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傳統與當代之間修行 — 大提琴家凱拉斯的巴赫迥響

2019/5/24 — 13:28

法國大提琴演奏家凱拉斯(Jean-Guihen Queyras)

法國大提琴演奏家凱拉斯(Jean-Guihen Queyras)

在古典音樂世界,如何平衡傳統經典與當代創作,一直是場漫長的爭辯。幾乎每個時代,都有人指控當時的新創作脫離美學、走火入魔,又有相反觀點認為緊守經典傳統只是離地過時、固步自封。新舊相煎,同問「誰殺死了音樂」,連貝多芬都逃不過被一再指為兇手。

隨著時代推進,人們意識到傳統與創新,不應也不可能是一刀切的對立:呈現傳統不一定活在過去,挑戰既定標準形式也不等於要與歷史和經驗割裂。當不把傳統與創新視為魚與熊掌,而是人之存在本身的不同面向,之間可以有對話、有矛盾、有呼應、有碰撞,更多更浩翰的藝術可能可以由此而生。法國大提琴演奏家凱拉斯(Jean-Guihen Queyras),正是一位穿梭於傳統與當代,並從對兩者的透徹感悟中作出深刻藝術表達的音樂家。

凱拉斯的演奏早在國際間享譽盛名。有如延續羅斯卓波維契樹立的典範,凱拉斯的演奏生涯一直成就許多當代新作的誕生,無數頂尖當代作曲家曾為他譜寫作品。而演繹古典曲目,凱拉斯也是獨當一面。縱有眾多大師經典珠玉在前,他的全套巴赫大提琴組曲錄音依然廣受讚賞,在2008年贏得法國金音叉獎殊榮,被譽為是不可錯過的演繹,可謂殿定了他在古典音樂殿堂的藝術地位。

廣告

無論演繹傳統經典還是當代創作,凱拉斯都游刃有餘。他一手構思並實現的《Bach: Six Suites, Six Echoes》計劃,正是其藝術境界的體現 - 六套巴赫大提琴組曲,配以由六位當代作曲家回應巴赫各套組曲而寫的大提琴獨奏作品。凱拉斯兩年前曾為香港樂迷帶來了這計劃的上半部,音樂會中他與樂迷分享計劃的意念。

「巴赫無需襯托。」猶記得凱拉斯開門見山。那為何特意委約作曲家為此譜寫新作,去與巴赫同場演出?凱拉斯娓娓道來了他的音樂歷程:

廣告

「對於大提琴手,巴赫的大提琴組曲老早就是生命中的一部份:自小學習,然後一生都會演奏它。但凡是陪伴你一輩子的東西、關係,都總會遇上危機。我與巴赫的危機,發生在我二十歲出頭時。我一直鑽研這套曲目,從老師的教導、大師的演繹,吸收了許多前人的經驗和影響。但我發現,我找不到自己的聲音,我的演奏只是在重覆別人。」

法國大提琴演奏家凱拉斯(Jean-Guihen Queyras)

法國大提琴演奏家凱拉斯(Jean-Guihen Queyras)

尋找自我談何容易,何況立於巨人之間。凱拉斯說,兩個轉睙點讓他從這迷思中找到突破。一是從巴洛克大提琴大師畢爾斯瑪(Anner Bylsma)所得的教導與啟發,而另一樣,則是他在23歲的時候加入了由布列茲(Pierre Boulez)率領、號稱當代音樂先驅的Ensemble InterContemporain。凱拉斯說,當時幾乎每天演奏當代音樂,每天都與作曲家合作。這經驗令他領略到,作曲家透過樂譜希望樂手追求的,其實遠超過紙筆所能記。作曲家們渴望樂手進入他們的音樂語言,徹底理解,將之轉化成自己一套,而最後樂手能夠在這新的語境中表現出自己。

與當代作曲家們共事,為凱拉斯帶來了審視經典的新觀點,也把他從許多先入為主的成見釋放而得一片新天地。在巴赫的組曲之間帶來另一時空的音樂語言,不單是進入巴赫的聲音宇宙前的引子,也是讓觀眾在這音樂旅程中,體驗當中跨越時代的呼應,以不同的耳朵傾聽巴赫。凱拉斯曾在訪問說:「作為演繹者,就是在別人的宇宙裡尋找自己,一個人在演奏巴赫與在演奏Kurtág時,必不一樣。演繹不同作曲家的音樂,是在活出自己生命中的不同面向。」從鑽研經典到理解別人,最後活出自己,音樂的修行有如人生的修行。

凱拉斯在今年法國五月藝術節再度訪港與香港小交響樂團合作,也將在一場獨奏會帶來《Bach: Six Suites, Six Echoes》的下半部,演出巴赫的第四至六大提琴組曲,和Gilbert Amy、望月京及野平一郎的作品。與小交同臺演出的音樂會中,凱拉斯亦會演出兩首不同時代的大作 - 柴可夫斯基的《洛可可主題變奏曲》,和法國頻譜音樂泰斗米雷爾(Tristan Murail)今年初完成的大提琴協奏曲《異國和異國的人們》(De pays et d’hommes étranges)。米雷爾此作是法國薩瓦區樂團、香港小交響樂團與慕尼黑室樂團,三地樂團的聯合委約,特意為凱拉斯而寫。眼利的古典樂迷會發現此新作標題來自舒曼《兒時情景》,然而作曲家表示作品更主要的靈感其實來自林姆斯基-高沙可夫的《天方夜譚》,由大提琴化身舍赫拉查特(Scheherazade),講述一個遙遠而神秘的國度。

傳統和過去,從不是鐵板一塊;回應當下,也不可能迴避歷史。經典和創新,都不會謀殺音樂,唯有人在自己的感悟中為自己設限,音樂才會凋零。出於藝術家的創意、直覺和本能,凱拉斯把巴赫與當代結合,柴可夫斯基向古典致意,米雷爾回想天方夜譚,他們都在傳統和創新之間尋找到了屬於自己的表達。愛樂者能在樂音之中穿梭於時代,無礙於任何界限,正是音樂使人著迷之處。

凱拉斯大提琴獨奏會

2019年5月30日(四)8pm
香港大會堂音樂廳

香港小交響樂團
《最愛大提琴》:柴可夫斯基與米雷爾

2019年6月1日(六)8pm
香港大會堂音樂廳

門票:城市售票網
詳情:www.HKSL.org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