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古典與流行之間 思考「跨界別演出」

2017/3/14 — 10:30

今年本地薑音樂節,Music Lab 再一次帶來一連串實驗性節目,其中 「Smash:古典流行,共冶一爐」(Smash - Pop Classics Jazz) 的宣傳簡介中這樣寫:「Smash將粉碎音樂刻板的框架,重塑聽眾對多首耳熟能詳的樂曲之印象 … 期望比較古典,爵士及流行音樂,打破聽眾對音樂的傳統印象,拉闊對古典、爵士和流行的想像 … 為聽眾帶來不可思議的聽覺衝擊。」領銜鋼琴手黃家正曾在訪問表示,「人類已經厭倦了古典音樂」,似乎要為各種曲風來一個大革新,讓觀眾有個全新的選擇。

問題是:音樂中的「界別」,是否如我們想像般明確?這種「跨界別」創作,是否真的走在革新尖端?打破框框,又應否成為這次實驗的要旨?這些問題對於實驗定位尤為重要,也關乎它作為實驗,能夠探討的深度和闊度,引下為例。

如何定義古典/流行?

廣告

1935 年,George Gershwin 為黑人歌劇 Porgy and Bess 創作歌曲  Summertime,後來經過各大小樂隊翻唱,呈現出千種百樣不同的風格,及後幾乎成為爵士即席表演中必備曲目 - Jazz standard songs,甚至沒甚麼人記得它的歌劇源頭。從 1935 年到現在八十多年中,Summertime 出現了形形色色的版本;然而,其面世之初,卻屬於廣義認為的「古典音樂」系統。那麼,我們要把它歸類為何種音樂派別?所謂打破框框,指的又是甚麼?

Summertime 歌劇演出

廣告

Summertime 管絃樂團演出

Summertime 爵士四重奏 x 古典小提琴演出 (即興)

Summertime 爵士風格演出

類似的例子屢見不鮮,在上網聽音樂成為大趨勢的今天,要自行比較各種曲風也非難事,觀眾不缺選擇。在這樣的背景下,SMASH 的實驗要創新,不單單是在某種樂曲中加上某些元素就能做到。同時,基於音樂發展同源,所謂的音樂「派別」之間,本就並非割裂,因此,「跨界別演出」就變成一個可圈可點的概念。舉個簡單的例子:今天,我們經常說爵士樂最大特色之一是即興,可其實古典音樂的華彩 (Cadenza) 也是留給樂手自由發揮的。SMASH這個實驗要做得有趣,重要的是呈現一個我們對不同曲風的理解-對如何混合不同風格的獨特理解,及其背後的思考。那麼,他們做到了沒有?

SMASH 跨越了甚麼界別?

無疑,「Smash:古典流行,共冶一爐」對於表演者本身來說,是很大的突破。主樂手鋼琴手黃家正 、口琴手何卓彥及色士風手孫穎麟主要受古典音樂訓練,過往表演也以古典風格為主,造詣不用置疑。這次找來兩位編曲把不同風格的樂曲重新編排,配合爵士鼓和吉他來演,絕對讓人耳目一新,也是個人演出上一種突破。以 B. Rhapsody 為例,混合了貝多芬和 Queen 流行曲 《Bohemian Rhapsody》 的元素,配合樂手們較少接觸的即興部分,雖然有因為不熟悉表演方法而出現的不協調,卻不影響個體演奏的俐落;混合Piazzolla 的《Winter》 和李香蘭原曲的《Fantasia en Invierno 》在落日的開放空間裡低迴,效果也很不錯。

然而,以此標榜演奏為創新的「跨界別實驗」,筆者認為並不足夠。畢竟,如上文所述,類似的「融合演出」並不罕見。既然這場音樂會最大的突破,在於樂手本身,那麼樂手怎樣看這個經驗?在他們各自的音樂背景上有這樣的新嘗試,對他們來說有甚麼衝擊?這是關心這場實驗的觀眾會好奇的。

音樂會的第一首曲《SMASH》 把耳熟能詳的古典音樂作品串連,經過精心編曲,由樂手重新演繹。加上爵士鼓,這段演奏比一般聽到的版本節奏感更強,和弦變化更多 。樂手各自受對方感染,在自己的演繹上隨興調整,顯示強烈的叛逆感與不諧和,其中以鋼琴和鼓之間的鬥法最為明顯。尤其是在尾曲 《Some Skunk Funk》,到底要由誰主導拍子,兩者時而取得共識,時而不協調。這也許是因為各自的演奏習慣,也許是現場互為影響,只有演出者自己知道。 開場前家正說:「這是 SMASH第一次公開演出,我也不知道結果會是怎樣,或者我們在導向甚麼。一小時後我們將有更多眉目。」筆者很好奇,他們經歷這場演奏會,到底有怎樣的沈澱?對於把不同音樂元素混合,又有怎樣的想法?這是很實在有關音樂的心得,無分對錯,但可以探討的層面很廣,為音樂會下一個堅實的註腳。在選擇氾濫的今天,如果我們能夠在樂手的實驗上,交流討論相關的知識和經驗,對觀眾和樂手來說,將會是很好的碰撞,從而觸發下一次更有趣的實驗,讓這場 SMASH 來得更徹底。

曲終,觀眾在鋪上草皮的天台喝著冰飲,吃店東自家製的豆醬餅乾,優遊像假日公園野餐。 鬧市如香港找到這樣一片寧靜,一次相聚,不失為美事一樁。期待 Music Lab 下一輪實驗更好地跟大家整理大家的感官和想法,把實驗帶到更闊的平原上。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