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藝發局上任年半以來的工作和展望

2015/9/21 — 16:35

前言:上周六(9 月 19 日)藝術發展局(藝發局)文學組主席吳美筠於該局辦事處的會議室舉行一場「藝文沙龍──香港藝術發展局民選委員工作本人在藝發局的工作的瞭解。由於周末多為藝團演出時間,平時是上班時間,周間晚上是局方會議時間,為讓未能安排出席的公眾了解當天分享內容,筆者把是次發言撰成文章發表:

委員工作受限於藝發局角色與視野

回顧過去一年多在藝發局的工作,必須承認,要適時推進發展策略,利用機遇解決界內燃眉急需,是十分困難的事。每欲承時提出具體方案,需要很多來回的充分討論,並且閱覽所有文件,清楚指出問題所在,構思甚至痛陳執行 execute 的可能。事實上,在 27 位委員中只有 10 名委員由民間推選產生,其他 17 名由政府直接委任,並當中有非界內人士,委員不一定認識其專長以外的藝術界別。例如:藝術評論是藝術形式 Artform 之一,卻有委員把藝評視同藝術教育及藝術行政同樣不屬於藝術形式,以致藝術評論滯後,每年亦只撥款 20 萬寥於無。而事實上藝評已慢慢受到藝術界重視,明白它在藝術發展擔當關鍵角色,在藝團策劃時考慮評論工作,然而,投放在這方面的資源與民間藝評組織[1]的策劃能力及成長步幅並不一致。

廣告

藝發局要有視野,不能成為純粹撥款機器。目前,局內大量的人手和資源都在資助項目上,很多政策和意見提出後,限於局方的操作能量 capacity 和執行慣性,都約化成資助項目,這種取向好壞參半,要看業界是否洞明計劃的可行性和持續發展可能,又端賴業界的發展條件。若局內強化藝術行政在策劃推廣(不是指藝發局的形象推廣)的專業職能,員工或許也需具備一定競爭力和上進動能,而不能單靠民選委員的熱心獻血來策動。

香港藝術工作者缺乏發展階梯,很多藝術家發展到一定成就便開始滯留甚至萎縮,持續創作須依賴資助,因為我城的藝術贊助、藝術基金並不普遍,掌控資源的對文化承擔並不熱衷,自然市民也未見到本地藝術的光芒。當政策過於強調繁榮經濟,便忽略政府承擔推動我城藝術的責任,城市藝術締建人文風貌的吸引力。很多政策沒有藝術文化的考慮,復刻藝發局的倡議角色,以及作為獨立法定機構的職能,乃不容忽視。事實上,當年首次堑香港出現的藝術局建議書,並無「發展」二字,期盼藝術局能肩當藝術政策倡導者甚至協調者的角度,能推動各界尤其政府定政策對藝術發展友善,不是像現在,甚麼是噪音滋擾,甚麼是表演或即興音樂漫無頭緒,連隨手樂器一個人背住的古箏也變成貨物。好像所有涉及政策的,在局內會議上只是個討論記錄,沒有任何影響力。

廣告

 

所肩擔的工作及限制

如要推動或改動一些恒常運作的計劃,必須通過辦事處撰寫文書(如建議書、報告書),目前辦事處工作人員策劃力不強,也未必具備實際參與過藝術或藝團工作的經驗。筆者發現若要稍稍發揮作用或影響,必須出席現身大小會議,閱讀文件,細察躲在細節裏的魔鬼。所以展開藝發局工作後,除了委員必須出席的大會外,我承擔了 11 個委員會、界別及工作小組,包括中層委員會:管理委員會、策略委員會、藝術支援委員會;界別小組:文學組、戲曲組、電影及媒體藝術組(本人同時為藝評人,考慮避嫌有利益衝突,沒有參與藝術評論組)[2];工作項目小組:藝術空間工作小組、藝術資料保存工作小組、資助機制檢討工作小組、香港藝術發展獎工作小組、藝術範疇代表提名推選活動檢討小組。保守估計,曾開過 100 小時以上的會議,看過 2000 頁以上文件。

 

以下簡單歸納過往我在局內的工作,包括檢討藝術界選民界定及選舉條例,並提出一個藝術工作者透過自由藝術工作者的專業認證,與為報名一個興趣班而入會的藝術團體會員,對藝術的投身程度、作為藝術界的選民所含意義毫不對等。最後,為照顧不同界別的特性和要求殊異,只能就自由藝術工作者的選民資格略為放寬,並要求藝術團體的成員自 2016 年提名活動起自行填報及親自簽署選民登記申請表,並在申請成為選民時附上所屬藝術團體的確認資格證明及個人聯絡地址。就「劇場及舞台科藝」藝術範疇曾作討論上,我同意須關注業界需要,並認真考慮各表演界別的科藝工作者作獨立藝術範疇。執筆之際,此項諮詢期已過,有關選舉條例尚須檢視的項目,尚須在日後會議中繼續鼓其弦簧。

就政府財政年度撥款三億元推行新的「藝術發展配對資助試驗計劃」,我主動提出並爭取這計劃須惠及藝發局所資助的中小團及藝術家,惟局內要成立支援藝團尋找贊助的方法,從向商界宣傳,商藝合作的意義和原則, 為藝團提供培訓及配對機會。必須注意,推動商業贊助,須確保尊重創作自由的原則,並應開發商業以外的民間贊助。

 

檢討評審機制計劃的情況

在藝術支援委員會提出啟動資助檢討機制後,由於這部門的資助計劃審批文件浩如山海,無法抽身,所以檢討仍在進行中。目前評審機制是採用同儕評估 peer  assessment 參照的方法,以下是曾檢討的項目:

一、審批員的素質:

經過討論,建議取消審批員三年一任,不宜實施自動延任/續任制度。如何評核評審員的質素,除了評審出勤表現外,是否應包括評審表現,如何公允評量,各界別曾作了探討。

二、按文類專家專審:

接任時,各界別評審分類明晰,惟獨文學界評審文體並不按文體分類分配專家評審,顯然已不合時宜。現經過改動,文學界按文類分配給相關專長的評審。

三、增加公開招募審批員的次數,並增設渠道使業界參與。就審批員的「審批」也提出了一些要求,例如:申請擔任審批員要提交近期相關性質的藝術工作經驗證明。

四、按廉政公署意見作全面機制檢視,委員恪守自潔原則,即或損失參與業界工作機會,也要避免利益衝突之嫌。

五、然而,就審批員修改建議資助額的定例、跨媒體藝術創作的評審及撥款、場地資助計劃尚只在議程之內,不知何日續論。老實說,審批員的津貼不高,有能的藝術工作者多傾心創作,只盼業界願意承擔這項責任,以保藝術質素。

 

文學界的呼喊與熱切串流不息

更值得檢討,是整套資助機制和計劃的策略性方向。去年剛上任時民政局增撥 30% 的資源都規定用在一二三年團上,文學界則增加約 20%,近年民政事務局轄康文署辦不少計劃,支持團體,比藝發局在推動節目上更大靈活性,然而大量用於表演,文學在整體文化資源上明顯比演藝少。至於到底為甚麼文學界別對比演藝整體官方撥助的資源偏低,也真的欠了文學界一種說法。

回看藝發局內,我亦發現這種傾向,所以在局內我多番強調,校園藝術大使計劃需要增加文學成分;強烈要求好想藝術增設作家及文學活動訪問;海外交流計劃申請,對文學人的需要來說,大多不是演說,更不是表演,而是可能是書業的展示與交流;行政人才培訓計劃對文學界來說,相信編輯人才培訓及活動策劃及行政人才培訓方能對症下藥;還有人才培訓計劃不能只開發演藝界的人才;還有,文學需要發表作品平台,與時並進的媒介推波助瀾。這些左修右補左穿右插的尋找機遇,只是杯水車薪。年度的「觀賞藝文節目及消費調查」從來不涉及文學界別,直至我提出,今年即將進行的該項調查,始加入文學部分。調查對政策或發展策略有重要的參考價值,過往涉及文學藝術的調查闕如,令我們一直對文學發展一籌莫展。我曾提出香港文學讀者人口調查,辦事處人員見了這類題目,隨機的反應是怎樣定義文學藝術,情況與二十年前做表演藝術調查時,有人馬上問:甚麼表演才叫藝術一樣。隨著表演藝術調查做了那麼多年,這還會有怯於定義而進行調查的理由嗎?可見大家心中對文學藝術並無光譜。建立及深化文學閱讀人口,加強文學的能見度和接觸面,刻不容緩,認真而仔細、針對香港文學的閱讀人口調查,也有助我們認知,是甚麼讓大家把文學藝術創作與寫字作文分不開來。

香港文學作為主體的討論在業內早已經啟動,香港新文學大系與經典選本的出版,有助文學經典化,推動典藏、經典閱讀推廣,通過翻譯和海外書展和書節的參與使香港文學成為國際經典,可是,香港文學受著行銷和發行壟斷的限制,文學生產/出版及文學團體需要專業化,文學創作、編輯、企劃、策展、書展市場、文學行政人才需要鼓勵及培養。民間由七十年代開始已提出文學館的概念,即至最近不斷策展文學主題活動的文學生活館,除了典藏,更欲把香港文學由主體概念而實體化,實現更有規劃的文學保存、展現、策動、企劃、譯研等等。我們這一代人,背負甚麼文學使命?藝發局擔當甚麼角色?未來文學政策發展,何去何從?文學構成地域的文化資產,它是人文文本,不僅造就創意產業,更對整體社會文化和氣質的深遠構成部分。這一切一切,豈可在普羅大眾眼中,變得可有可無呢?

去年年初開始文學組會議提出文學進入生活,讓大眾認知的需要,經過來還往復的討論,並邀請專家顧問焦點討論,在去年底終於通過由藝發局主導的文學展演計劃,本擬把部分節目以邀約方式請團體參與,最終因局方欲在二十周年時籌辦,最後由藝發局聘請了一名兼擅策劃、策展、行政、統籌、推廣的文學人才策劃,以超凡的活力與忍耐爬梭枯燥的文件,與文學組同事給出文學漂亮的風采。此刻我懷著感恩和期待的心情告訴大家,十月將啟動的「文學串流 LitStream」。首屆的文學串流,結合文化嘉年華與文學年期的概念,破天荒的聚集不同文學觀點文學風格文學陣營的文學作家、雜誌編輯、文學團體,最大目的是向香港大眾以及各界別的朋友,展示香港文學群族的組成,並以跨媒界和各種方式呈現香港文學多面向和再生力 regeneration power,文學不但可讀可寫,更可聽可見可觸可感可化為肢體行動。限於資源,即或恐有掛一漏萬,相信已盡全力把一筆推動文學而不能加諸衡常資助的資源,與文學界及大眾共享。若它成為香港文學其中一個話題,也只因為有你的同在,明白並認同香港文學已成為我們的一道風景線,成為我們將要書寫的香港歷史重要的一章。

 

--

註:

[1] 目前較活躍的民間藝評組織,有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國際藝評人協會香港分會、電影評論學會、香港文學評論學會等。

[2] 藝發局內的界別小組共有十個,分別是:文學、戲劇、戲曲、藝術評論、電影及媒體藝術、舞蹈、藝術行政、音樂、藝術教育、視覺藝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