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夕陽戰士》本港黑色悲喜

2018/7/26 — 9:39

《夕陽戰士》 劇照
來源:神戲劇場 Facebook 專頁

《夕陽戰士》 劇照
來源:神戲劇場 Facebook 專頁

黃秋生與甄詠蓓、張珮華成立的「神戲劇場」,演出過《Equus 馬》、《狂揪夫妻》、《仲夏夜之夢》、《搞大電影》等翻譯劇。最近在「香港演藝學院戲劇院」上演《夕陽戰士》,並非歐美名家劇作,而是本港創作的新劇。

《夕陽戰士》由黃秋生與龍文康合編,方俊杰導演,不但完全描寫香港人、香港地,亦不用名牌卡士。連身為此劇「靈魂」的黃秋生,也只是「神出鬼沒」式亮相,正式主演是四位多才多藝的「演藝」男畢業生,注重「土產」人材。

劇名有點像漫畫奇俠,亦使我想到美國科幻片《未來戰士》和日本武侍片《黃昏清兵衛》。其實「戰士」純屬象徵,此劇描述四個人到中年的舊同學,在中學老師喪禮上久別重逢,交織着滄桑感慨和黑色幽默,發展出很現實而又荒謬的情節。

廣告

一開始的教堂喪禮,就富於黑色幽默,以及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的荒謬。四個舊同學都運程不理想,各有家庭和事業上的挫折,包括滿肚怨氣的體育教師(張銘耀飾演)、經常欠債的膽小警員(邱頌偉)、不再彈琴的結他手(馮志佑),以及一個本來被認為必有成就的聰明人(鄧智堅),變得好像神智失常又未老先衰。

他們重聚的情景抵死惹笑,穿插着青春學生年代行山露營的趣事回憶,對白頗妙。談到那位影響他們甚大的老師,敬愛中也有滑稽,例如由拜關公變了信耶穌,而老師之死亦

廣告

古怪。最特別是這位有些像「鬼佬」的老師,中國民族感很強,念念不忘「保衛釣魚台」。

劇情發展下去,就是四個「廢中」為了實現老師的遺願,駕船揚帆出海,企圖把他的骨灰放到釣魚台。海上航行情景很烏龍,成為搞笑荒謬劇,完全迷失方向,但老師的「靈魂」啟發了他們重新振作,成為「夕陽戰士」。

此劇引起我一些感觸。首先是靈堂戲,由今年初的黃愛玲而至不久前的劉以鬯,我到靈堂鞠躬了很多次,稍後還要參加包錯石的喪儀,這一年的「白事」實在太多,對此劇的黑色幽默不禁苦笑。亦想到,越來越多外地和本地的戲劇與喪禮有關,似乎多過「家有喜事」,是否與人口老化有關呢?

可喜的是,本港舞台劇提及行山也多了,顯然因為行山已是香港生活一部分,「一舖清唱」演出《石堅》就以行山為主題。甄拔濤《灼眼的白晨》描寫幾個男女同學及離校後的變化,也有行山宿營。《夕陽戰士》還多了海上活動,提到獨木舟,下半部更發生在半帆半機動的漁船上,在舞台轉來轉去。

至於重提「保衛釣魚台」,很懷舊。儘管現在香港「本土派」再無那種民族感情,甚至認同日本多過認同中國,或許忘記了1996年陳毓祥為「保釣」死於釣魚台海域。此劇則「反潮流」地念念不忘釣魚台屬於中國,也可算難得。

整體來說,我的觀感是前半的黑色幽默不錯,後半的航船戲比較單調。此外,《夕陽戰士》全男班,其實涉及三角戀的情仇,還有婚姻及子女的生離死別情況,不過台上全無女角出現,僅得女聲讀出一封信(由韋羅莎聲演)。對比之下,《灼眼的白晨》舊同學們有女有男,就比較豐富多采,亦更有新世代風味。

今次四男各有特色,都很麻甩生動,鄧智堅尤其把半痴半醒演得妙。馮志佑就自彈自唱壓軸歌曲《逆風》,亦由他作曲作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