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博物館中玩穿越時間

2015/4/18 — 11:23

早前到香港文化博物館,看了剛開始的「時間遊人」(The Past is Continuing)(展期至 9 月 28 日),以穿越於時間為主題,筆者最初是真的不敢有奢望,主題已經這麼又大又虛,等同以宇宙無垠、文化長流等,但看看參展名單,找來十多個本地不同媒介的當代藝術家及單位,好像林東鵬、曾章成、尹麗娟、羅士廉、周俊輝、管偉邦、鄧國騫等畫家、雕塑、陶瓷、攝影不同媒介的藝術家,還看到有產品設計師利志榮及時裝設計師冼美玉,還有 KaCaMa Design、the pancakes、XCEED 等名字,真是不知如何定性,筆者就去一探究竟。

看完後,筆者自己也感到:原來是用當代藝術作品來回應博物館及藏品,因為不是將他們的作品文在某個展館中,而是放在文化博物館一、二樓中的新界文物館、粵劇文物館、徐展堂中國藝術館及迴廊等不同位置,以「時間遊人」為切入點,將作品聯繫到不同的時間、地方及範疇,實際上更是你去看一個藝術展覽,就要逛文化博物館中好幾個展館,一次過看其他以新界歷史、粵劇藝術及中國藝術的展覽。

廣告

筆者某程度是佩服他們想到用「時間遊人」做主題,以一個帶起其他三個展館,再看其小冊子中,十多版的故事──坐上時間列車,穿越到不同時代,遇上東漢莊園主人、三國時代的諸葛先生、宋代的文學家蘇先生……加上參與的藝術家,以及其他和在文化博物館中藏品有關的歷史人物(如高先生、趙先生、嗲姐、刨姐等)也參一腳,就好像是某套穿越電視劇的故事──我服了今次的項目策劃。

廣告

其實,筆者也因為這展覽而一次過逛完,這幾個展館。在一些古代歷史不同的瓷器、金屬器具中看到曾章成的「嬰遊人間」、「劉學成的「餐峰飲巒」、李慧嫻的「雜技」等陶瓷作品,尤其「嬰遊人間」系列的一個個可愛嬰兒文在珍藏旁邊,如尿壺、面具等,又或是杯、碟上放了「餐峰飲巒」系列,和在粵劇文物館門口看到周俊輝的「師道典範」畫作系列中的帝女花場景,可說是為嚴肅古意加了不同藝術家本身作品的玩味。又或在佛教藝術文物旁,看到 XCEED 的電子裝置作品「共振之靈」,就好像是對宗教、生命、存在、善惡等的新舊不同方向的演繹或展示。又或在地質文物旁放了尹麗娟的「新界化石篇」、粵劇服飾及舞台藏品旁看到管偉邦畫在戲服上的畫「帝女花」,又或黃照達直接將作品投射在舞台上的「戲台 2.0」,筆者都很喜歡,還有 KaCaMa Design 的「兵‧奕」、羅士廉的「花雨」、劉學成的「仙鳳長鳴」等,當中以劉學成的「仙鳳長鳴」自己覺得最被忽略。

老實說,筆者最初是猜想會不會又是一個冠冕堂皇,又或冠蓋雲集的大堆頭展覽呢,今次又真是令人有些意外,但對於由政府牽頭的活動,筆者依舊是抱不支持不反對不期望的意見。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