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塵上不囂

2017/5/22 — 9:55

程教授與周海蓉感情複雜。
演出攝影:Carmen So
(圖片來源:香港話劇團 facebook)

程教授與周海蓉感情複雜。
演出攝影:Carmen So
(圖片來源:香港話劇團 facebook)

【文:林安喬】

正如劇名,它是一齣難以令人記得的戲。

故事講述女作家飽受病痛煎熬,想盡辦法令自己從痛苦中釋放。

廣告

我不停在想這是否編劇自己的寫照 — 癌病、婚姻遇問題、生無可戀。從事創作的人,需要從生活活出靈感,生活中的激情給予養份,才能孕育好作品。劇中女主角可能是透過婚外情而取題材,而親自結束它並將情人推向相對沉悶但穩定的婚姻,暗喻創作已死,因為病魔慢慢地將它推向滅亡。

周海蓉委託記者(黃慧慈飾,右)替她寫自傳。
演出攝影:Carmen So
(圖片來源:香港話劇團 facebook)

周海蓉委託記者(黃慧慈飾,右)替她寫自傳。
演出攝影:Carmen So
(圖片來源:香港話劇團 facebook)

廣告

對於曾經瀕臨死亡邊緣的人,尤其曾經有實在的自殺想法的,或對生命的意義曾作好好反思的,此劇應該不難引起共鳴。可是劇中試圖以佛教思想貫穿全劇,思想太深,單單道出佛語而沒有加以解釋,對於沒有慧根、道行膚淺的我未能了解。

周海蓉到佛寺拜訪法師(周志輝飾,左),想要出家。
演出攝影:Carmen So
(圖片來源:香港話劇團 facebook)

周海蓉到佛寺拜訪法師(周志輝飾,左),想要出家。
演出攝影:Carmen So
(圖片來源:香港話劇團 facebook)

蘇玉華一向不溫不火的演出是否得宜,實可商榷。以自焚結束生命、以焚燒肉體作為宣告創作已死,這可是情緒推上最高峰的事,非有堅定的決心不可。或許來一個「焚心以火」的悲壯,會更得人的同情。

最後,結局道出作家因自焚而令作品大賣,家人推著一個半死不活的人出來慶祝,說為大成功,說明了創作的銅臭氣。而慶祝生日這刻似乎說明了「只要活著便好了」這種膚淺的意念,對於她能否再創作,生命可否再熱熾,家人似乎太過樂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