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顧七八十年代香港樂壇原創意識的發展

2018/8/22 — 9:45

粵語流行曲在七十年代振興起來之後的那幾年,原唱與原創意識向來不強,很多歌手都會灌唱「別人的歌」(其時港人謔稱為「口水歌」),也大量改編各種現成歌曲。當然,電影和電視歌曲,則向來重視原創,但從唱片製作的領域來看,就不怎麼重視,一般都不要求整張唱片都是原創作品,甚至也不特別要求需要有比數較多的原創。

為何會這樣?大抵是之前粵語流行曲積弱多年。筆者常說 1969-1973 年是粵語流行曲振興的前夜,在這四五年間,雖然有本地唱片公司嘗試推出粵語流行曲唱片,但由於當時市場有限,樂迷支持力不強,最穩健的做法便是拿些現成歌曲來改編及填上新詞,這樣成本不會太大。甚至直接拿些已唱到街知巷聞的熱門歌曲來唱,那又更省工夫些。這樣熬了幾年,改歌填詞或唱「別人的歌」,便幾乎成了必然的做法。

不過,當時傳媒也有過提倡原創的聲音。比如說,無綫電視從 1974-1978 年,每年都有舉辦「香港流行歌曲創作邀請賽」。然而既說是「邀請賽」,也就是已是專業的音樂創作人都可以參加,這使一般創作新手頗難突圍,不過也不是絕對沒有機會的! 1975 年的那一屆,奪得冠軍的乃是十八歲的陳秋霞,得獎作品是《Dark Side Of Your Mind》,對的,乃是英文歌曲。寫到這處是須交代一下,其實那幾屆的「流行歌曲創作邀請賽」,參賽作品大多是英文歌曲,只因那幾年,雖謂粵語歌已大大振興,可是英文歌的地位仍是遠遠高於國語歌和粵語歌。

廣告

印象中,這個「流行歌曲創作邀請賽」,對增強唱片界的原創意識並無大幫助。真正有幫助的乃是七十年代末從台灣吹過來的校園民歌風,使香港的年青學生都躍躍欲試。鑑於香港年青學生創作民謠的風氣漸盛,傳媒和唱片公司都紛紛設法投合。比如香港電台便在 1981 和 1982 年,連續兩年舉辦了《城市民歌公開創作比賽》。也有幾間唱片公司,在這幾年間推出了一些「民歌」專輯,如永聲唱片公司出版過《足印──香港校園創作民歌專輯》、《靈芝草──香港青年創作專輯》、《香港城市組曲》等, CBS 新力唱片公司出版過《香港城市民歌》以及《香港城市民歌 Encore》,永恆唱片公司出版過《身在Folk中》及《香港電台城市民歌創作比賽`82優勝作品選》,同期,寶麗金唱片公司也不甘後人,先後推出過《城市民歌新一代》及《香港創作歌手專集》。

這批唱片之中,最為樂迷熟悉的「城市民歌」當數《昨夜的渡輪上》(李炳文主唱),其他的名曲還有《問》(區桂芬、葉源春合唱)、《風箏》(林志美主唱)、《南丫島的故事》(黃汝燊、龍映霞合唱)、《快將煩惱盡忘記》(李麗蕊主唱)以及《不應再猶豫》(蔡國權主唱)等等。

廣告

在當時,有些評論指出,某些唱片公司,倡導城市民歌創作為名,實際是想捧出一些年青歌手新面孔而已。這些說法亦不無道理,至少可見到在城市民歌創作比賽中頗有表現的一些創作人,並無甚麼發展的機會。

八十年代中期,香港冒起第二回的樂隊潮流,不同於六十年代的第一回全是唱英文歌曲,這一回卻完全以唱粵語歌為主的!這樂隊潮流的冒起,是進一步增強樂迷的原創意識,講原創就如家常便飯,由是也出現商業電台想藉傳媒力量作更大的推動之事,比如開始設百分百創作日,在這特定的日子,該台整天只播原創粵語歌;又每年辦創作人音樂會,表揚創作好手,等等。然而,當看回這第二回樂隊潮流興起的時期,粵語流行曲唱片,一般的製作者還是不會認為必須整張唱片都是原創。整張唱片都是原創,這個時期只有樂隊和組合的唱片才會經常見到。

推動原創自然是好事,但其中實在有隱憂。比如說,在香港,能曲能詞能唱的全才,向來極少,不似其他地區如中台日歐美等地,全能的創作歌手非常多,而且作品質量也高。

所以八十年代第二回樂隊潮流冒起,隨之而來是有所謂「御用詞人」,即是幾乎每隊樂隊都有一個專門負責填詞的人士。又或以 Beyond 而言,雖然樂隊成員常自行寫歌詞,但找專業詞人寫的例子亦甚多,《真的愛你》是小美填詞,《大地》是劉卓輝填詞。

記憶猶新的是,那些「御用詞人」的詞作,曾遭到眾多傳媒的批評,指歌詞作品中有好些「不良文法」。香港電台也曾就這事情,在1986年十一月,搞了連續兩次的研討節目談有關的問題,第一次是請前輩詞人來談,計有盧國沾、鄭國江、卡龍、林振強等;第二次則是請那些「御用詞人」來談,計有區新明、因葵、陳少琪、林夕等。

2013 年 6 月 11 日,當年曾是小島樂隊、凡風樂隊的主音的區新明,在其《信報》的專欄上剖白說:「我必須認錯,自己填寫的廣東歌詞,頂多能寫出原意的六、七成,很多時為了『啱音』和押韻,更會在半願意的心態下用了些奇怪的文法。我曾多次說過,我真的不知道小島樂隊當年流行曲《她的心》其實是說甚麼的……原來我還是寫英文歌較為手到拿來……」

區新明在同一篇文章也有說到一點遠因:「其實我這一代香港人都是聽英文歌、玩英文歌長大的,開始學習作曲也是寫英文歌,上的也是英文學校,當然,因為當年的國文老師都很嚴格,連中文都不敢疏懶。可能不太正確,但我們談話都是雙語的,不是『懶 sophisticate』扮老外,但有些 expressions 總是用英語較直接和應棍……」

難得有一位局中人願意坦白,而這些情況在香港真是甚普遍的。所以本地向來都難見全能型的優秀創作歌手,一來是殖民地文化影響,人們普遍以英粵雙語溝通,八十年代以前,英文歌地位在港人心中絕對崇高,正如前文所提到,流行歌曲創作邀請賽所見的參賽作品,歌詞大部份是用英語寫的。二來,用粵語填寫歌詞難度從來都極高,遠遠比國語歌詞和英文歌詞艱難,所以當年樂隊中人唯有採取較可行的「御用詞人」的「制度」,或索性把歌詞創作「外判」。

八十年代後期,香港人在流行音樂上的原創意識無疑愈來愈強,但因而也對自家的歷史產生盲點和偏見。如筆者在上文所說, 1969-1973 年是粵語流行曲振興的前夜,在這四五年間,改歌填詞或唱「別人的歌」,便幾乎成了必然的做法。八十年代後期的香港人,一方面對早期粵語歌歷史近乎無知和失憶,一方面把 1969-1973 年的那些情況無限放大延伸,於是便產生一種主流觀點,認為五、六十年代的粵語歌,也像 1969-1973 年的情況,是「完全沒有」原創作品。這其實是很大的謬誤,事實上,五、六十年代的粵語歌不但不乏原創作品,甚至姚敏、梁樂音、李厚襄等著名國語時代曲作曲人都創作過粵語流行曲的歌調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