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場刊設計】雌雄同體的孔雀之書

2019/1/16 — 11:33

“The sexual struggle is of two kinds; in the one it is between individuals of the same sex, generally the males, in order to drive away or kill their rivals, the females remaining passive; whilst in the other, the struggle is likewise between the individuals of the same sex, in order to excite or charm those of the opposite sex, generally the females, which no longer remain passive, but select the more agreeable partners.”

——Darwin, Charles. (1871), The Descent of Man and Selection in Relation to Sex

2013年,受到香港設計大使的邀請,我跟一眾年青而傑出的設計新力量,一起遠赴比利時布魯塞爾參與Design September 2013。在籌備展覽的過程中,我們嘗試突破性別的固有界限,以「性別」作為是次展覽的主題,定名「她’ 它’ 他’」(ta’ ta’ ta’);透過不同的設計創作,重新定義當今社會的框架與生活方式。我們從不同的媒介出發,從帽子到配飾、服裝到書籍,甚至多媒體設計,務求設計出了一系列讓觀眾目不暇給的作品。

廣告

為了這次展覽,我特別設計了介紹我們八組設計單位的場刊,給遠在比利時的觀眾留念。

廣告

由於是次展覽以「性別」為主題,我就想,什麼Icon能一次過滿足兩個願望,既是男,又是女呢?

經資料搜集後,我發覺「孔雀」就可以滿足我的要求。孔雀,外表極像披上華衣的美艷皇后,頭帶鳳冠,臉抹濃妝,打扮得花枝招展、走起路來更是阿娜多姿,還拖著又長又豐滿的尾巴,絕對有出巡的氣勢;但實際上,鮮艷羽翼下的牠是雄赳赳的男兒之身,孔雀開屏艷壓全場,為的是與群雄爭一日之長短,吸引心儀的雌鳥進行交配,繁衍後代。至於雌性的孔雀,則是灰啡色、暗淡無光、肥肥矮矮、有點兒像火雞的「師奶」鳥,遠遠不及雄鳥般艷麗。

因此,我就決定用上雌雄性徵皆集一身的「孔雀」作為設計概念,製作此場刊。

此場刊的每道細節設計,我也參考了孔雀的造型而生的,包括:

01_ 開本的長、高、瘦是仿孔雀的體形;

02_ 主色調選用了藍、綠、金,三種皆為孔雀身上的顏色;

03_ 書邊上的藍色眼睛圖紋與金色紋理是仿孔雀羽毛而成的;

04_ 內文標題字體選用了「Fat Face」,是一種筆劃粗幼對比極強的Modern Typeface,感覺既優雅,又雍容華貴,極像孔雀的型態;

05_ 封面用上了綠色與藍色重疊的圓形圖紋,象徵孔雀開屏;

06_ 此書總共選用了三種紙張,封面紙為186克的純白花紋紙(像羽毛般的質感)、印有設計師資料的紙為70克白廣告紙(又輕又薄,具透明感,展現陰柔的一面)、印有設計作品的紙為115克嵩高紙(顏色自然淡黃,順滑手感,厚重,印色極亮麗,展現剛陽的一面)。而兩種內文紙一陰一陽、一剛一柔,尺寸也一闊一窄,「卡啦卡啦」的重疊配合,喻意孔雀的雌雄同體;亦使書邊「長短開合」,像孔雀尾巴的姿態。

07_ 最後,書脊只縫上一線「綠」,作輕輕點綴。

結合場刊的內外細節,隱約呈現了孔雀與陰陽的概念於書籍設計上。

Curator╱Hong Kong Ambassadors of Design
Design╱曦成製本 Hei Shing Book Design
Size╱150mm(w) x 245mm(h)
Cover Paper╱Heiwa Paper - Boss, Yuki 186gsm
Publisher╱Hong Kong Ambassadors of Design
Year╱2013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