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音樂廳裡尋找波特萊爾﹕音樂文學對位法

2018/11/29 — 7:17

德法大提琴家 Nicolas Altstaedt 將演繹杜蒂耶《遙遠的世界…》。

德法大提琴家 Nicolas Altstaedt 將演繹杜蒂耶《遙遠的世界…》。

音樂與文學兩種藝術形式,看似不同領域,但兩個世界之間其實從不遙遠,並且從來都有著糾纏不清的瓜葛。古今中外,幾多流傳下來的偉大詩篇本身與音樂不能切割;又有幾多傳頌至今的樂章歌謠,有著刻骨銘心的文字在其中。

在西方古典音樂世界,聲樂作品的歌詞裡固然涵含了深厚的文學寶藏。像貝多芬《快樂頌》中席勒的詩、舒伯特的藝術歌曲中歌德與米勒的詩、馬勒《大地之歌》中的唐詩,這些文學鉅著在音樂作品中由歌者呈現的例子可謂不勝枚舉。而因著標題音樂(Programme Music)此創作形式,作曲家在純器樂作品中也盛載著豐富文學性的文本和敍述。白遼士《幻想交響曲》以各樂章描繪一個天馬行空的自傳式愛情故事;德布西的《牧神之午後》前奏曲沒有把靈感來源 - 馬拉美(Stéphane Mallarmé)的同名詩作直接入曲,但由此象徵主義詩作所啟發的嶄新聲音與意境,使此作成為二十世紀音樂的重要先驅。

音樂中的文學,文學中的音樂,是說不完的話題。孟德爾頌曾名言:「音樂相對於文字,並非意義太含糊,而只是太精確。」的確,世上有些意象難以言喻,有時候以一曲訴衷情,更勝過千言萬語。由此看一些作曲家以文學作品入題創作,就更耐人尋味 - 新的音樂相對於已有的文本,到底是對文字所述再作另一翻的演釋,還是以樂音來探求筆墨所未能形容之境界?這種音樂與文學間的對位,對於兩者皆有所涉獵的藝術愛好者,實在是有著無限玩味體會的空間。

廣告

兩星期前,德國指揮柏鵬(Christoph Poppen)帶領香港小交響樂團,帶來了當紅德國作曲家韋特文(Jörg Widmann)的《伊卡洛斯的哀嘆》的香港首演。此當代作品以波特萊爾十九世紀的同名詩作為主題,演出前柏鵬把伊卡洛斯的故事娓娓道來,細數樂曲各段落如何對應神話中伊卡洛斯拍翼奔日,折翼墮地,到瀕死之時唱出哀歌,依然欲再次乘風而去。在作品的細膩聲響描繪下,各情景確實栩栩如生。但更引人入勝是在樂曲後段,由小提琴奏出象徵著快將死去的伊卡洛斯的哀嘆,脆弱、快將消失、卻又堅定無比。這些精神意境,是神話中不會告訴你。而且這也同時呼應著波特萊爾詩中的那位伊卡洛斯,為天空的美麗著迷,縱使不能企及,甚至因而墮進深淵,仍然無悔,且感到無比光榮。

伊卡洛斯的神話傳頌了千百年,透過波特萊爾的文字和韋特文的音樂,仍在人間不斷昇華。無獨有偶,香港小交響樂團在今個周末,將由格拉斯曼(David Greilsammer)帶領,帶來另一首也是以波特萊爾詩作為題的當代音樂作品 - 法國作曲巨匠杜蒂耶(Henri Dutilleux)的大提琴協奏曲《遙遠的世界…》。

廣告

Henri Dutilleux

Henri Dutilleux

David Greilsammer

David Greilsammer

杜蒂耶生於1916年,與同期的梅湘及布列茲可謂分庭抗禮,是法國二十世紀最享負盛名的作曲家之一。音樂風格上,杜蒂耶雖也運用不少現代技法,但美學上並沒有如布列茲一般激進前衛,而對比起宗教色彩濃厚的梅湘,杜蒂耶將細膩敏感、色彩斑斕的法式音樂傳統,發揮成另一種如夢似幻又不失感性的個人聲音世界。

《遙遠的世界…》在1970年譜成,是杜蒂耶為羅斯卓波維奇所寫的協奏曲。羅斯卓波維奇這位當代大提琴傳奇,一生獲得過不少偉大作曲家為他度身訂造以大提琴作獨奏的管弦大作,當中包括蕭斯達高維契、普羅歌菲夫、布列頓、盧托斯瓦夫斯基等等,杜蒂耶的《遙遠的世界…》可謂這一系列由羅斯卓波維奇成就的經典中的法國代表。

《遙遠的世界…》曲名取自法國詩人波德萊爾的詩集《惡之花》(Les Fleurs du mal)中的《頭髮》,全句本為「一個遙遠的世界,虛無、接近死亡!……」。全曲以一氣呵成的五個樂章構成,副題分別為「謎」、 「注視」、「海浪」、「鏡子」及「贊歌」 ,而在每個樂章的起首,譜上都各有一句節錄自《惡之花》中詩作的詩句為引言。單看《遙遠的世界…》標題的文字脈絡其實已是充滿詩意,猶如一篇衍生自波德萊爾的《惡之花》的另一篇詩作。也引人想像,在這些文字之上,杜蒂耶以樂音呼喚出來的會是甚麼磅礡氣象;此氣象與波德萊爾的詩對照起來又有何深意;而波德萊爾在十九世紀筆下展開的遙遠的世界,身在今天的我們聽起來,又會有何體會。

活地阿倫電影《情迷午夜巴黎》中,主角在午夜乘上古董車展開奇遇,在巴黎某個角落遇上另一時光的一個個藝壇傳奇,看著費茲傑羅、海明威、畢加索等人侃侃而談兼有時插科打諢,好不過癮。但其實這種奇幻旅程,也不是電影橋段才能發生。古典音樂世界裡,常說傾聽前人們留下樂章有如神交古人,有時在這些樂章之中,原來也有著像《情迷午夜巴黎》中作者與其他偉大藝術家的精彩對話。樂章中的大千世界,若去細心發掘細味,也是精彩萬分。

(本文為贊助內容)

香港小交響樂團
《最愛大提琴》:杜蒂耶大提琴協奏曲
2018年12月1日(星期六)晚上8時
香港大會堂音樂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