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四首歌詞與五十八年前的今日

2017/3/20 — 17:15

1959年3月17日夜裡,尊者達賴喇嘛離開拉薩,踏上流亡之路,今已五十八年。

1959年3月17日夜裡,尊者達賴喇嘛離開拉薩,踏上流亡之路,今已五十八年。

“……天黑以後,我最後一次來到專門供奉大黑天的佛壇前,他是我的護法。我推開沉重而吱吱作響的門,走進室內,頓了一下,把一切情景印入腦海。許多喇嘛在護法的巨大雕像的基部誦經禱告。室內沒有電燈,數十盞供燈排列在金銀盤中,放出光明。壁上繪滿壁畫,一小份糌粑祭品放在祭壇上的盤子裡。一名半張面孔藏在陰影裡的侍者,正從大甕裡舀出酥油,添加到供燈上。雖然他們知道我進來,卻沒有人抬頭。我右邊有位僧人拿起銅鈸,另一名則以號角就唇,吹出一個悠長哀傷的音符。鈸響,兩鈸合攏震動不已,它的聲音令人心靜。我走上前,獻一條白絲的哈達。這是西藏傳統告別儀式的一部分,代表懺悔以及回來的意願……”——尊者達賴喇嘛自傳《流亡中的自在》,關於1959年3月17日的敘述。

【誓言】 [1]

那個晚上
月光迷朦
穿過家鄉的月光
他去遠方流浪
月光下的神明啊
請你作證
我要在今生和他重逢

廣告

只為我的心中
有他留下的念珠
啊,一百零八顆念珠
是一百零八個等待的心願

那個晚上
河水冰涼
走過家鄉的河水
他去遠方流浪
河水里的神靈啊
請你作證
我要在今生和他重逢

廣告

只為我的心中
有他留下的念珠
啊,一百零八顆念珠
是一百零八個等待的心願

2000-3-10 ,拉薩

【回家】

在一個寒冷冬天
風暴捲走了經幡
我的神鷹啊
它被魔鬼所傷
它驚飛的樣子
我想起來就會流淚

許多年已經過去
大地瀰漫著香火
我的神鷹啊
它在哪裡養傷
它疼痛的樣子
我想起來就會流淚

嗡嘛呢叭咪吽[2]
嗡嘛呢叭咪吽
回家吧
讓我的神鷹回家吧
回家吧
讓我們的神鷹回家吧

2000-3-10 ,拉薩

【在路上】 [3]

在路上
啊,在路上
我熱淚盈眶
懷抱人世間最美的花朵
趕在凋零之前
快快奔走
獻給一位絳紅色的老人

他是我們的益西洛布
我們的袞頓
我們的貢薩確
我們的嘉瓦仁波切
在路上
啊,在路上
我熱淚盈眶
懷抱一束最美的花朵
獻給他,獻給他
一縷微笑
將生生世世係得很緊

2008-7-6 ,北京

【拉薩越來越遠】 [4]

我的喇嘛
今夜很冷
想起三月的那夜
像今夜的冷
走到吉曲河邊[5]
傾聽流水聲音
是不是像那夜的流水
其實在哭泣
隨波逐流啊
我們隨波逐流
拉薩越來越遠
拉薩越來越遠

我的喇嘛
今生真短
想起多少人的一生
比今生更短
佇立喜德廢墟[6]
目睹盛景幻滅
是不是如生命的盛景
其實在消逝
隨波逐流啊
我們隨波逐流
拉薩越來越遠
拉薩越來越遠

2016-2-17 ,北京

 

註釋:
[1] 這首歌詞由友人Rdo Rje Lha譯成藏文,並由境內藏人歌手才讓東珠譜曲、演唱。
[2] 嗡嘛呢叭咪吽:佛教觀世音菩薩心咒,又稱六字大明咒。 尊者達賴喇嘛被佛教徒認為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
[3] 這首歌詞依據1995年寫的同名詩改成。 由友人Rdo Rje Lha和卓嘎譯成藏文,並由旅居美國的流亡藏人音樂人Techung (札穹)譜曲,歌名Lam La Che (On the Road) ,於2012年7月6日尊者達賴喇嘛77華誕之日,以歌唱的方式敬獻。
[4] 這首歌詞由中國獨立音樂人白丁譜曲,音樂作品即將完成。
[5] 吉曲河邊:吉曲是藏語,幸福河,指拉薩河。
[6] 喜德廢墟:位於拉薩老城,原為喜德寺(經學院) ,毀於1959年、文化大革命及之後,成了廢墟。 目前被中國當局改建為重寫歷史的博物館。

(本文為自由亞洲博客 及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