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新潟再遇見岩崎貴宏

2018/8/23 — 16:38

岩崎貴宏, 水與土藝術祭

岩崎貴宏, 水與土藝術祭

把「水與土藝術祭」主場館放到最後,終於來到萬代島多目的廣場。那是一個半開放式的展覽空間,比 Art Central 的帳篷還要原始,感覺猶如貨倉。迎賓的大門位置,沒有先聲奪人的作品——左手面是闡述題旨的文字,右手面是旅居福岡的泰國藝術家 Navin Rawanchaikul 的畫作。正中是松井紫朗藍色隧道的入口,穿過去是展場的另一面,更袒露出金屬框架和捲閘。

臨港的窗,旁邊放著卡板,上面堆疊著發泡膠箱,披著各式漁旗。我猶豫了一陣——是展覽的一部分嗎?怎麼漁市場的物品在這裡出現?繞過發泡膠箱,擺在眼前的是地上一條水喉,喉嘴滴水,濡了一塊。我頭頂冒出的問號有增無減,轉過身來,問號頓時變成感嘆號。地上一灘水,水上一道小木橋,一看就知道應該是岩崎貴宏。

果然。

廣告

擅長運用幼細材料製作微縮景觀的岩崎貴宏,可謂日本當紅的藝術家之一,去年更代表日本出戰威尼斯視藝雙年展。他的作品在香港可見度也高,早年有史條南生策展在香港藝術中心舉行的「Of Human Scale and Beyond: Experience and Transcendence」;近年六廠基金會在 The Annex 舉行的「觸到的回憶」,也見到他用上棉線織出香港特色的霓虹招牌。其創作風格容易辨識,不同場合遇見岩崎貴宏的作品,我通常反應都是「岩崎貴宏呀嘛?」今次在新潟再遇見岩崎貴宏,我站在裝置面前 O 嘴起碼十秒,可以說是我最喜歡的岩崎貴作品(沒有之一),也是我今次「水與土藝術祭」之中最高評價的作品(也沒有之一)。

木箱、地拖、水喉,取材很日常

木箱、地拖、水喉,取材很日常

廣告

日本藝術祭的通病

「水與土藝術祭」不少作品取材自新潟,例如同場展出作品的陶藝家伊藤公象。他將新潟泥土混入陶土,製成 7,500 件陶品,以圓形排列展示,呼應地球創生的大地。一半陶品表現岩漿爆裂隆起所造成的龜裂痕跡,名為《起土》;對照另一半名為《多軟面体》、呈示有機曲線的陶瓷;合起來稱之為《地表の襞 eros&thanatoの迫間》,意指塑成的陶品面貌的兩股不同力量,好比共同構造世界的建設與破壞。然而,主題太大太遙遠,看起來沒有實感。我可以理解,但沒有感受。運用新潟泥土好像純粹出於「貼題」需要,藝術家本身想做的題目與新潟沒甚關連。

伊藤公象的《地表の襞 eros&thanatoの迫間》

伊藤公象的《地表の襞 eros&thanatoの迫間》

這不獨是上述藝術家的狀況,也不獨是「水與土藝術祭」的問題。近年,日本藝術祭愈開愈多,但批判之聲亦有增無減。研究日本藝術祭的楊天帥早前分析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時,便寫過一篇提到四成參展作品屬「自我表現型」——即藝術家純粹向外界表達自身想法,創作過程不涉公眾參與,主題亦未必與越後妻有具深刻關係。以地方為名的藝術祭,參展作品有其「地域特定性」之必要。作品若然無關該處的人和地,實在沒有山長水遠來到越後妻有展出的基礎。

不過,「水與土藝術祭」的命名,巧妙地避開了「以地方之名」的局限,只截取新潟市水與土的地理特徵,使大部分參展作品都輕易達到最低的扣題標準。

岩崎貴宏的突玻

以「造景」著名的岩崎貴宏,同樣取用當地素材,並以此再現當地的景色,做到媒材與主題呼應場地的效果。如同去年,他在「奧能登國際藝術祭」用上兩噸鹽巴在老房子裡「造景」,回應珠洲昔日曬鹽的歷史。同樣的創作公式可以不斷複製,在反映地域特色的藝術祭猶有效果。他今次取用「水」,並非僅僅回應題旨,更在意念和技巧提升作品與展出地點的關聯性。

岩崎貴宏透過漁旗、卡板、發泡膠和水喉,簡潔地勾勒出漁港氣氛;延續「反射模型」系列,利用積水呈現橋的倒影,造出結合虛實的圖象。相對於木橋倒影,我覺得積水反映窗外景色才是最妙絕之處 。漁港本來是普遍的,但他用積水倒映將新潟港口的實景借進來,確認了「新潟萬代限定」的語境--形狀隨意的水漬令人聯想到潟湖,而虛構的木橋也得到了充實的語境,使之得以順利成章地理解為萬代橋。作品即使無題,但無題顯得猶如一道橫線,觀者可以從藝術家的各種設置推敲,填充各自理解的名字。

手法上,岩崎貴宏將展場附近的漁港景色借入作品,呼應日本傳統庭園建築常見的「借景」(shakkei)技巧。主建築刻意騰空留白,引入屋外的庭園景色。一門一窗猶如畫框,將樹影流水框成流動的畫。展場全部門窗緊閉,唯有岩崎貴宏的作品一角,推開了玻璃摺門,直接看到外面的漁船和臨港市場,呼吸到海水的味道。他所借之景雖然不是山水,不構成優雅的氣氛,但可以追溯意念的來源。同樣的作品設置即使搬到其他地方,映入其他景色,作品的意義亦會隨之改變,甚至反過來令設置的意涵不成立。題材雖然是陳套地再現新潟風景,但呈現的方式使之不能隨便挪動到其他地方,成為是之展覽的「地域特定」之作。

作品窗外的景色

作品窗外的景色

對比岩崎貴宏之前在香港展出的作品,乃至去年威尼斯日本館的作品,「水與土」的新作不光是「造景」,也營造出觀賞的體驗。從見到漁旗和發泡膠箱起,你疑惑這是不是藝術品;見到地下的膠喉在滴水,你更忍不住問何以展場會容許地上有一灘水;再一轉眼見到精緻的小木橋--日常與藝術的對比、熟悉與陌生的反差,在十數腳步間爆發。那股張力強大,而且難以抵擋。那感受出於直接的觀察,幾乎無須複雜思考的反射反應。不得不佩服,藝術家把觀眾的腳步和情緒都掌握得很好。

看似隨意的一灘水,看來錯配的卡板,一切大有可能都是藝術家刻意安排。機關算盡,還是計算精準。或者有人覺得創作太準確,反而限制了觀者想像,但我倒是挺樂意墮入岩崎貴宏的「陷阱」,尤其作為藝術祭考察的最後一站——呼應題旨的作品看了很多,吃很飽,甚至有點膩;而它卻像一道甜點,完滿了藝術祭的盛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