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夢之花嫁 — 難得糊塗 活在夢中

2016/3/29 — 12:00

【文:准熙】

岩井俊二睽違多年終於再次帶來新電影作品,這次亦沒有令他的擁躉失望而回,筆者更可以大膽一點說是等待多年是值得的,更可貴的是長達3小時的導演版故事完整,鮮有多餘的沙石,令人不禁讚嘆電影劇本之精妙及導演功力。

以《夢之花嫁》為題看似代表充滿少女情懷的夢幻婚禮,岩井卻在電影的開初部份便狠狠地打碎夢幻,當頭棒喝式地告訴觀眾這不是一個如他前作《四月物語》般的清新純愛故事。

廣告

疏離都市

電影開首已經打下了都市疏離,人心寂寞的基調。主角七海(黑木華飾)是人來人往的東京鬧市中的一顆空虛的心,渴望得到愛,卻不信任愛。女主角在繁華的都市以社交app Planet聯絡等待那一個素未謀面的男子(有趣的是從岩井俊二的成名作《情書》番一番已經是20年,人溝通的方法已經由書信轉為app),糊里糊塗地竟也和這位男子相識、談戀愛、結婚,如此平凡中帶點幸福的過程,似乎是女主角一直渴望的生活,然而她卻從不信任這種模式的戀愛,認為自己是「在網上購物般地隨手買了一個丈夫回來,大概自己的丈夫也是有相同感受吧」,

廣告

如此對雙方關係的不信任,亦間接導致了往後自己懷疑丈夫有外遇以致被「拆散專家」弄得離婚收場的局面。

活在多重身份

七海不如意的婚姻帶出了串連整套電影的角色:安室(綾野剛飾),安室本是七海在Planet app上的網友,及致七海因結婚時賓客不足才出現提出「赴宴專家」的服務,如此的構想是超現實的,然而這類服務卻很可能在現實經已存在。安室帶給觀眾的第一個衝擊是:原來很多事都可以是假的!身份:可以是假的,安室在自我介紹時便已經坦白說明自己有多重身份,甚至是我們每人都有幾重身份。是的,我們在生活中,可以是別人的兒子,同時是一位爸爸,可以是被欺壓的下屬,同時是擺起姿態的「老屎忽」。在每一件事上套上不同身份,結果可能是虛偽地失去了自己。正如後來戲中七海自己擔當「赴宴專家」時認識的假的一家五口,原來每人都更享受於這種假的身份當中,反而忽略了自己真實身份的關係及家庭。

錢能解決任何問題?

安室帶給觀眾的另一個衝擊是:錢原來可以解決任何問題?安室這個角色是人性狡詐的極端,他只為賺錢而活,為了錢他販賣關係、販賣人的信任,對他來說只要有錢就可以幫人做任何事,到後來讓七海陷入陪死的騙局中也只是當作一宗生意。真白(Cocco飾)在臨終前的一番話,便是對這個資本主義社會的控訴,「售貨員為自己為貨物放入袋中已經是很幸福的事,然而我已經將幸福用盡了」,當一切也是用錢購買、解決,,便是幸福用盡之時,我們也只能像真白一樣大灑金錢購買所謂的「幸福」。

糊塗夢中

戲中另一要角真白,是讓七海再次尋回及信任愛的原因。正當七海渾渾噩噩不知人生去向之時,卻突然得到一個在山中大屋當女僕的高薪工作,在屋中跟她一起的竟也是她一見如故的好姊妹真白,兩女在大屋中過著幸福生活,泛如夢幻。大屋的佈局及位處於荒野無人的地帶更顯得她們彷似在仙境之中。 兩女之間更於朝夕相對中產生了一種超友誼的情愛,真白帶著七海再次穿起婚紗,交換了一隻無形的戒指,這一次的「花嫁」,少了虛假的賓客及排場,少了對伴侶不信任的不安,讓七海再次相信愛,願意與一個人一起死去。

諷刺的是,七海並不知道這個令她恢復振作的卻是另一個騙局,但也許是她的直率單純,最終令她逃過了作為陪死的祭品,成就了在她心中一段永遠的美好回憶,緊緊鎖在那一隻無形的戒指之上。

難得糊塗,不知/不願醒的七海經歷了一場美夢,重新建構了新的生活。也許凡事不要看得如此通透,才能在險惡的社會中尋找幸福,才能將豺狼般的安室視作好友。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