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LOL之後──記柏林雙年展

2016/6/20 — 13:05

年輕的朋友說:「其實廿一世紀的發明,都是浪費時間的。Facebook、上網、打機、IG,全都是浪費時間。」科技是件很吊詭的事,它帶來了方便節省時間,但省下來的時間卻全浪費在科技裡。然後在這世上,越方便越超現實。貨幣變成電子,背景資料成為商業大數據,文化就是產業,情緒低落就是鬱抑症。還有「曲奇」,本來好端端美味無窮解救無數短暫抑鬱的餅食──cookies,現在變成網上數據收集追踪程式,美其名為閣下特製個人口味的資訊,實際上一字咁淺為了生意。今年的柏林雙年展,就是要將這樣不可解釋、荒誕無窮、亦真亦解的現象放在陽光底下。

今屆雙年展的策展人DIS是來自紐約四人年青創作組合,四人創辦了一份網上雜誌,主題圍繞虛據世界現象、文化及政治。在策展人宣言內指:「因為現在(Present)是未知、不能預知更無法理解,因此在這世上所謂的真相,都不是真相,追尋虛構的世界反而更有效益。」於是認為辦一個雙年展去批判這個現象,給參觀人士來點啟發或如TED一樣洗滌心靈,倒不如來個反諷,就像「你要假貨,我便給假貨吧」的態度 (Instead of holding talks on anxiety, let’s make people anxious, let’s make people anxious. Rather than organising symposia on privacy, let’s jeopardise it.)。於是今屆柏林雙年展內出現了作品買真的 Gap T 恤,其實是在談速食時裝的現象;又有真人八舊腹肌猛男與假人模特兒並排;Motion Capture 的作品卻是甚麼也沒有 Capture 得到;連綿不絕的網上垃圾郵件裝置;人型雕塑舉起自拍神棒在拍屁股眼。滿場都是極盡嘲諷意味,讓我想起100 毛,抵死過癮。但笑過後,抵死過癮之後呢?笑完了又如何? 是LOL,但真的惹笑嗎?或是得啖笑?

廣告

以作品而論,雙年展中有令人觸動的創作。Cecile B. Evans 的 “What the Heart Wants” 是一組大型的錄裝置探討在未來「人類」的定義是甚麼。當大企業、政客以及新世代的 start-ups 都在說以人為本,為大家找回真我時候,個人卻因此淹沒當中。錄像中的未來人類是一個女性機械人的模樣,「她」在追溯過去於1972年時的一遍森林,裝置四周有水圍著,有一種末世的感覺。Evans 將未來與現在放進一個令人迷惑的空間,過去、現在與未來在這個時空下相遇,然後墜進虛空當中。預展時,眼見很多參觀人士就站在裝置內看得入神。笑過後還得反思吧。

廣告

Simon Denny 的 “Blockchain Visionaries” 是多媒體的裝置,關於國家及大企業如何建立自己的品牌形象,批判真實與虛假。 “blockchain” 科技是一種人與人之間百份百信任的程式,在百分百信任的基礎上,每個人一生只需要一個戶口及密碼,任何事情都用這個戶口便可以解決。任何事情就是任何事情,包括生老命死、讀書工作、移民旅遊、成家立室等,都只需要一個戶口及密碼,省卻很多不便。但「百分百信任」,有那個國家、機構及個人可以做到?天知地知。Denny 的裝置亦真亦假,好像他展出的不是創作,而是他為客戶機構設計的可實踐概念,世上真的有這種程式的存在嗎?不排除是我孤陋寡聞,當下或者是末來的確存在這種程式,反正是我不知道。霍金也不知道到底我們是活在夢裡還是真實當中,有些事誰能說準?

這兩組作品是我較為有印象,其他的也是「得啖笑」。笑,其實沒有不妥,但笑過又如何?正如知道全球暖化是真的存在,但知道後生活照舊。又或者意識到時間花在社交媒體上,大都是浪費,那裡又是不真實的世界,但知道後繼續不查證,便相信社交媒體上的各種消息,更花時間廣傳。LOL,是很可笑,但之後又如何呢?

作者面書專頁:www.facebook.com/adorableyuppi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