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城市速寫,記錄當下

2015/5/7 — 11:43

【文:陳志朗、區健明、滑蛋豬扒飯(故事館實習記者)】

人是城市的生命,速寫就是認識城市和自己的故事。
---Gabi Campanario

城市速寫是一項全球運動,簡單來說,就是在短時間內利用畫簿記錄城市生態。這個概念源自一名西雅圖專欄作家 Gabi,他借鑑網上拍照打卡風氣,開始反思科技的便利和萌生起畫畫打卡的念頭。

廣告

自 10 年起,Gabi 看到世界各地畫家旅遊時,會以畫畫代替相機作紀錄,真誠地畫下周遭環境,記錄當時的氣氛和感覺,加深對當下的印象。Gabi 更在網上結識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故開始了城市速寫的運動。運動至今超過六萬人的支持,組織成員包括倫敦、巴塞羅拿、紐約、三藩市、里斯本、星加坡、首爾等。在各大的社交網站如 Facebook、Twitter 和 Instagram 也可以找到城市速寫的群組和專頁。

速寫香港堅持城市速寫人宣言,除了利用圖畫如實記錄當下,介紹居住和旅遊的地方,和分享故事外,大家更必須互相尊重和鼓勵創作。負責人 Alvin Wong 表示除了文字外,也希望透過這個媒介可以為城市做紀錄,分享香港的故事。

廣告

城市速寫人宣言 Our Manifestos:

1- 我們在室內或室外素描繪畫,捕捉我們當下觀察到的事物。

2- 我們的圖畫訴說周圍的環境和我們所居住及旅遊過的地方。

3- 我們的圖畫記錄當下所處的時間和地點。

4- 我們如實的記錄我們所看到的景象。

5- 我們使用任何一種繪畫媒介和尊重個人的風格。

6- 我們相互支持和鼓勵群體繪畫。

7- 我們在網上分享我們的作品。

8- 我們向全世界展示一時一事一畫。

Alvin 的寫生也是從旅遊開始的。「一開始只是單純的想為旅程做個人紀錄和遊記。後來認識了其他同好,才決定開始速寫香港這個組織的。回想起來,那是一個十分瘋狂和正確的決定吧!」Alvin 認為相機記錄得太快,自己還沒看清楚和感受足夠便要離去,對很多事物的印象都不太深刻,更不要說發生感情。所以他希望用畫畫的時間靜下來,用畫筆代替相機拍攝故事,慢慢欣賞風景,感受更多人和事的交流。因為工作關係,Alvin 也習慣帶著素描簿到處去,在工作閒時也可以隨心隨意地畫,認識香港的獨特一面。「自從畫畫後,對城市的認識和了解倍增。為了畫畫,我去了很多我原本不會去的地方,如石壙場和魔鬼山等。還記得上魔鬼山時,那美麗的風景真的令我嚇一跳,想不到香港會有那樣的一個地方。這一切使我更想為自己的城市做紀錄,更了解自己居住的城市,發掘更多香港的故事。」

Alvin 在不同地方畫畫的時候,也會碰上公共空間利用的問題,他表示他一定會平心靜氣和對方了解清楚。「在同一個地方,為什麼他可以拍照,而我卻不可以在畫畫?有任何問題或爭執時,我大多堅持立場,問清楚管理員不可以畫畫的原因,報警也沒有問題。在大多的情況下,我也可以繼續畫畫,他們沒有把我趕走的原因。」城市是大眾的,那是屬於大家的公共空間,大家也有使用這個空間的權利。作為公共空間的主人,為什麼不可以在自己的地方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在社會上,人們受的管制太多了,為什麼生活不可以少一些約束?

Alvin 深信畫畫可以幫助成員加深對城市的了解和公共空間的運用。速寫香港的成員都愛在群組內分享日常生活的點滴,利用素描簿和畫筆畫下城市的不同面貌。如在街上的咖啡廳,城市的古物古蹟或是街角的暗處等等 。「隨意,隨心是很重要的。但你想畫這樣東西,也應該有個原因吧! 我希望大家在畫畫時可以知道自己為什麼而畫,而並非為分享而分享。畫畫不能忘記初衷。速寫香港主要是介紹和分享城市。而且畫畫不只是單純的紀錄,更要畫出背後的故事。我們要畫我們見到的,而不是大家所記得的。有些人只畫了一幢建築物,卻忽略了他的附近環境或者背後故事。畫畫並不是單純的利用顏色和線條組成圖畫,是要利用筆觸表達情感,讓大眾了解和明白你所希望分享的故事。」

速寫香港的成員也喜歡和世界各地的城市速寫人交流,那不但是一個有趣的畫畫體驗,更在文化,藝術和生活中,為雙方帶來全新的衝擊。世界各地不同的速寫人會到各地方旅遊,他們會參加彼此的速寫活動,把自己的生活和故事投放在不同的地方。香港總是說自己是一個開放的城市,其實卻是一個空間不斷被壓縮的地方。Alvin 也有他的看法:「畫畫真的比以前困難。我在香港的街上畫畫,很多人會走過來看看我在做什麼,畫什麼。我當然也樂意跟他分享,甚至聽聽不同人的故事。但他們定是覺得在街頭畫畫很奇怪吧。但我去歐洲旅行畫畫時,人們跟本不會理我,因為畫畫或者藝術在歐洲人的生活中,是一件平常不過的事情。」

除了記錄城市的生態外,速寫香港更關注城市變遷和城市空間轉變的問題。速寫香港早前到過中環嘉咸街、觀塘裕民坊和灣仔船街畫畫,希望在清拆前為社區的回憶作紀錄。香港的囍帖街就是一個代表,市民在重建後很難過回以前的生活,適應新的生活也很難。市區重建對社區有很大的影響,除了打擊了社區經濟外,更破壞了社區的關係網。社區面貌轉變得太快,消散的不只是建築物,更重要的是人情味。「我以往是不畫人的,因為我不太精通。有人才有故事,所以我近年來在畫中愈畫愈多人,那不但可以作為比例,更可以連繫不同的空間和故事。人是城市的生命,沒有人就沒有故事。」Alvin 說。

在推廣和教育方面,速寫香港舉辦過大大小小不同的活動,反應非常好。如老爺車展覽寫生活動中,他們擔心並非每個人也喜愛老爺車,而且畫的主題更不是一貫的風景畫,會令參加者減少。但活動卻比預期的好,車主不但沒有反對他們畫畫,反而主動分享和交流,詳細解釋有關老爺車的知識,十分讚賞他們的活動。而最近和瑪利諾修女學校合辦的活動也十分互動,和學生一起畫畫。「她們不只是學習畫畫,更和香港的古跡和文化交流。他們是香港的未來,在他們身上種些公民和藝術的種子,是很美麗的事。」此外,他們早前和展城館合辦的展覽也十分成功,成功吸引大批市民入場,加深了他們對速寫和城市景貌的了解。他們更會和其他城市速畫團體一起畫畫,交流大家對城市和社區的看法。如早前和事吉茶記一起到中環嘉咸街街市和牛棚一起畫畫。

或許在未來,城市會有更多劃時代的變遷。那時,我們可以透過他們的速寫,再看看城市的生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