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城市和記憶都消失於光影中

2015/5/22 — 13:29

葉梵「Lost City」雕塑系列

葉梵「Lost City」雕塑系列

這個城市以前是怎樣的呢?而我回憶中的這個城市又是怎樣的呢?早前到了位於柴灣的 YY9 Gallery,看剛開幕的「城市記憶」(City Memory)(展期至 7 月 31 日),同場展出了兩位本地年輕藝術家葉梵(Vaap Ip)及黃振欽(Leo Wong)的作品。無獨有偶,他倆的作品都以 Lost 為名,葉梵作品為「Lost City」系列,而黃振欽作品為「Lost Memory」系列,豈不是城市失去了,記憶也失去了,那麼剩下的是甚麼,難道真的甚麼也沒有,不是 the city is dying,而是 the city is dead。
在這次展覽中,葉梵主要展出他的「Lost City」雕塑系列,一個金屬建築物群結構構成的小島般,裡面可找到一些建築起重機、風箏等,都有一個大大的電燈泡在裡面,所以雕塑就好像燈罩一般,並有吊燈及座檯燈兩種款式。開著的燈泡亮得奪目,光線透過金屬支架,照出一個個方形的倒影在牆上。燈火通明的鬧市,摩天大樓林立,就算是晚上燈都是不關上,好像亮著才能代表這城市沒有死去,但燈出來的影只是窗框而已,沒有人,也沒有物件,這城市就好像在自燃著,把所有東西都燒掉了,又或是根本只有建築物,沒有人,是空心的建城市,明亮得寂寞淒涼。展覽中也看到他一張「Lost City」畫,令筆者想起他幾年前另一個聯展中的「Lost City」畫系列,當平面的「Lost City」進化為立體的「Lost City」,好像變得光芒萬丈、金碧輝煌,但其實更突出了一份空無一人之感。葉梵「Lost City」雕塑系列

葉梵「Lost City」雕塑系列

而黃振欽作品主要是兩幅「Lost Memory」畫系列,筆者記得曾看過其中一幅,今次兩幅放在一起,好像黑白相片般,白底上畫上黑色的圖畫,一幅是電車及等候的乘客,另一幅是飛機及一些人,畫面都有著一條條彷彿裂痕的痕跡,而畫框上也有一些好像那些掉下來的碎屑,就當作是記憶的逐小逐小失去的過程吧。除了這兩幅作品,他還展示了一件玻璃雕塑,由一塊一塊玻璃片砌成的建築物,前面放了一個電燈泡,同樣地令筆者注意的是那黑影,或者人們對這城市的記載,其實都是虛無的,只是我們以為會牢記於心中,但其實那些記憶就會隨著時間而淡化,有一天我們只是記得一些似是而非的片段而已,而且那被記著的實物,可能早已不存於世了,人去世了,景物被移走了。

廣告

黃振欽「Lost Memory」系列

黃振欽「Lost Memory」系列

廣告

黃振欽「Lost Memory」系列

黃振欽「Lost Memory」系列

或者,這次展覽最令人留下印象的是那些燈光,城市充滿了燈光,其實有沒有不是燈火通明的現代大城市呢,是不是不開燈就不能代表一個城市的存在?而所謂的記憶,就好像是光一樣,都無法真的拿在手中,你或者可以拿著燈,但不是光。

為何總是覺得以前比現在好,而同時又會期望將來會更好的呢?豈不是現在是最差?以前香港就是社會安定,經濟繁榮?將來就會平穩美好,上下一心?而現在就一面倒的差?原來活在當下是最痛苦,而回憶及期望是對現實不滿的舒緩劑?

或者,以前的香港比現在更光,更像是東方之珠,但筆者記得以前的香港沒有很多需要放煙花慶祝的日子,現在不只大廈多了,人也多了,鐵路站多了,放煙花的活動多了,但彷彿早已不是甚麼明珠了。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