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城市中的男魚人和女魚人不見不散

2015/10/2 — 13:36

《三分鐘前的她》及《三分鐘後的他》

《三分鐘前的她》及《三分鐘後的他》

筆者天生不是浪漫的人,沒有驚天動地的愛情經驗,不懂情愛的事,如果以流行語來形容,可能是草食男,甚至絕食男、佛系男。

早幾天到過在柴灣的 YY9 Gallery,適逢正舉行年輕藝術家蟻穎琳的最新個展「不見不散」(Until You Are Here)(展期至 10 月 31 日),之前曾在不同的群展或開放日中看過她的以錦魚人作品,今次反而好像是第一次看到以其錦魚人為主角的畫作個展。

《一隻跳過的松鼠》

《一隻跳過的松鼠》

廣告

從掛在門口位置的《三分鐘前的她》及《三分鐘後的他》開始,入內可看到《一隻跳過的松鼠》、《啊..我的電話似乎又不見了》、《點解你硬係要遲到》、《我們很好》、《草地上的太陽油-八仙嶺》等大大小小的畫作,就好像看著以男魚人和女魚人為主角的某個愛情故事,但魚頭配上人身,不知應叫做傻呼呼,或是幽默好了,尤其那魚眼加魚咀,令整件事沒有甚麼浪漫或愛意,而是搞笑多一點,明明情景是男女兩人拍拖時出現的吵鬧或鬥氣情節,好像因為男方遲到,所以被女方鬧,或男女在公園中閒逛等,但在滑稽或幽默感後,原來《三分鐘前的她》及《三分鐘後的他》是以英國作家 Thomas Hardy 的小說《遠離塵囂》(Far from the Madding Crowd)中,新娘走錯了教堂為靈感,不過兩幅畫放在一起,魚眼對著魚眼,魚咀對著魚咀,可能原本想表達出人生的種種錯過或起伏,但還是太有喜感了。

廣告

《啊..我的電話似乎又不見了》

《啊..我的電話似乎又不見了》

現在就好像看著一些城市喜劇般,男女主角是鬥氣冤家,又或相愛卻總是遇到大大小小的天災人禍,搞到男女雙方愛得不如意,不暢順。筆者其實很喜歡男女魚人對望,好像沒有表情(我不是專家,不知魚的表情是怎麼樣),可以是錯愕,可以是漠不關心,也可以是其他。不過,筆者也到自己在現實中看到或在網上看到種種男女對望情況,除了含情脈脈之外,都是吵架時的對望,那種好像電影電視情節中的錯愕對望,心想原來是你等,真是沒有遇到過,現實是現實,情節是情節。

《我們很好》

《我們很好》

另外,在幾幅近作中,也看到以香港地方為背景,除了《草地上的太陽油-八仙嶺》中的八仙嶺,其他作品也有大會堂、香港動植物公園噴水池等,或者之後可以借用一些本地小說、電影或電視情節為背景,將男魚人及女魚人的愛情鬧劇繼續鬧通全港九新界,或者更能反映到本港城市男女的內心喜怒哀樂,七情六慾。

《草地上的太陽油-八仙嶺》

《草地上的太陽油-八仙嶺》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