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路上

2015/6/16 — 10:22

在今屆香港國際電影節中看了德國導演溫雲達斯(Wim Wenders)的絕錄片《大地之鹽》(The Salt of the Earth),是關於紀實攝影師薩爾加多的心路歷程,他的照片見證了很多人間疾苦,從飢荒到戰亂,最後薩爾加多的作品回歸大自然,尋求心靈救贖。

這部電影可以作為攝影教材,介紹紀實攝影的力量,尤其是身在福中,不關心外邊世界的香港學生來說,是具有啟發性的。

也許薩爾加多太沉重,那樣便從溫雲達斯開始吧!他不單是位出色導演,也是一位硬照攝影師,出版過幾部攝影集,照片的風格很像他的電影,很「公路式」的,他喜歡駕車,用一台舊的 6×7 菲林相機到處拍照,題材看來很平淡,但流露了攝影師冷靜的觀察,對一些習以為常的景觀,重新駐足觀看。

廣告

溫雲達斯在攝影集《一天》(Once)的序言中,提及攝影對他的意對,他說:

廣告

每張照片讓人驚奇的地方,並不是通常人們所認為的「時間定格」,恰恰相反,每張照片都重新證明,時間的綿延連續,不可停留……隨著時間的推移,攝影對於我來說,越來越是一種「感受故事」的過程。因此在這本書裡,系列照片要比單張的多。在每個系列的第二張照片就已經開始了「蒙太奇」,故事從第一張照片就已經開始,將按照自己的方向發展,感知到仔細斟酌的空間感,和它的時間感。

溫雲達斯提到「故事」。每當停下來、凝視然後拍照,故事便開始了,故事來自攝影者對外在事物的好奇,照片代表了一個問號,細問存在的意義,答案都關乎「時間」。

在《憧憬世界》攝影計劃中,我覺得最大的挑戰是引發學生的好奇心,我接觸到的學生通常有兩種:有經常拍照但懶於觀看,照片放到 facebook 「呃 like」後便完成任務,也不會特地儲存照片;另一種是對世界不聞不問的,攝影的用途是代替抄筆記的純紀錄工具。

為了喚回他們失落了的好奇心,我會要求他們做簡單的功課:拍低他們上學(或下課)路上的風光,留意街上的人和事,重新留意一趟他們習以為常的事物,甚至想一想街道名稱,經常光顧的店舖的名字由來,對眼前景物放置很多很多的問號,而不一定要尋找答案。我請他們以四張照片,直排(或横排)貼成一組,來訴說一個「在路上」的小故事,分享時盡量講自己知道的事,及拍下來卻不甚理解的事,讓其他同學也可嘗試解答。以紀錄的形式來提問,是學習攝影的第一部。

於是我們發現,很多名字都和歷史有關,例如元朗區有幾條以「鳳」字命名的街道,原因是那區原來叫「雞地」,政府發展新市鎮,嫌「雞」字不好聽,於是新規畫的路,都變成「鳳」,好一個「山雞變鳳凰」的故事。現在,區內有些新地標,如「奶粉城」,我都是通過同學分享照片時學會的。

(原刊 Milk Magazine 05/2015)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