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因眼疾之名,觀「視乎」看那份本地藝術家的情

2018/10/26 — 15:47

看不到,對藝術家來說,究竟有何意義?早前到了在深水埗的合舍看聯展「視乎」(Depends on Eyes),一個四位本地藝術家劉學成、黃進曦、李香蘭及區德誠的聯展,一個將售出作品及相關活動所得收入的八成捐給其中一位藝術家劉學成作視網膜脫落手術之用的展覽,因為看到死線已近,急趕而去,但原來展期延長到11月4日,舒了口氣,而看到面書上的消息,八成作品已賣出,籌得眼部手術約一半費用,而筆者去看那天,黃進曦及劉學成都剛好新增了一些展品,可以再舒一口氣。  

就以劉學成的《突然…眼前一黑》為開始,兩個由宣紙染墨疊成的大圓盤,左邊那個嵌了一塊染了墨的小木雕,右邊那個其實連住一個小小的放大鏡 ,彷彿是將藝術家的化成了作品,左眼的瘀血,右眼就用放大鏡看小小天空照片,將疾病轉為如此的作品,不幸及無奈,也得面對,也就用作品去面對及呈現。另外,另一組作品已由《並非必然可見》換成《停。琉。Stay》。  

黃進曦展出的是繪畫系列《Out fo》,即失焦是也,很多細小的靜物寫生及風景畫圍著一幅圓形的畫,像不像一隻眼,四周的小畫依舊看到他這些年到郊外行山及風景寫生的風格,但中間的圓畫卻突然「變黑」,不再藍天白雲,或天清氣朗,而是夜黑中的一間小屋,屋前更插了塊寫著looking for sale字樣的牌,簡直是考眼力之餘,又想你買畫籌款。  

廣告

而李香蘭了很幅貓狗朋友日常生活的畫,就是將她和劉學成及黃進曦的友情幽有趣可愛化,令人感動。最後,不要漏了區德誠的城巿攝影系列,是街頭不同的影像配上一些字體,合成令人有所意會或聯想的心思。  

一個藝術家的眼疾,一個為他舉行的展覽,一份難得的友情,與其說是看作品,不如說是看參展者的感情,也看支持者的感情,是友情,也是人情,感動了及被感動的,患病是不幸,但不幸中反而更突出幸福,這是矛盾,但世事也就是如此。   

廣告

有時候看到那些大鑼大鼓的藝術品義賣籌款活動,司儀或主持在大大聲說:有沒有人再出高些的價,某某先生以‵十萬買下這幅畫......投得開心,籌得熱烈,但為甚麼總是給人虛無偽善之感,更令人懷疑究竟那些大龍鳳籌款活動最後布幾多成是會落入需要人士的袋中,大家稍有留意新聞就會明白。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