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地球最後的夜晚》故弄玄虛

2019/1/23 — 9:46

《地球最後的夜晚》劇照

《地球最後的夜晚》劇照

貴州苗族青年導演畢贛 2015 年拍出《路邊野餐》,小本製作,演員無名,但帶來驚喜,獲得國際好評,得獎不少,被譽為有藝術風格的出色新導演。

該片把貴州凱里的市鎮、古城及窮鄉僻壤拍出強烈現實感,映像優異。主體是一個「老江湖」大叔尋人的漫長旅程,富於迷離撲朔的詩意。最受讚揚是四十分鐘一鏡直落的移動長鏡頭,變化多端,特別可喜是這個鏡頭追隨着電單車、汽車、擺渡和步行,生動描述了苗區山村一對青年男女的纏綿戀情。

現年二十九歲的畢贛,首部劇情長片《路邊野餐》使他揚名, 2018 年拍成新作《地球最後的夜晚》,野心大了,有懸疑驚險的尋兇和夢幻式兩生花迷情,由明星黃覺與湯唯主演,張艾嘉參演,還局部 3D 立體畫面。

廣告

這新作沒有變為主流商業化,亦不像希治閣名片《尋兇記》和《迷情記》那樣雅俗共賞。畢贛今次更「藝術化」,簡直為影展而拍。跟《路邊野餐》同樣以貴州為背景,景物更殘舊、破落和陰暗,還有更漫長的一鏡直落,顯然「食過翻尋味」,要比前作進一步發揮獨特風格,甚至很「悶藝」。

雖然毫不通俗,但此片最近在內地公映,票房二億八千萬人元,儘管遠離《戰狼二》、《紅海行動》、《我不是藥神》等每部狂收數十億人元的驚人數字,收入也不錯了。相比之下,去年許鞍華導演,周迅、彭于晏等主演的《明月幾時有》,內地僅收六千多萬。最近劉偉強導演,古天樂、周冬雨等合演的《武林怪獸》七千九百萬;袁和平導演,張晋主演的《葉問外傳:張天志》票房較好,也只得一億三千萬人元。

廣告

票房不錯,可惜《地球最後的夜晚》不是佳作。正如有些新秀導演一舉成名後,接着的新作飄飄然「大了頭」,變成「抛浪頭」,成績不符理想。這一部故弄玄虛,造作賣弄,我十分失望。

根本不合俗眼,為何票房不錯呢?全靠吹捧為國際觸目新秀,入圍康城影展,還宣傳為驚險愛情片,內地 2018 年最後一天的除夕開映,引起好奇,一天便收二億多,然而觀眾看到「一頭霧水」,口碑很差,第二天就票房劇跌九成多。

黃覺飾演男主角,因父親逝世,回到貴州料理後事。他念念不忘十二年前的貴州往事,涉及兇殺,陰謀,尤其難忘曾經結上情緣的神秘女子湯唯。十二年後他遇上樣貌相似的女子,但不承認是當年佳人。主角於是到處查訪,尋找真相。

劇情人物非常錯綜複雜,有財有色,有性有殺,還有母子恩怨和疑似父子之情,「綽頭」不少。又把新事、回憶和夢幻交織起來,紏纏不清,真是剪不斷理還亂。我沒有興趣費神去弄清楚來龍去脈,覺得只是重複《路邊野餐》的尋人和尋夢,分別在於前作樸素可喜,新作扮成高深莫測,反而缺乏新意。

只能說,畢贛拍攝貴州風土人情別具一格,有些細節不俗。今次更側重黑色的陰暗面,常見暗街黑巷,在「黑店」打桌球,在「密室」打乒乓,又有遷拆成廢墟的歌廳,以及黑夜街坊攤檔和歌唱會。壓軸戲是長達一小時的漫長單鏡頭移動,在黑夜山城迷宮穿來穿去,更用載人䌫索凌空從一區飛往另一區。貴州各地大概頗多這類䌫索,十多年前我去旅遊時玩過,幸而有驚無險。

問題是變來變去,基本上仍然重複《路邊野餐》那幾道板斧。四十分鐘光天化日的一鏡直落,?長為一小時經常烏燈黑火的夜景,當然頗費心機,但以現今的攝錄技術不太困難,最弊是這段加強版失去前作的神采, 3D 立體更毫無必要。今次幾位明星亦缺乏發揮機會,真實感更不及《路邊野餐》的非專業演員。

畢贛是不是「一片導演」呢?他還很年輕,來日方長。今次他被「捧」壞了,且看日後能否再拍出真材實料之作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