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抄襲指控 : 涉及學術評分的作品應否允許二次創作的爭論

2018/11/20 — 15:23

【文:王樂行】

編按:考試及評核局上月底舉行中學文憑試視覺藝術會議,展示 2018 年部份優異作品,事後有教師投訴該作涉嫌抄襲美國攝影師 Jill Greenberg 的攝影作品,該教師更尋求 Jill Greenberg 回應。涉事同學昨日在 Facebook 撰文回應,轉載如下。(另見相關報道

我是王樂行,2018 年文憑試考生,於視覺藝術科中取得等級 5,並考入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我承認於考試中以 Greenberg 的作品進行二次創作,但否認作品涉及抄襲。若 Greenberg 小姐感到被冒犯,我謹此致歉。若考評局重新審視作品並判定其涉及抄襲,而成績因此被降級,創意媒體學院亦應重新審視我的成績和作品集是否符合入讀資格。誠然,考試制度千瘡百孔,單憑分數亦不能定奪考生能力。藉此機會,我希望讓大眾反思考試制度,同時對指控我涉及抄襲的老師作出反擊。

廣告

我明白部分不了解考試制度的人會對此感到憤怒。大眾難免會將是次事件和數年前發生的考生「自我抄襲」事件作比較,但請容許我在此解釋。

於我而言,考試中作答的作品本質上就不是藝術品,而是應試工具。要在考試短短的 3 小時 15 分鐘內構思出一件完全原創的藝術品並不簡單。大部分曾修讀過此科的考生皆知道:考試時出於下策,我們只能選出預先練習過的元素堆砌在畫紙上,並加入臨場發揮的個人元素,令內容符合題目要求。考評局本來就允許考生攜帶參考資料進場。要畫得真實就必須參考外物。於我而言,將日常不斷練習的素材臨時拼湊在畫紙上,就像大家在寫作卷中堆砌罐頭例子寫成文章。你可以批評我的畫作堆砌技巧拙劣,但不能判定其為抄襲。

廣告

考試作品對比練習作品,海鷗形態完全相同,又是否代表「自我抄襲」?

考試作品對比練習作品,海鷗形態完全相同,又是否代表「自我抄襲」?

這是典型的視藝科應試策略,透過反覆練習相同參考圖片,令考生應試時更得心應手。早在考試前數個月,我已經將重點練習範圍收窄至兩張人像相片:一張是面露笑容的小女孩,令一張則是涉事的哭泣的男孩。透過練習展現兩極情緒的人像,便能在應試時根據題目的正負面選擇合適取材。至於選擇 Jill Greenberg 的作品,單純是因為主角臉部光暗對比鮮明,比較易掌握輪廓,以及人物表情突出。我並沒有刻意將涉事相片放到畫作中讓其成為作品的主軸。

我在考試中用到的參考圖片

我在考試中用到的參考圖片

以上是我於考試時使用的部分參考圖片,全部均透過網絡搜尋取得。除了人臉結構,一些比較容易掌握的素材,我均有改變其形態處理。簡單如椰樹、油桶等等,即使改變形態後我仍然能夠想像光暗位置的分佈。但當論及人臉,其實連專業畫家也難以精確地透過一張圖片就想像出角色的其他表情和角度。除了人臉,其實畫中的雪山亦參考了著名速畫畫家 Bob Ross 的作品,只是我認為雪山比較次要而沒有仔細臨摹。哪雪山的部分算是抄襲嗎?

為師者理應明白創作者成長路上無可避免地要透過臨摹學習,亦不可能要求所有考生只准參考自己的原創素材。為攻擊考評局而不惜犧牲學生成為炮灰,可見該老師不論情理上均未有深思熟慮。如果要雞蛋裡挑骨頭,認定對非原創的參考材料進行臨摹等同抄襲的話,未免對考生過份嚴苛。我的畫作本身就打算走寫實風格,那又是否代表考試中所有參考他人素材再寫實繪製的行為都要被冠以抄襲罪名?以該教師的邏輯推論下,若然我想在考試中繪畫一隻寫實的八爪魚,又是否要親自潛入海底拍攝一隻八爪魚作參考圖片?敢問該位老師一生中又是否從未參考他人作品?

事實上,我認為是次爭議的重點並非在於我的畫作是否涉及抄襲,而是大眾對涉及學術評分的作品應否允許二次創作的爭論。

在藝術世界中,原創和二創本來就並非對立,兩種創作方式也能夠造出偉大的藝術品。昔有杜象的 LHOOQ 二創蒙娜麗莎,今有安迪.沃荷的 Mao 二創毛澤東肖像,這兩位大師同樣利用他人作品加入自己元素。哪這些作品算是抄襲嗎?

這兩天,我一度陷入極沮喪和矛盾的狀態,不斷反問自己身為創作者,在這件事上有否進步的空間?應如何界定抄襲?認錯抑或堅持己見?這次風波彷彿否定了我過往三年一直喜愛並為之努力的事物。誠然,考試制度千瘡百孔,單憑分數亦不足以定奪考生能力,但我仍然無悔選擇藝術的道路,而藝術亦成為我成長中的一大支柱。藝術令我對事物的看法不再單一,不再封閉,又成為了我好一段時間唯一上學的動力。雖然我討厭要以考試方式定奪創意,以分數規限前途;但我仍然享受在美術室與同學一起創作的時光,享受視覺藝術科留給我一道喘息的空間。經過兩天不斷的反思,我認為事件難辯孰是孰非,因為藝術本來就沒有明確的定義和界線。我亦不會因為自己的一份作品備受質疑,而全盤否定自己在藝術上的付出。我有信心即使分數被下調,單憑我的作品集亦足夠進入創意媒體學院。這次事件帶給我一個反思和教訓,也成為我往後在藝術路上前行的動力。

在這制度下,人會避難趨易。我們都抱著應付考試的心態,為了實踐將來的理想,放下了創作者應有的原則 -尊重原創。我們大可以找藉口將一切歸究於制度和教育者身上,但同時我們不能忽略主導權本來就在創作者身上。我們亦應努力令自己成為一個擁有獨特且原創意念的創作者。
或許應屆視藝科考生正為這次爭議感到困惑和迷失,但也請繼續堅持自己相信的事,為準備來年的文憑試而努力,並保持對藝術的熱誠。同時,還請大眾保留空間,予我等莘莘學子成長的機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