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粹化身設計產品 在不用上或踫更無食糊的麻雀展

2019/1/23 — 10:23

筒子、萬子、索子、番子、花子、上、踫、槓、單吊、卡窿、兩飛、自摸、叫糊......

早前在中環PMQ時,發現有一個以「國粹」麻雀為主題的展覽,這展覽由the HK room舉辦,展期至3月12日。埸中除了有介紹到麻雀的起源和演變,從不同物料的麻雀到手機遊戲,還有不同地方的差異、術語等,也有看到各種麻雀的變體及文創產品,好像衣服、飾物、糖果等等。

原來the HK room的聯合創辦人陳麗喬在2017年已為活動創作出一副如像櫈仔大的巨型麻雀,之後又創作了香港特色麻雀、麻雀emoji、麻雀四字䛧語等,現在還跟the HK room的團體發展具香港特色的文化設計品牌「一筒」Glocal Mahjong。

廣告

過時過節,打風落雨,放假休息,跟親友聯誼,很多香港人,無論男女老友,或富或貧,都會選擇打麻雀,筆者自認「魚腩」一名,技巧一般,打得慢,。但未至於「站站停」,但如果要筆者「戥腳」,未必是好選擇。

但看過不少新文章,都說打麻雀能預防老年痴呆,因為可同時鍛煉大家的思考力、記憶力及反應速度,強化大腦思維,尤其對於退休的老人家,身體衰老時又缺少高強度的體育運動,而適量的打麻雀能保持手部靈活,強化腦力動作,又能不阻斷社會關係,更不能打得太久,也不能太看重勝負,以免影響情緒。

廣告

以前說有中國人的地方,就有人打麻雀,但現在打麻雀應已很國際化,甚至電來化,這種國粹真的是最有代表性的文化軟實力國際化的經典。這展覽也令筆者想起幾個月前,有一個本地法庭新聞,就是有內地男子涉謀殺前外母胞妹肢解及棄屍案的審訊,傳召一名證人,因為她因為打麻雀而認識被告,在盤問時提及一些打麻雀規則,由於案件以英語審訊,所以要勞煩法庭即時傳譯翻譯,但一些術語,如只可碰牌,不可上牌、一響三炮等,也真的把傳譯員考起,更惹來庭內人士及法官笑了出來。

當然,少賭怡情,大賭亂性,而且打牌見真性情,偶然打打「衛生麻雀」,攻打「四方城」,借開枱和親友聯誼一下,或者打發時間,上落都唔大,純粹玩下運氣,當然無所謂,但如果因為沉迷打麻雀而賠上健康、家庭,甚至性命,那就真的不是國粹的「原意」。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