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地緣政治 (Geopolitics) 藝術家──Alfredo Jaar

2015/8/14 — 14:42

Alfredo Jaar 作品《Gold in the Morning》展出於馬凌畫廊

Alfredo Jaar 作品《Gold in the Morning》展出於馬凌畫廊

有說社會學家將處於厄困的低下階層人分成四大類:一) 罪犯(criminals)、二) 流浪者及難民(vagrants and refugees)、三) 貧窮及低教育者(poor and illiterate)、四) 動亂分子(the political militants) 。(註)生於智利、現居美國紐約的著名藝術家 Alfredo Jaar (b.1956),將藝術與地緣政治(Geopolitics) 緊扣,尤其對第二及第三類的民眾 -即難民和勞工 - 懷著知識分子的好奇、關切與憐憫,努力揭露一般人不願正視的社會及政治矛盾。

Jaar 在智利修讀建築及電影,1981年從由軍政府統治的智利移居紐約。過去30多年來,他跑遍幾乎世界每一個角落,探索在天災、人禍及傳染病下的眾生相,深深感懷發達國與發展中國家之間的貧富懸殊。攝影無疑祗是基本步,由此帶出多元化的裝置與佈局,他拒絕客觀的紀實,擅長融合多層次的 Gazes (視點),不時呈現觀者或苦難者的觀點。地緣政治焦點取材廣闊,刻劃的對象跨越地域,如盧旺達大屠殺災民、巴西淘金者、還有香港越南難民營裡的船民等。

 

15萬巴西淘金者徒手作業

廣告

「1985年,我住在紐約 Soho,買賣黃金的華爾街就在附近,當時看到巴西淘金熱的新聞,聽到有15萬來自巴西農村的淘金者正趕往塞拉佩拉達 (Serra Pelada),感到很驚訝。那知來到現場,目睹活生生的原始人力市場,更覺震撼。」Jaar 說他是全世界首位到該地拍攝的人,並親身感受黃金買賣與黃金開採猶如天堂與地獄般之差距。

我來到了馬凌畫廊,一系列彌足珍貴的《Gold in the Morning》作品就在眼前,亦是當年 Jaar 混進礦坑中取得的珍貴視像。細看當中之「三聯作」,燈箱影像混和了晨光與泥土氣息,面目模糊的淘金工人混身黏著泥濘與汗水,即使負重達數十公斤,身體變得扭曲,動作仍充滿幹勁;同一系列七個淘金者並排站著,無畏地與觀者正視,足見拉丁美洲人樂天知命、絕處逢生的性格;另外,Jaar 亦喜用鏡子,刺激觀者跳出自戀,反思另一個角度的真相,例如在畫廊一個漆黑房間,先擺放了一個阻礙視野的裝置,讓觀者從修窄的空間中探索現場。最令人觸動,要數《Introduction to a Distant World》長9分30秒的影片,年輕的淘金男孩凝視前方,眼神若有所感,讓觀眾也陷入迷思。

廣告

《Gold in the Morning》 (三聯作) 1985

《Gold in the Morning》 (三聯作) 1985

《Gold in the Morning》 1985-2002, 彩色燈箱=

《Gold in the Morning》 1985-2002, 彩色燈箱=

《Gold in the Morning》 1985, 彩色燈箱

《Gold in the Morning》 1985, 彩色燈箱

《Gold in the Morning》(Detail) 1985, 彩色燈箱

《Gold in the Morning》(Detail) 1985, 彩色燈箱

《Introduction to a Distant World》1985 影片,片長9分30秒

《Introduction to a Distant World》1985 影片,片長9分30秒

 

揭露政治黑暗與貧富差距

「整個礦場只容男人,有的逗留一、兩個月,也有長達五年,直到金礦被淘盡。」Jaar 說:「淘金者都是自僱人仕,把淘來的金沙拿到政府處變換金錢,多勞多得。」懂葡文的Jaar曾有數星期,與這些勞工們朝夕相處,對他們徒手挖掘的方法,感受至深。「徒手挖掘極度虛耗辛勞,卻可令更多人有工作,若政府改用機器淘金,便不需要那麼多勞工,這也成了巴西政客統治人民的一種手段。」

《Rushes》 1986-2015, 2015

《Rushes》 1986-2015, 2015

Jaar 承接之前的創作概念,特別炮製了以香港及上海為主題的《Rushes》, 蟻民一般細小的勞工藏身於貧脊的淘金山區,呈現昏黃一片,突顯著左右兩旁分別以紅黑背景色作襯托的香港及上海黃金報價,恰好齊齊標升,暗諷現實世界中貧富兩極社會共存的現象。

 

曾來港拍攝越南船民

說到Jaar 對勞工和難民特別關切,必需一提這件不在展出之列的作品《A Hundred Times, Nguyen》1994 。事源越南難民問題長期困擾香港(1975-2000),1991 年 Jaar 來港時,難民被阻折上岸,人道立場與實利証策產生衝突,正是「地緣政治」的一個貼身例子。Jaar 在「望後石難民營」遇上一個越南小女孩 Nguyen ,雖然雙方言語不通,卻成了朋友。Jaar 拿起照相機連環快拍,一舉拍下小女孩四個笑臉,其後砌出共 25 個次序排列不同的版本,起名「一百次」,觀者需細心投入閱讀,才可找到分別。這也是 Jaar 的原意:否定簡單理解,讓觀者自己找答案。

Alfredo Jaar, A Hundred Times Nguyen, 1994 
(圖片來源:藝術家提供)

Alfredo Jaar, A Hundred Times Nguyen, 1994
(圖片來源:藝術家提供)

Alfredo Jaar, A Hundred Times Nguyen, 1994 
(圖片來源:藝術家提供)

Alfredo Jaar, A Hundred Times Nguyen, 1994
(圖片來源:藝術家提供)

Jaar 不算是商業畫廊的寵兒,反而是藝術展的常客,以上提及的作品祗為其中一二,皆因他創作及參與的項目至今已超逾 60 個,專題著作超過 50 本;曾參與過威尼斯雙年展(1986、2007、2009、2013)、聖保羅雙年展(1987、1989、2010)、 卡塞爾 Documenta (1987、2002);此外,繼 1985 年成為 Guggenheim Fellow 後, 2000 年又獲選為 MacArthur Fellow,在學術及藝術上的貢獻屢獲肯定。

香港馬凌畫廊《眾口鑠金》聯展,展出了 Alfredo Jaar 一系列《Gold in the Morning》作品及《Introduction to a Distant World》影片,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得以欣賞 Jaar 的作品;另外,展覽策展人 Inti Guerrero 更呈商藏家及美術館帶來已故藝術家Marcel Broodthaers、 越南裔藝術家傅丹(Danh Vo)、本地藝術家關尚智及黃慧妍、台灣藝術家何翔宇等作品,以黃金帶出社會、經濟及消費文化等議題,大家別錯過呀。

(註)Stefan Jonsson, A Brief History of the Masses (three Revolutions).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08. P.158-161

藝術家Alfredo Jaar 網址:
http://www.alfredojaar.net/

展覽:
《眾口鑠金》
"Clamour Can Melt Gold" Group Exhibition
Curated by Inti Guerrero

地點:
Edouard Malingue Gallery
馬凌畫廊
http://edouardmalingue.com/

日期:
6/8 - 12/9/2015
週一至週六 10:00- 19:0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