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堅持定頑固 — 王榮祿為何想要跳著舞去火星?

2019/2/28 — 10:11

50歲的舞蹈家王榮祿已經接近五年沒有在舞台上編演長篇作品了。

對於一個跳了30多年舞的人來說,這是一段非常長的時間。

1989年,王榮祿帶著對現代舞的夢想,從馬來西亞來到香港,並加入香港舞蹈團擔任舞者。年輕的時間走得很快,王榮祿帶著夢想來,生活在香港久了,也在這裡扎根。2002年,他與周金毅成立了不加鎖舞踊館,致力在香港推廣現代舞,到了今天,他已經是舞蹈界的資深人物,年輕的舞者「阿祿、阿祿」的叫他。

廣告

阿祿最近忙著探討身體與社會的關係。不加鎖舞踊館在去年十月開始了「舞蹈身視野」計畫,以身體研究為中心,和香港的小孩、老人、文字工作者等不同社群交流,探討身體與社會的關係。計畫結束之後,作為總結,王榮祿要重新登上舞台跳舞了。

但要跳什麼,王榮祿想了很多。

廣告

前一陣子,王榮祿參加了雲門2藝術總監鄭宗龍的講座。所有人都想知道鄭宗龍準備如何接下雲門創辦人林懷民的棒子,但鄭宗龍只說他的家鄉艋岬,說他怎麼跟黑社會走在一起,怎麼逃學、做生意,一句也沒說他將來會怎麼帶領雲門。「我心裡想,這個答案太好了,」王榮祿說,「他的願景不是口號,而是用他一路在做的事情讓別人知道,他是怎麼樣的人,是怎麼樣的舞蹈家。」

這讓王榮祿開始想,他是個怎麼樣的人呢?他的舞蹈是什麼呢?「我想要說我的以後,以後我要跳著舞去火星。我想去這樣一個未知的地方,雖然未知,但我依然會帶著舞蹈去。」

王榮祿說,他與舞蹈是一段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的關係,這次,他要跳到火星去。

王榮祿

王榮祿

如果你能聽見火星上的聲音

去年年底,美國太空總署(NASA)公佈了兩段洞察號在火星上的錄音,錄音傳回地球後,地球上的人都很興奮。王榮祿因為好奇也下載了這兩段錄音來聽。他以為外星的聲音一定很新奇,結果火星上的聲音,只是低沉的風聲而已。

「我心想,什麼啊?」王榮祿大笑。「之後才發現,原來人對於未知、對於火星有想像跟期待,所以聽到來自未知聲音就好興奮。在跳舞的時候,什麼音樂會讓我有興奮的感覺呢?我一路都在尋找這樣的音樂。」

聲音對舞者來說可以是創作的啟發,但王榮祿從來沒想過要怎麼跟火星的聲音去跳一支舞。在地球的鄰居火星上,聲音是一陣風,那在王榮祿的火星上,聲音又是什麼樣子呢?

「我需要慢慢瞭解對阿祿來說火星到底是什麼,這樣我才能知道,火星上的聲音到底是怎麼樣的,」為《跳著舞去火星》做聲音設計的劉曉江說。

所以創作定型之前是大量的對話。「一開始我們將所有問題拋向阿祿。為什麼是火星?你覺得這個作品是什麼?你喜歡什麼?你的人生怎麼樣?」當時王榮祿聊了很多他的人生經驗,他提到傳承和堅持,但對於作品該是什麼樣子,大家都摸不著頭緒。

「第二次開會阿祿說了一個故事,」劉曉江說,「他當年離開馬來西亞的時候,他的老師跟他說了一句話,持之以恆。聽完這個故事之後,突然間我可以明白他說傳承的意義在哪裡了。所以我們很重要的創作過程是聊天,去聊這個作品對阿祿來說是一個怎麼樣的作品,將屬於他的事情挖掘出來。」

劉曉江

劉曉江

王榮祿的火星開始有了形體,接下來劉曉江要找到它的聲音。排練的時候劉曉江會準備不同的聲音素材,觀察跳舞的王榮祿有什麼反應。有一次他帶了一台卡式錄音機和在深水埗找到的幾卷老錄音帶,錄音帶上的聲音都已經花了。「我不知道這些錄音帶放了多久了,但是那些損傷對我來說是一種痕跡,」劉曉江說,「當時我們聊到一些很私人的、關於回憶的東西,我就在想這樣的聲音,會不會勾起什麼呢?」

老錄音帶的聲音讓王榮祿重新感覺到他剛抵達香港的時候,上芭雷舞課程的心情。街頭紅綠燈和放慢四倍的蕭邦,讓跳舞中的王榮祿突然坐下來,好像在思考什麼。「我不是播一段音樂然後看阿祿怎麼動,而是我透過音樂或是聲音,更瞭解表演者與編舞怎麼與音樂反應,慢慢瞭解他對聲音的習慣。創作裡面的溝通可能就是這樣的,他跳舞,我播音樂,我們像是在用音樂和舞蹈對話。」

時間是我們最好的伴侶

對話與提問也延續到了舞台上。一直在演出中跳舞的邱加希,在《跳著舞去火星》中轉換了演出方式,以聲音而不是身體出演,負責的事情是問問題。

「我看著阿祿的身體,看著他的動作,不自覺就會有很多問題想問。我某種程度當他是Google或是Siri,我想問的問題他答也好,不答也好,但我總會找到一些線索。」

邱加希說,她純粹是問一些自己好奇的問題,像是跳舞這麼多年,如果一向跳得很差,或是很沒成就感,那你會不會還很樂在其中呢?你的興趣,或是你一生投入的志業,是不是一定跟你的成就有小小關係呢?「再深入一層,其實是什麼叫做堅持呢?什麼叫做頑固呢?那麼現在這個階段,阿祿是堅持一些事情呢?或是對一些事情頑固呢?」

邱加希

邱加希

王榮祿覺得,這些問題非常難回答,而且不同的時間會有不同的答案。

「我的聲音像是一種道具,就跟燈光一樣,需要在很好的時機出現,不然就會沒有任何化學作用,」邱加希說,「我覺得問第一條問題尤其難。所以排練的過程中,我們一直在找這些適當的位置問問題。」

邱加希分享了一個排練中的神奇瞬間。「《跳著舞去火星》在說阿祿的將來,但是某種程度來說,他的現在其實是我的將來,我渴望的將來跟他想要的將來是什麼呢,我們就好像在將來這兩個字裡面溝通。」邱加希說,王榮祿的舞蹈有很多即興的成分,他會在即興的表演裡面拆解邱加希的提問。「我們一直都在對話,而阿祿用身體回答我。」

朋友知道邱加希和王榮祿合作,還擔當問問題要角,紛紛提出了這樣的問題:祿總還跳不跳得了啊?邱加希每次都回說:「你們都不知道,阿祿好X勁啊!」

王榮祿在《跳著舞去火星》之前,沒想過自己的極限在哪邊,做了《跳著舞去火星》之後才發現,「不做不知身體好」,原來他的身體還是很厲害的。

「我想,時間是我們最好的伴侶,」王榮祿說,「創作的過程需要醞釀,我最開心是在《跳著舞去火星》中,我們不計較地去創作,大家都給出了很多時間。我覺得觀眾在看的時候,也能品味出這個時間,因為你在看的其實都是當下那個moment而已。」

經過「舞蹈身視野」計劃與《跳著舞去火星》,王榮祿更加確定所有人都有自己的律動,是不是舞者、屬於什麼界別,其實沒有那麼重要。「跳舞是身體的一件事,所以很少用『現代舞』這個字。我現在跳舞也越做越簡單了。」

左起:邱加希、王榮祿、劉曉江

左起:邱加希、王榮祿、劉曉江

---

《跳著舞去火星》

時間:2019 年 4 月 12 至 13 日(五、六)20:00、4月13至14日(六、日)15:00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票價:$220
票務:門票於即日起在城市售票網售票處、網上、流動購票應用程式及信用卡電話購票熱線發售。

更多節目詳情可前往網頁:http://www.bodydancevision.com/production

(本文為立場新聞 x 不加鎖舞踊館《跳著舞去火星》的合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