵐_Ting Hiu Nam Phyllis /
謝樂筠_Tse Lok Kwan /黃美諺_Wong Mei Yin Hazel /
黃紹全_Victor Wong / 楊碧琪_Jovial Yeung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