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嗰班友仔的展覽

2015/10/28 — 15:07

張梓軒的《被忘記了的英雄們》

張梓軒的《被忘記了的英雄們》

早前到了香港浸會大學的傳理視藝大樓顧明均展覽廳,那裡舉行「嗰條友_that guy」群展(展期至 10 月 20 日),找來 18 位視覺藝術院的畢業生的作品,他們現在是或曾是全職或兼職藝術家,又或曾是或正是設計師、畫廊職員、書店職員、藝術家助理、大學研究員、講師等等,簡單來說就是未成功或被人認識。

其實叫「嗰條友」都頗有趣,除非是圈內人士,香港一般市民其實會認識多少個藝術家,大家可能會認識從事音樂、戲劇、電影、漫畫、攝影等流行文化界別的殿堂級藝術家,但你要他們說出繪畫、雕塑、裝置等媒介的藝術家,就算是我們以為很多人都一定認識的名字,其實普羅大眾根本不知是何人,他們也許曾看過大師的作品,但從來就沒有將大師的名字記在心中。大師尚且是陌生人,剛畢業幾年,無人認識根本不是大件事,有人認為你是「嗰條友」已是萬幸,更多人連「嗰條友」也不是。

謝樂筠的《重‧組》

謝樂筠的《重‧組》

廣告

先列出今次 18 位參展的畢業生的名字,因為怕到最後忘了原來某位其實也是未被人說出是何人的「嗰條友」,如張梓軒、許康民、簡嘉健、林巧兒、林兆榮、林穎詩、劉子顥、劉逸偉、吳國璋、蟻穎琳、岑愷怡、沈詠翹、譚敬妍、丁曉嵐、謝樂筠、黃美諺、黃紹全,以及楊碧琪。不過,筆者發現其實也不全是「嗰條友」,至少對自己而言,因為在一些個展或群展中也有看過他們的作品,如蟻穎琳就正在 YY9 Gallery 正在舉行個展。

廣告

黃美諺的《荒木陽子》

黃美諺的《荒木陽子》

在這次展覽中,張梓軒的麥克筆布本作品《被忘記了的英雄們》,五十個鹹蛋超人怪物及著上怪物道具衣物的人,沒有怪物,其實就沒有英雄。劉逸偉的陶瓷作品《顛倒》,二十多個球體,仿好月亮的變化一般,用黑白及穿洞來代表滿月至新月的循環。謝樂筠的玻璃作品《重‧組》,不知將情緒移印到玻璃人頭上,可否真的呈現出那片刻的愛恨喜樂。黃美諺的混合媒介作品《荒木陽子》,那個露台、荒木經惟、荒木陽子,是空間、時間和人。還有簡嘉健的畫作《白忙幾趟》及《脈動》、譚敬妍的四色絲網版畫《路人1-3》等,也令人留下印象。

譚敬妍的《路人1-3》

譚敬妍的《路人1-3》

筆者寧願認同搞藝術會餓死,也不會認會搞藝術是不務正業,因為會餓死只是很難搞,很難獲認同及成功,但至少不是打家劫舍,殺人放火,你可以視搞藝術的人是傻是笨,但不是錯,至少他們沒有令你們飲鉛水。因此,筆者一直認為讀藝術不一定做藝術,不讀也可以讀,想做也不一定做到,不想做也可能做到,況且現實中做藝術不等同藝術家而已,從藝廊、拍賣行、藝術活動舉辦單位、文化藝術機構,到學校,當中涉及太多工種及職位,但你選擇行藝術的路的話,務必真心地捱。

劉逸偉的《顛倒》

劉逸偉的《顛倒》

另外,筆者在網上看到 2015 年 6 月香港統計月刊的文化及創意產業資料,原來政府將這產業分為 11 個組成界別,其中一個就是藝術品、古董及工藝品,其他還有文化教育及圖書館、檔案保存和博物館服務;表演藝術;電影及錄像和音樂;電視及電台;出版;軟件、電腦遊戲及互動媒體;設計;建築;廣告;和娛樂服務,而藝術品、古董及工藝品組別在 2013 年的就業人數是 18,430,筆者其實有些懷疑是不是太少了,當中有多少個藝術家及從事創作的人呢。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