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甚麼無窮盡中的實在生活

2015/9/25 — 14:24

陳泓的《我們的相遇只是一剎那的摩擦》

陳泓的《我們的相遇只是一剎那的摩擦》

早幾天忽然到了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的邵逸夫創意媒體中心,因為那裡三樓的 CMC Gallery 正舉行「Spacelessness」攝影聯展(展期至 10 月 4 日),只有三位參展者,陳泓(Max Chan)及梁詠怡(Leung Wing Yee)兩位是創意媒體學士的畢業生,再加上仍是學士學生的黎皓峰(Garret Lai)。

最初看到 Spacelessness 這名字,無邊際、無限,又是一些很虛的名詞,如 timelessness、continuum、nowness 等,總是帶了一股學術味道,如果直譯成一個中文字,可能會是甚麼性、甚麼感、甚麼態,很不親民,很離地。

黎皓峰的作品《Unseen Value》

黎皓峰的作品《Unseen Value》

廣告

不過,他們三人的作品內容,又其實和生活很有關係,很貼地。黎皓峰的作品《Unseen Value》是四十五幅進餐記錄,就是拍下在一段日子內食的四十五餐,應該是在大學飯堂食的吧,因為是因膠餐盤盛著的套餐,早午晚的 A 餐 B 餐 C 餐,但地上又有塊板列明了每餐的熱量、蛋白質等資料,再加上一個維持生命時間,雖然不知是不是真的經過科學化驗,因為筆者看到有些差不多的食物,但那些看不到的價值就有差別。拍下一個人吃了甚麼,令筆者想到拍攝一個人或一家人每日的家庭廢物,從一個的習性,不知可否看到一個社會或一個國家的習性呢。不過,如果是一個學生的飲食習慣,不知可否猜到他的家庭背景、個人口味、校園生活、心理情緒呢?

廣告

陳泓的《我們的相遇只是一剎那的摩擦》

陳泓的《我們的相遇只是一剎那的摩擦》

陳泓的《我們的相遇只是一剎那的摩擦》

陳泓的《我們的相遇只是一剎那的摩擦》

而曾在 2012 年獲得 Hong Kong Contemporary Art Award 的陳泓的《我們的相遇只是一剎那的摩擦》拍下了在地下鐵行人道上的情景,不合是否因為太長,所以分成三幅打印及裱裝,但看到人們急急腳的樣子,好像是很必然,大家都趕著上班或上學,總之就很忙,忙著行,忙著看手機,不小心踫到或撞到另一個人,是很自然的事,但兩個沒有關係的城市人的緣份,就是這樣發生及完結的了。筆者也很喜歡這作品,如果是一系列行色匆匆的香港人,一條條的行人口路、天橋、車站等,或者更可印證到香港人生活是如何的被逼迫的匆忙感。

而梁詠怡的以《It was there when I got here》為名的相片系列,拍的是某道牆,某棵樹蔭,某朵花、某線光、某個影、某個裂痕……就好像某次旅行的所見所聞,但有一種隨意,看到某朵花便拍某朵花,不是刻意追求甚麼沙龍相。

梁詠怡的《It was there when I got here》(部分)

梁詠怡的《It was there when I got here》(部分)

其實工人的作品都很香港,沒有離地感,很有生活感,不是甚麼賣弄技術或意念,再看到展覽文字介紹時:我們依存在現實空間之中,定位及移動自身和周遭的事物,藉以維持恆常的生活。然而,想像和思考的高深闊沒法被量度,它們超然於物質,淵然延伸、消散、出現。在這瞬息萬變的世界,無盡無處的概念正是想像、思考和創造的前提……筆者不得不說句:算了吧,他們三人的作品就是有關社會資源、人際關係及生活的感想。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