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地厚天高》「廢青」變「英雄」

2017/12/19 — 9:16

圖右:《地厚天高》宣傳照

圖右:《地厚天高》宣傳照

看了本港新紀錄片《地厚天高》,林子穎導演,「影意志」監製與發行,拍攝主張香港獨立,充滿政治爭議性的新聞人物梁天琦。此片顯然不能在影院公映,因為自從《十年》爆冷越映越旺,成為國際注意的政治事件後,院商都避忌起來,怎能「不顧天高地厚」?

幸而獨立製作打游擊式放映越來越多,例如回顧1967年左派暴動的紀錄片《消失的檔案》,不獲「香港國際電影節」接納,但在今年巡迴映了很多次,相當旺場。《地厚天高》上月在藝術中心首映,據報滿座,上星期日我在香港電影資料館觀看,也似乎爆滿。這種另類放映方式,漸成常規,如果引起話題就更多人注意。相比之下,有些港片正式公映反而很冷清。

談此片之前,首先說明,我對近年香港種種政治風波當然有見有聞,不過完全置身事外,對各派政治人物都無好感,沒有興趣知道他們的詳情。因此對梁天琦很無知,更不是「本土派」、「港獨派」的支持者。然而身為資深影評人,不管喜不喜歡,各類影片都會看,去年至今便看了和談論了非公映的《消失的檔案》和「佔中」紀錄片《亂世備忘》、《撐傘》,以及獨立劇情片《片甲不留》。

廣告

今次朋友約我去看《地厚天高》,於是看了。照例不留下聽映後座談——難免偶有例外,通常就不想聽攝製者怎樣拍攝的「內情」,保持自己對影片本身的觀感。

此片主要是紀錄梁天琦多次受導演訪問的自述,穿插着他的政治經歷的攝錄片段,道出這位廿多歲青年被 2014 年「佔中」激發,參與更激進的反建制,又不滿老牌民主派,然後成為「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他曾參加去年初旺角騷亂被捕,又以「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為口號競選立法會補選高票落敗,再正式參選,由於不放棄「港獨」而被取消候選資格。結果由「青年新政」的梁頌恆代替他參選得勝,不過因宣誓時出位鬧事,梁頌恆終於亦失去議員資格。

廣告

《地厚天高》其實只是簡略提及這些實況,沒有詳細具體交代,大概認為觀眾都清楚知道。導演林子穎(她做過陳耀成《撐傘》副導演)也不扮「客觀」「中立」,明顯站在不滿香港歸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反對派那邊。片中動亂情景只見「警方暴力」,不大見到抗爭者武鬥衝突,更全無「本土派」的火爆行動。

不過,政治抗爭在片中只屬次要,主體是梁天琦其人,看來導演對他很感興趣,無論是否認同他的「港獨」政治傾向,也相當同情。妙在梁天琦自稱反共,自嘲「反中亂港」,而且屢次自認是在香港大學未畢業又失業的雙失「廢青」,曾住劏房,煙癮很大,還患上抑鬱症。直至參加激進社運揚名,才意氣風發,成為大受傳媒注意的新聞人物,以及支持者仰慕的「英雄」。

此片比較可取之處,是讓梁天琦坦述由「廢青」變「英雄」的感受,得意洋洋常說粗口,放肆大罵民主派是「老屎忽」。但成名立萬也帶來苦惱,尤其是參選波折使他感到政治險惡,競爭激烈,使他不開心。輪到梁頌恆大出風頭,梁天琦就似乎心情不好,離港前往美國進修,好像有些失落。「英雄」光彩不能持久,他是否「打回原形」,抑或變得冷靜成熟?會不會在明年初回港接受旺角騷亂的審訊呢?一切尚待觀望。

總之,政治問題很複雜。另一方面,熱血青春很易被政治激起火花,歷來青春加政治最惹火。一腔熱情又會逐漸發現政治很難玩,常會被人利用,感到失望。這種情況在早已民主的歐美也不斷發生,遑論後進地區了。而且每個世代的青春成長期,往往爆發不滿現實的反叛,無可避免。自由富裕的香港,缺乏民主普選,就成為近年青年、學生上街抗爭的「理直氣壯」理由,但演變為「武力革命」和「港獨」,當然不切實際。而且就算像歐美那樣民主化了,亦有人認為是假民主,仍會爆發反叛怒潮。

《地厚天高》通過梁天琦,觸及政治煩惱與青春迷惑,特別是由失意到得意又再感失落的過程,並不簡單。不足之處集中於梁天琦「一面之詞」,欠缺其他人對他的看法(除了個別很激狂的怒罵者)。我看後上網瀏覽一下,才知道他有不少惹起各派爭議的是非,可惜此片不提,實際上是讓梁天琦自我宣傳。

至於拍攝和剪輯技法方面,可算熟練。我最喜歡從雨中車窗拍攝街道的鏡頭,但不大欣賞多數時間只見梁天琦「講人自講」和自彈結他,並無他的生活實況,亦沒有顯示他和「本土派」的激進行動,例如他們怎樣參與旺角騷亂,為何被捕?就全無叙述,看來淡化了,把梁天琦「斯文」化了,簡直好像抑鬱小生。對比起來,同為女導演的政治紀錄片,羅恩惠作品《消失的檔案》就材料豐富得多,並且羅列多種角度,不會偏於一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