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地下鐵碰著他

2017/4/26 — 12:30

我們在地鐵「故障四重彩」中獎後的一天訪問鍾偉倫,他笑著說:「我當然明白啊,新加坡的地鐵也經常故障。」本年度WMA大師攝影獎以「動」為主題。其中一位入圍者鍾偉倫,正是以地鐵作為作品的主題。

「我怎樣回應『動』這個主題呢?港鐵實際是香港人生活形態的一部分。整條街道,幾百人,一同湧入一個車廂。」香港人經常因上班下班、外勤、閒逛,或是各種原因,由一個地方跑到另一個地方。這些城市中的流動猶如一面鏡子,反映出香港人的生活形態。

「香港人不能沒有地鐵吧?這是香港的“Style”。」的確,訪問前一天的東九龍,就因為沒有地鐵而動彈不得。整個城市太過依賴單一的通勤方法,只有靠它,才能動。

廣告

生活夾縫中,他攝影

鍾偉倫眼中的城市就像一個萬花筒,他享受城市的熱鬧和龐雜所帶來的意外,把都市中各種景象一一攝下。他拍下日本多姿多彩的計程車車頂燈;各種通勤交通中的人們;街道交匯處川流不息的人群;市內展望被飛機雲劃破的長空......千變萬化的城市,配合繁忙和喧嚷的質感和層次,成為萬花筒中繽紛的材質——他的鏡頭,就是萬花筒裡用作觀測的三菱鏡小孔。

廣告

數年前,鍾偉倫的女兒出生。本身並非專業攝影師,而是廣告美術指導的他,在工作和照顧家庭之間周旋.....要兼顧兩者,從來都不容易,更何況要創作?可是,如何在一日二十四小時中做三十小時的工作,向來都是城市人的「拿手好戲」:那些在列車上化妝中的白領麗人;在巴士上層,利用車頭的平面充當書桌去做(抄)功課的小學生;每天咬著三文治,手拿著電話,眼看著電郵,腿跑向辦公室的你和我,每日都在不斷把數項工作擠在一起。鍾偉倫就選擇利用上下班之間的時間做創作,把新加坡地鐵系統中的有趣角落攝下。

車廂隙縫間,他發現香港文化

列車到站,乘客魚貫下車,換上另一批乘客。來回十幾秒之間,數十個面孔從車門和幕門之間穿過。鍾偉倫在地鐵車廂與幕門中間的夾縫中創作「請小心空隙」。就在列車停站的瞬間,鍾偉倫在兩扇門中間的空隙攝下都市人趕忙地上車落車的片刻。按下快門的數十分之一秒後,又回到日常,繼續他的上班下班之旅。

「這個原本在新加坡做的系列伸延至香港。我經常來香港。就在早幾年的一次假期中,我將此情此景拍下。」

至於香港的部分,他就特別提到車站顏色:「試過拍彩虹站,很想拍這個擁有所有顏色的車站。可是效果不太好......於是我拍紅色的中環站。」香港地鐵為每個車站選擇了獨特的顏色,相鄰的車站不會重覆。在擠迫的車廂中就算你在化妝、稍眠、或是低頭族,只要到站時一瞥窗外,就算看不到站名,也可以大概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中環站很特別,顏色鮮明,而且你會看見各式各樣的人出入。」鍾偉倫眼中的地鐵,就是香港的城市縮影:「這是香港文化的重要部分。經常都在急速的狀態!」

談到香港地鐵有趣的一面,鍾偉倫特別注意地鐵站裡不同的面孔:「沿線看見很不同的面孔,也使我覺得香港的地鐵很特別。比如在中環,我們看見上班族,看見外國遊客;沿著地鐵一路走到尖沙嘴、旺角,之後的車站都差不多只有香港人。這些現象其他城市也有,但好像落差沒有這樣大。」

(本文為 WYNG WMA 2017 贊助的專題系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