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地成形 無非是 of the nature, by the nature, for the nature

2015/10/7 — 14:23

何柏基的作品

何柏基的作品

原來今年香港國際攝影節(HKIPF)的名字是文化藝墟,除了會舉行大大小小的展覽,重點活動有馬格蘭攝影社「我自拍故我在」相展、生態協會作品展「自然話語」、香港中古相機市場,而今年全部活動都好像集中在石硤尾 JCCAC 中舉行,所以你只到去 JCCAC,便可以一次過看所有的展覽,當然包括其他非重點活動,例如在六樓公共展示空間的「在地成形」(The Revelations of Nature)(展期至 10 月 25 日),兩個本地攝影師何柏基及翁志偉一系列從自然出發,以自然為對象,在自然進行的攝影作品。

何柏基的二十張相片,是在郊外山林原野間,以花葉草石等材料,在地上、沙上、石上、樹枝上、葉上、水上,再疊,再砌,拼湊上一些簡單的圖案形狀,可以說是在大自然原始本色上,用人手稍加一丁點,又不至於人工化,因為材料都是在附近找到,那些石頭,那些落葉,只是略加點修飾而已。

何柏基的作品

何柏基的作品

廣告

而翁志偉的十多幅相片,是他過去在西貢大灣上用樹枝畫出的圖案,一個又一個大大小小的圓形、三角形及其他圖形,筆者最喜歡是海浪沖出來,也就是這些圖案消失的時候,就算不被水沖走,如果很大風,圖案也會走樣,又或下雨,在沙上畫畫,都不可能長存,很脆弱,如果你不是在現場,也只能靠創作者有沒有相片或錄像記錄。

廣告

翁志偉的作品

翁志偉的作品

兩人的作品,就如展覽的副題吧──切葉為形,疊石為像。漲時有沙,退時有畫,就是從自然出發,以自然為對象,在自然進行的攝影作品,沒有加甚麼,也沒有減甚麼,也不能帶走,作品在自然中發生,也在自然中消失。

翁志偉的作品

翁志偉的作品

在網上看到很多外國藝術家都有做很多不同的 land art 或 earth art,香港好像較少人做,不過筆者很怕有人以藝術之名,其實是破壞了自然,而且還振振有詞,如像河流染色,又或砍掉一大片林木,筆者不敢評論這等行為是不是藝術,但至少不敢苟同為了藝術就可以殺人放火,所以覺得如果想以自然為藝術對象、材料、過程或內容,至少是抱有一種不破壞為大前提。

翁志偉的作品

翁志偉的作品

不過,如果要在香港推廣 land art,那就真的是難事,政府會幫忙嗎?不幫倒忙已是萬幸,或者叫他們舉行堆沙比賽、木雕展覽,甚至是樹業繪畫比賽會好一點,至少對政府部門是一件易事吧,因為要他們明白以不破壞自然的藝術,那就即是叫他們明白管理樹木不等於斬樹一樣困難。如果用抽水的語言,就是 of the nature, by the nature, for the nature,正如民主是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不用太複雜。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