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際無伴奏合唱創作節》短評

2015/7/22 — 14:05

作為專業的無伴奏合唱劇團,一鋪清唱除專注演出外,還重視無伴奏合唱的新創作,過往曾舉辦《無伴奏合唱作曲家試驗場》,邀請本地作曲家為一鋪清唱譜作新作品。今年他們把規模搞得更大,以《國際無伴奏合唱創作節》為題,邀請本地及海外的作曲家參與創作。今年有五位作曲家參與,包括日本的竹內一樹、香港的陳浩貽、曾洛斯、傅吉豪和西班牙的 Neus Kaori Fornós Ohnuma。

該晚的作品大約在十五分鐘以內。竹內一樹的作品名為《日本風情》(Japanese scenes),分為〈雨〉、〈華爾茲〉、〈侍〉、〈愛〉、〈夜〉五段,當中大量運用日本語的擬聲詞如 Doki-doki 來表達樂曲代表的情景,歌手會不停地吟唱這些字,使這些擬聲詞變成音樂的推動力。五段音樂都有明確的旋律,織體較薄,聽下來頗有歌謠的味道。最特別是〈侍〉一曲,歌手要模仿日本樂器三味線的聲音,而音樂中多了交錯的樂段,像武士間的比武。演唱時,四位歌手各有一把雨傘作為表演道具,時而成為弦樂器,時而成為武士刀,配合舞台調度,為演出增加戲劇元素。

剛從中大音樂系畢業的陳浩貽的《葬花.遺憾》(Grieving Burial of Flowers)同樣分為五節,作曲家本人更親身上場參與演出(在演後談中,一鋪清唱的聯合藝術總監伍宇烈透露這是他的提議)。由於他的出現,使音樂作為作曲家表達個人情感的說服力和感染力都加強。他彷彿在台上透過歌手帶有怒氣的歌聲和踏腳、無奈的嘆息和唱出「假作真時真亦假」等歌詞表達出自己的遺憾。其中一幕更是將樂譜(即他的作品)灑在地上,切合黛玉葬花的情景。

廣告

現於紐約大學修讀音樂劇寫作的曾洛斯,其作品《青花瓷》(The Blue-and-White Porcelain)也是一套音樂劇。歌手們扮演不同的青花瓷,風格幽默有趣。雖說是音樂劇,但舞台上空無一物,連道具也沒有。由於故事背景跟中國相關,音樂中有很多模仿中國樂器聲音的段落,這可算是一鋪清唱的強項,相信作曲家動筆前曾研究過他們過往的表演,另外還有水滴聲、火車號角聲(由三名歌手唱出的撞音而成),更有一段赤腳踢躂舞的段落,整套作品的風格跟一鋪清唱很匹配。

還在中大唸書的傅吉豪的作品名為《心魔》(Sum More),內容跟陳浩貽的作品一樣沉重(現在的年輕人都是那麼多愁善感嗎?)。作品的高潮是當全黑的舞台忽然亮起青燈,其中一位歌手被三位頭載頭笠,蒙著面,腰間各掛著一個白面具的歌手包圍,營造出恐怖的氣氛,筆者前面的兩位女生真的被嚇倒。可是,這個效果主要是來自視覺,音樂部分卻不太能襯托氣氛,事實上作品接下來的音樂、動作和唱詞如「界女」,反而令作品變得滑稽,失去作曲家原本構思的沉重感。所以就音樂表達力來說,傅吉豪較其它的作曲家顯得青澀。

廣告

最後是 Neus Kaori Fornós Ohnuma 的《整餅狂想曲》(Tarte a la Chaos),跟曾洛斯一樣,她把作品定位作小型音樂劇,不同的是舞台上真的佈置像一個廚房,跟空無一物的《青花瓷》完全相反,也許真的是中西文化差異。雖然作曲家修讀爵士樂作曲,但音樂中一點爵士樂元素都沒有,主要是古典音樂風格,還直接改編著名的《大黃蜂的飛行》。《整餅狂想曲》的特別之處是直接收錄製餅過程中各種聲音,例如攪拌機聲,部分樂段更是從現場的聲音發展出來,因此說這個是「聲音劇場」也不為過。不過這個作品的音樂部分較其它的少,有一整段完全是演戲而沒有演唱。

此前,一鋪清唱所舉辦的同類型音樂會是在港大本部大樓的會議室和 Artistree 進行,那些都不是正式的表演場地,今次的青年廣場 Y 劇場是一個正式表演場地,能提供各項劇場的技術支援如燈光,音響器材,加上一鋪清唱使用耳機和掛耳式咪高峰,令整場演出顯得更為專業。不過部分演出的效果未算完滿,例如用掛耳式咪高峰扮二胡聲音,捲舌聲過於明顯而削弱效果,演出初期偶有起拍不齊和背錯的情況。總括來說,四位歌手要一次過記熟五套新作,加上舞台走位,殊不簡單,相信幾近滿座的入座率,是他們努力的最佳回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