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場內默默付出的電影人 動作指導李忠志

2015/6/22 — 11:07

《殺破狼 2 》動作導演李忠志(左)及導演鄭保瑞(右)。中間為該電影的海報。

《殺破狼 2 》動作導演李忠志(左)及導演鄭保瑞(右)。中間為該電影的海報。

【文、訪:陳龍超;攝:黎秋旺】

當今天稱呼動作指導或動作導演就是一份進步、一份尊重,以往都叫做武術指導(武指),身分聽來不高,但角色卻相當重要,尤其是以動作、武術食糊的電影或電視,好萊塢對於stuntman(特技人)很尊重,當做Double完成了危險動作會得到現場掌聲,香港戲行就較少這類欣賞文化,Ok Take之後就趕快接下場戲,時間就是金錢,所以某些著名導演會用Foul Language去「刺激」起整體工作節奏,大伙避免摰愛親人被問候,都會在導演眼前走快兩步,表達超爽感覺。

於是幕前幕後都是「戲」,基本放飯都是三扒兩撥,Chur住食,跟星爺Loop作《喜劇之王》極之相像(不少行內工作人員的摰愛作品),離地一點的解說是靈活,踏實點就借用馬克思說法就是資本家對工人一種剝削,本地電影行業雖早被喻為甚麽東方好萊塢,但工業制度其實相當落後,即使成立了工會,對從業員保障明顯不足,像早前好好先生攝影師(高佬)因工作身故(因未有簽約,屬臨時工),都是大伙夾份籌期搞定。而這方面首當其衝就是特技人或武師,部分例子就是受傷後,失去了工作能力,也只能獲取小量賠償,這是行業華麗背後的黑暗...

廣告

他有傳統根基,也有一種現代感和開放性

廣告

武師、動作導演就是無名英雄,明明亮麗動作由他們一拳一腳創造,只是威風、光環往往由文戲為主的導演一個唔該就摘去,筆者喜愛首選是相當謙卑、溫文的董瑋。動作俐落又有新意,古裝片是最佳表演場地,而另一位風聞很久就是志叔(李忠志),初次見面時還是成家班的中堅,為大哥服務。

《新警察故事》算是起步舞台,成家班當時已是過去式,大哥有戲開才會聚首,而志叔則跟不同導演如陳木勝合作,慢慢嶄露頭角,成家班都有不同強項,盧惠光強在腿上功夫,某些玩彈床擅翻騰,而志叔則打拳擊,成龍動作特色著重節奏,與環境配合,甚麼家具也可成為搏擊工具,由於像一場舞蹈,拳腳力度感覺不重,像北派雜耍,反而容易「入屋」,一家大小收看,而成龍電影系列為志叔奠定了很紮實的基礎。

「因為他既有傳統根基,也有一種現代感和開放性。」阿瑞(鄭保瑞)解釋找志叔當《殺破狼2》動作導演的原因,簡言之就是有實力,並且跟得住個Trend,志叔擅長揉合不同搏擊套路,儼如示範一場混合格鬥(MMA),戲內不只有尾場大打,還有監獄走犯互揪場面。

不想為打而打

「今次動作設計有何難度?」筆者先來一條標準題,「最難就是尾場大打,我們一來就拍Ending,演員們都未完全掌握角色,而且三位都是演員,以往最利便就是武師跟主角對打,由於武師懂做反應(即被打),很容易做出效果。而今次場地很平很乾淨,沒甚麼道具可借助催生打鬥,還要設計三位角色不同打法,故頗具挑戰性。」

跟志叔今次合作的演員分別是吳京、Tony Jaa和張晉,全部屬揪得之人,同場表現特式、風格就是難度,「原本想Tony Jaa有點不同,後來導演想真,咁貴請他演出,都是出番佢的風格,張晉就全程玩斯文,著靚靚打交。」戲中最打得的人設定是身形較矮小的張晉,「要讓觀眾覺得合理,張晉就要夠快,就係出拳的空間上,以快去贏吳京和Tony Jaa。」

這場大打表現亮麗,由於文戲有舖排,轉接不需對白交代,「以往通常會講對白,但是其實眼神,就已經明哂,他們不是以砌人為樂,背後要有對打動機。」志叔不想為打而打,所以志叔都會和阿瑞好好溝通,要了解當時演員的心態,例如聯手打張晉,他倆能夠如此協力,爆發小宇宙,因為都抱著要救回Tony Jaa戲中的小女兒的心志,動作就是為戲劇服務。

人際配合比電腦特效好睇

筆者認為最具吸引力就是監獄放犯武鬥一場,阿瑞明言花了不少文戲篇幅去舖排,「導演不想場戲太多cut shot,想做長一點,有暴動的感覺。」志叔道,出來效果很新鮮,Tony Jaa和吳京玩追逐,身邊大量逃犯繼續廝殺當背景,感覺好似Walking Dead,而整整四分鐘的戲都像是一個鏡頭去完成,說是好像因為部分是由電腦去合成,「未開機前,都試了四天,試打、行機位、再由演員埋位,一個鏡頭打一分鐘,要好多配合,好像張晉由二樓跳下,要處理上威也和鬆威也,攝影師則拿著Steady Cam走上走落,一個演員不配合,就拍唔到要重來,這場戲一共拍了十幾天。」

志叔分享著,過程聽來辛苦,但他表情卻甚有滿足感,今天用上電腦特效似乎沒有不可能的任務,但觀眾想看反而是這種演員間的無縫合作,成場戲一氣呵成,加上兩位主角互相追逐合理,叫人看得痛快。

細節裡定成功、失敗

電影從來就是一項集體創作的成果,上下愈同心,出來的效果可以有天淵之別,甚至可以有奇蹟,這是一個很神奇的工程,因此每齣電影都是一個有機的生命體,各有屬於自己的一條命,是好是醜,決定可能在細節裡,唯願莫忘戲行裡很多不為人知的幕後英雄。

《殺破狼 2 》動作導演李忠志(左)及導演鄭保瑞(右)。

《殺破狼 2 》動作導演李忠志(左)及導演鄭保瑞(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