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神與神經之間 創意涅槃 — Inside Heatherwick Studio

2015/11/4 — 6:04

【Written by Sylvia Chan Photography by Leo Chan】

朋友說,男神女神和男神經與女神經,就這麼一線之差。而如果你去過悉尼現代藝術博物館,照過Aleks Danko那面一線之差鏡,你會更加明白,It's such a thin line between clever and stupid。走在鋼索,卻輕盈瀟灑地不失平衡,那就是藝術。Thomas Heatherwick就是走在鋼索上的設計師。正於PMQ舉行,由英國文化協會主辦的《New British Inventors: Inside Heatherwick Studio》展覽,正是Heatherwick 過去21年鋼索表演的一場小總結。

簡單介紹一下Heatherwick。他是著名英國設計師及建築師,年僅45歲,於1994年創立Heatherwick Studio,目前位於倫敦的事務所有約160名員工。他為人最熟悉的作品,包括2010 上海世博英國館 、2012倫敦奧運火炬塔以及目前行走於倫敦的新巴士。英國館以六萬根透明的壓克力管組成,每根管子都放入了種子,輕巧的種子管建築彷如蒲公英,與充滿歷史重負的巨型斗栱中國館形成強烈對比,散發出輕盈的生命力。

廣告

奧運火炬塔由204組「花瓣」組成,花瓣置放在地上,組成同心圓,年輕的火炬手燃點同心圓外圍的花瓣,然後散落地上的花瓣徐徐升起,合攏成燃燒中的花朵,壯麗非常。至於倫敦的新巴士,流線形的設計令龐大的汽車變得輕巧,而巴士內的燈光也經過特別設計,份外柔和,皆因設計師考慮到情侶在巴士上,大概未必希望看清另一半的真面目。這次展覽,自然也毫不例外展出了蒲公英館的模型、裝有種子的壓克力管、巴士的座位Mock up以及火炬的花瓣。

《Inside Heatherwick Studio》展場位於PMQ的QUBE多用途會堂。QUBE就是連接兩座前已婚警察宿舍的透明新結構,不過為了這場展覽,QUBE的玻璃外牆被展覽的巨型廣告遮蔽。本來我想QUBE正好讓展覽與窗外的香港互動,但展覽場地最終也被改成並無特別個性的黑盒子。或許展覽的黑盒設計,正希望我們忘記香港的實在,專注展覽企圖展示的忘我創意實驗。

廣告

上海世博英國館每根管子都放入了種子,象徵生命力。(Photo by Iwan Baan)

上海世博英國館每根管子都放入了種子,象徵生命力。(Photo by Iwan Baan)

2010 上海世博英國館由Heatherwick設計,以六萬根透明的壓克力管組成,輕巧的種子管建築恍如蒲公英。

2010 上海世博英國館由Heatherwick設計,以六萬根透明的壓克力管組成,輕巧的種子管建築恍如蒲公英。

這次展覽由英國皇家美術學院建築系主任Kate Goodwin策展,展覽不順時序,也沒有故事綫,分成「構思」(Thinking)、「製作」(Making)和「敘事」(Storytelling)三部分,沒有明顯的展區,而展出的所有作品都由這三個主題貫穿。雖然很多人會認為Heatherwick是建築師,而他確實參與了上海外灘金融中心、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以及倫敦Garden Bridge等建築設計項目,但其實他在2001年才首次獲得建築項目,而事務所的作品也跨越雕塑、家具等不同領域。這次展覽展出了Heatherwick建築項目的圖紙、模型及照片等,但最令我感興趣的卻不是這些大型項目,反而是在建築、家具與雕塑邊緣的hybrid,又或在創作這些的過程當中產生的實驗副產品。

展覽開幕當天,Heatherwick現身展場介紹自己的設計作品。Heatherwick穿上鬆身黑色恤衫與鬆身格子褲,頭髮一貫蓬鬆。Heatherwick說話非常快速,但說話的速度彷彿趕不上他的思路,而他說話時總習慣不斷高速揮動雙手,告訴你,他想說的,還有很多。近年有關認知科學的研究,都指出當我們說話時,舞動的雙手其實構成了第二種語言,道出我們沒有從口中說出來的東西。

2012倫敦奧運火炬塔由204組「花瓣」組成。(Photo by Edmund Sumner)

2012倫敦奧運火炬塔由204組「花瓣」組成。(Photo by Edmund Sumner)

Heatherwick的祖母是紡織設計師,用雙手創作無數,對Heatherwick影響深遠。我想Heatherwick在介紹他的設計意念時高速舞動的雙手,大概想說明,他對用雙手創作的一切都充滿熱情。看着Heatherwick,你會覺得他非常神經質,而單看他出格的作品,你又可能懷疑他是不着邊際、活於雲端的設計師。不過當你看到他與他的團隊親手製作的大小作品,就會發現他是注重質感的設計師,比你我都實在。

甫進展覽,參觀者會看到一道展出Heatherwick早期實驗作品的牆壁。Heatherwick 90年代初分別從曼徹斯特理工大學三維設計系及英國皇家美術學院畢業,入口處的牆壁展示了Heatherwick在學期間為探索不同物料特性所創作的模型,也展出了他於兩所學院的畢業作品。

Heatherwick提出的英國倫敦Garden Bridge設計方案,橫跨泰晤士河。(Photo by Arup)

Heatherwick提出的英國倫敦Garden Bridge設計方案,橫跨泰晤士河。(Photo by Arup)

Heatherwick設計的新倫敦巴士,流線形設計令龐大的汽車變得輕巧。(Photo by Iwan Baan)

Heatherwick設計的新倫敦巴士,流線形設計令龐大的汽車變得輕巧。(Photo by Iwan Baan)

Heatherwick的曼徹斯特理工大學畢業作品,是一個亭子。這次展覽展出了作品的草圖、模型及相片,但最為特別的,是Heatherwick於1992年2月18日,寫給Ray Finnis Charitable Trust尋求經費建造亭子的信件。當年就讀三維設計的Heatherwick受到由建築師設計的家具啟發,對建築產生興趣,希望研究建築與家具的關係,建造一座小型便攜的臨時建築,作為畢業論文。儘管學生資源有限,Heatherwick卻並不安於僅建造模型,而希望建成1:1的真實結構。他於是向物料供應商取得壓克力及金屬管的材料贊助,又向工程公司取得了彎曲物料的機器贊助。由於他尚欠建築地板及室內裝置的資金,於是他去信Ray Finnis Charitable Trust,希望取得最後經費,實現紙上的項目。

最終Heatherwick取得建造亭子的全面贊助,終於在1993年建成項目,而亭子後來由英國Goodwood的Cass Sculpture Foundation購買收藏,目前價值50萬英鎊。Heatherwick當年建築亭子的方案,對於友儕大概是不能實現的夢想,但Heatherwick在信中不卑不亢的語氣,卻表現了對自己設計的信念以及追求夢想的決心。而在信中,Heatherwick除了附上設計圖紙,也為項目作出詳細預算。Heatherwick雖然時刻貌似魂遊太虛,沉浸於意念的海洋當中,但我想從一開始,他就比誰都在意要用手創造出你我都可以觸及的作品。

展覽的重要部分之一,是太古廣場室內設計細部Mock up。

展覽的重要部分之一,是太古廣場室內設計細部Mock up。

沒有接縫的椅子Extrusions以「擠牙膏」為概念。(Photo by Peter Mallet)

沒有接縫的椅子Extrusions以「擠牙膏」為概念。(Photo by Peter Mallet)

在早期作品牆壁後面,是Heatherwick Studio過去21年的作品,隨意散落在長方形的空間。靜態的展品置放展場,可以是普通的金屬、平凡的模型、多餘的Mock up,而策展人似乎沒有為參觀者特意編排路線,參觀者可以隨意走到吸引其眼球的展品面前。Heatherwick一直朝不同的方向創作,企圖擺脫風格的桎梏。試圖歸納整理出他的不同創作時期或風格,大概沒有甚麼意思,展覽凌亂的陳設,也就變得順理成章。畢竟策展人說,展覽着重的不是事務所的大歷史,而是thinking、making和storytelling。從每件作品,看出小意念、欣賞匠心巧手、讀出小故事,那才最有意思。 不過要從凌亂當中看出作品別出心裁的意念,大概參觀者也必須聽懂基本設計語言。我想策展人為香港人帶來了一個訓練設計智商的展覽。

展覽最令人震撼的作品之一,是2009年建成的威爾斯Aberystwyth藝術家工作室。在工作室的巨型相片前面,是幾件細小的金屬和木材部件、一塊大型、皺摺的金屬片以及一把剪刀。驟眼看,大概也看不出所以然,但這些小東西卻紀錄了一個將局限變成創意的故事。Aberystwyth藝術中心2006年委託Heatherwick Studio設計了一組八所的低成本工作室,每所工作室由木材結構支撐,而Heatherwick選擇了耐用的不銹鋼片作為外牆。由於不銹鋼片的成本隨厚度增加,因此設計師找來了超薄的不銹鋼片以降低成本。超薄不銹鋼片的問題是容易皺摺,令物料難以控制。Heatherwick於是決定利用物料皺摺的特點,研究出控制摺痕的方法,令皺摺的不銹鋼片廉價、耐用、同時展現意想不到的形態。展覽的小金屬部件,就是事務所研究摺痕的實驗產物,而其中幾件,是特別為了研究建築物的轉角,如何可以流線處理而製作,因此看似隨意弄皺的不銹鋼片,其實裝載無窮心思。

小金屬部件的對面,放置着沒有接縫的椅子Extrusions。椅子以「擠牙膏」為概念,以全球最大型的壓製機器,擠壓鋁金屬製作而成,椅背、椅座及椅腳均為一體,而擠壓過程的開端及結尾(也就是擠出的牙膏的前端及末端),會產生隨機的螺旋形, 因此每張椅子都是獨特的作品。Heatherwick說:I didn't design it. It designed itself.我喜歡這種精心計算不出來的設計,設計不出來的隨意空間。

Heatherwick在2001年為太古廣場翻新,為廣場帶來了柔和的新面貌(Photo by Iwan Baan)

Heatherwick在2001年為太古廣場翻新,為廣場帶來了柔和的新面貌(Photo by Iwan Baan)

太古廣場電梯按鈕。(Photo by Iwan Baan)

太古廣場電梯按鈕。(Photo by Iwan Baan)

展覽的重要部分之一,是太古廣場室內設計細部Mock up。Heatherwick在2011年為太古廣場翻新,為廣場帶來了柔和的新面貌。流線形的欄杆扶手、電梯底部的木材、平台半透明地板為室內創造的光影,都為商場帶來了暖暖的觸感。不過每天路過太古廣場的香港人大概都來去匆匆,過去四年不知多少人有細心留意商場的細部。假如在這次展覽看過扶手、座椅、電梯按鈕、地板等Mock up獨立展出,可能下次去太古廣場開會逛街,我們都會放慢一點腳步,在咒罵電梯遲遲未到日日逼爆之前,zoom in細看我們天天狂按的電梯按鈕,心裏感激,藝術居然就在我們生活裏。

走了一圈展覽,在入口處牆壁上,看到另一批非常有趣的展品,是Heatherwick Studio在1995至2010年期間特別設計、寄給朋友和事務所合作夥伴的聖誕卡。大部分聖誕卡都是立體剪紙,展示了事務所對手藝的注重。而當中一張聖誕卡由英女皇郵票砌出聖誕樹,蓋在郵票上的郵戳,成了聖誕樹上的裝飾。另一張聖誕卡的郵票,鑲嵌在壓克力裏面;面對聖誕卡的郵差,大概都為應當在何處蓋上郵戳而煩惱。讓生活裏的小事情,引發出古怪念頭,創作小小的物件,與生活開玩笑。我想這些就是真正以人為本的設計,而只有熱愛生活的設計師才可以創作出彷如漫不經心,卻充滿睿智的作品。看完展覽,走到PMQ廣場上,坐上Heatherwick設計的spun chair。在爆旋陀螺上面轉來轉去,仰望藍天。我想Heatherwick這些年,在神與神經之間徘徊,應該生活得很不錯。

展覽入口處牆壁上,是Heatherwick Studio在1995至2010年期間特別設計、寄給朋友和事務所合作夥伴的聖誕卡。

展覽入口處牆壁上,是Heatherwick Studio在1995至2010年期間特別設計、寄給朋友和事務所合作夥伴的聖誕卡。

PMQ廣場上展出Heatherwick設計的spun chair。(Photo by Magis)

PMQ廣場上展出Heatherwick設計的spun chair。(Photo by Magis)

 

Magazine P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