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油街展覽諷地產霸權 大件作品展完無處擺放 藝術家嘆:喂送俾你丫!

2016/6/22 — 12:21

參與「北角睇樓團」的三名藝術家
(左起)邱國榮 (Macro)、高嘉莉 (Clarie)、黃偉研 (Edmond)

參與「北角睇樓團」的三名藝術家
(左起)邱國榮 (Macro)、高嘉莉 (Clarie)、黃偉研 (Edmond)

樓價貴,人工低,兩小口結婚後仍然分開住。所謂「土地問題」,不獨是住居的事,藝術家同樣面對空間不足的限制。舉辦「北角睇樓團」的創作組合「漫遊樂團」,展覽進入倒數階段之際,正煩惱裝置日後的儲存問題。反思城市空間展覽,最終也得面對「土地問題」,可謂諷刺之極。

創作成員之一的高嘉莉 (Clarie) 感嘆:「我們思想保持正面,但實際上都要面對土地有限的問題」;另一成員邱國榮 (Macro) 更直言:「空間真係好緊要!」

展覽「北角睇樓團」今年四月在油街實現開幕,是為「藝遊鄰里計劃」的項目,旨在吸引創作人製作呼應北角社區的展覽。「漫遊樂團」從住的問題出發,觸及樓價和空間的議題。「北角睇樓團」的四個作品,包括:《御‧羅生門》的留言板,讓參觀者寫下「點解買樓」或「點解唔買樓」的理由;《迫櫃園》則是抽屜組成的裝置,每格櫃桶載著不同的現成物,勾起觀眾的回憶;《峯‧景》是錄像作品,「漫遊樂團」裝作「睇樓」,拍下單位外的風光;而《碌架山一號》便是由現成物噴上白漆,組合而成的裝置,反映狹小的居住環境。

廣告

展覽批判地產霸權,直視土地問題,吸引不少傳媒鎂光燈。然而,燈光背後,「漫遊樂團」創作期間亦與空間問題糾纏多時。

超過兩米高的裝置《迫櫃園》
(攝:阿三)

超過兩米高的裝置《迫櫃園》
(攝:阿三)

廣告

團隊製作的裝置《迫櫃園》超過兩米高,而《碌架山一號》又涉及多件噴漆物品。Macro 憶述製作期間,為了取得較為寬闊的工作空間,一度搬到室外的公共空間,「用了差不多一日的時間移動作品,即使又少了一天創作的時候,整個過程你會感受到,空間真係好緊要」。Clarie 又指,公共空間始終需要兼顧安全問題,作品放在外面或會受到破壞,叫創作者安心不來。

刷上白漆的現成物,構成《碌架山一號》

刷上白漆的現成物,構成《碌架山一號》

距離展覽結束,目前尚餘不足一個月的時間,「漫遊樂團」坦言未找到儲存裝置的地方,Macro 更打趣地說:「展覽完了沒有地方擺,喂送俾你丫!」他又稱,香港藝術家的工作室空間有限,令部分人創作時會為了遷就客觀條件,而壓抑一些瘋狂的念頭,故香港大型作品一直不多。展覽雖然鼓勵觀眾跳出想像框框,在有限土地之下想像各種可能,Clarie 直言:「說是這樣說,思想應該要保持正面,但實際情況仍然要面對土地限制」。

「漫遊樂團」三名成員,久不久也到現場查閱觀眾留言

「漫遊樂團」三名成員,久不久也到現場查閱觀眾留言

「清場在即」,創作團隊尚要面對另一個煩惱──觀眾的留言如何處理?「北角睇樓團」迎門一件作品──《御‧羅生門》的百葉窗門,邀請參觀人士留下個人買樓或不買樓的原因。Macro 表示,本來只是「諗住俾觀眾參與吓件事」,卻沒料到大家的留言創意無限,有人甚至用《迫櫃園》櫃桶中的打字機,打出回應的文字,再貼到門上,「本身以為油街都是以街坊為主,沒想到大家那麼有創意。」Clarie 也同樣感到驚喜,數碼化的時代,仍然有那麼多人願意用這種「傳統」的方法溝通,「寫字、畫公仔、給印仔,都幾得意丫,原來觀眾都有幾多嘢想表達」。「漫遊樂團」計劃將觀眾的回應存檔,但具體操作暫時未有定案。

觀眾速寫展品
(圖片來源:北角睇樓團 facebook)

觀眾速寫展品
(圖片來源:北角睇樓團 facebook)

觀眾反應活躍,外界風評不俗,叫「漫遊樂團」對「北角睇樓團」感到滿意。Clarie 認為展覽「由淺入深」,用「輕鬆」的手法呈現沉重的話題。Macro 進一步解釋,指藝術除了發聲也要有趣,「令到觀眾覺得有趣,才會去了解你做甚麼」。考慮到油街實玩面向社會公眾,「漫遊樂團」選擇了具象的手法去呈現。觀眾從現成物中找到回憶,有人認出北角官立小學的校服,直言:「當年好想入,但入唔到」,亦有人反應,「呀~呢個展覽我都睇得明,好開心」。

勾起回憶的校服

勾起回憶的校服

或者,「北角睇樓團」沒有就現實的困局提出卓見回應,但沒有出路的處境中,我們仍然需要一點惡搞和幽默,正如 Macro 所說:「起碼我們知道反應好好,大家知道土地供應問題之外,還發現北角區都尚有好多嘢值得留戀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