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夢想的流動──麥秋成的舞蹈

2016/4/11 — 17:49

麥秋成認為:「在夢想開始的一剎那,其快樂和興奮已值得慶祝。」

麥秋成認為:「在夢想開始的一剎那,其快樂和興奮已值得慶祝。」

【文:鄧小樺;圖:香港電台】

麥秋成,編舞及表演超過14年,演出及教學經驗均甚豐富,為香港多名歌手擔任編舞導師及演唱會舞蹈總監,包括︰劉德華、吳雨霏、周國賢、藍奕邦等,任一眾巨星名人的私人舞蹈老師,包括任達華、毛舜筠、Twins等。自2000年開始,參與各大型演唱會及世界巡迴舞蹈演出,包括郭富城、陳奕迅、林子祥、葉蒨文、徐小鳳、莫文蔚等歌手之各類演出。除了參與演唱會、MV製作,麥秋成更在香港電影擔任動作/舞蹈指導,包括2013年矚目香港舞蹈電影《狂舞派》舞蹈及動作指導,並獲 2013年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動作設計提名。多年來獲不同單位邀請擔任舞蹈比賽評判。2011年,麥秋成更創立 neverland dance house 及 neverland kids academy 兒童流行藝術舞蹈學院,致力推廣流行舞蹈文化。近年亦獲韓國 dance studio 邀請前往韓國教授流行舞蹈,與當地舞蹈導師、藝人和學生交流。

編舞及表演超過14年的麥秋成,為多名歌手及演藝人員的舞蹈老師,憑電影《狂舞派》獲 2013年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動作設計提名。

編舞及表演超過14年的麥秋成,為多名歌手及演藝人員的舞蹈老師,憑電影《狂舞派》獲 2013年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動作設計提名。

廣告

發夢就足夠好

廣告

自從電影《狂舞派》後,大眾更加了解了街舞的夢想主題:那是一種自然的衝動,讓舞者沉浸並定義自身,無法否認,並不會因為環境的阻撓而中止。麥秋成正是認為:「夢想不一定要實現,在夢想開始的一剎那,其快樂和興奮已值得慶祝。」今年的藝術節,麥秋成主導的《炫舞場》上演,揉合舞台與街舞,講出年輕人追夢的故事。

《炫舞場》中,飾演主角的天揚,在後台遇到大學中一群跳舞的年輕人,震驚而開始了對街舞的熱愛,揚言「未有人試過因為未有人做過」,充滿了創新的勇氣。「我在《炫舞場》裡看到我自己的故事。」傳統舞蹈訓練由幼年開始,麥秋成則是19歲進入理工大學,看到師兄們跳舞的能量,「跳到識笑」,於是鼓起勇氣跳起街舞。當年他們也只能在7-11前面跳。如今在伊拉克裔英國女建築師爵士哈迪德(Zaha Hadid)所設計的新理大大樓前跳,已經是傲視昂揚。不是一番寒徹骨,哪得梅花撲鼻香。

19歲進入理工大學,麥秋成看到師兄們跳舞「跳到識笑」,於是鼓起勇氣跳起街舞

19歲進入理工大學,麥秋成看到師兄們跳舞「跳到識笑」,於是鼓起勇氣跳起街舞

舞蹈是流動的,舞者透過身體去追求舞蹈,街舞更是千變萬化桀驁不馴。麥秋成編舞,總是一路做一路改變,「直到有個剎那告訴你何謂適當。」他會不斷增加細節,無止境的修改直到 on show 前一秒才停止。麥秋成繪畫,他說舞台本是一張白紙,每個DANCER給出什麼,也會影響整個畫面。「我常幻想在舞台上看到觀眾。事實上強烈的 spot light 令我只能看到漆黑影像,看不到觀眾的輪廓。」但開始舞動,觀者的輪廓卻可能在心眼中浮現。

麥秋成編舞,會不斷增加細節,無止境的修改直到 on show 前一秒才停止。

麥秋成編舞,會不斷增加細節,無止境的修改直到 on show 前一秒才停止。

流行的謙虛

麥秋成謙稱,自己的舞蹈不算非常好,但勝在會不斷嘗試和探索舞蹈,「總之懶是最差的。」他說不想浪費機會,任何舞種都要學。「在美國時,七點起身拉筋,一日迫自己上四至五堂,晚上回家就抽筋。有時真的上夠了課,也會在旁邊一直看。」他不介意被標上「商業」的標籤,認為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且有人欣賞就可以。「有時也不理價錢,比較重視創作機會。機會在面前滑過,不捉緊就會飛走。」麥秋成給自己的原則是一定要不斷創新。

麥秋成開始思考舞蹈生命的延續,會觀察年青舞者跳舞的心態,並給他們機會。

麥秋成開始思考舞蹈生命的延續,會觀察年青舞者跳舞的心態,並給他們機會。

在台下,麥秋成搭建自己的舞台,思考舞蹈生命的延續。「以前只想到自己跳。現在會觀察不少十七八歲的青年,全力支持他們跳舞。」如何支持呢?麥秋成會和他們談話,觀察他們跳舞,尤其是跳舞的心態:當跳了幾年,知道舞蹈就是這麼回事,不一定能帶來名利,但仍然要跳,麥就給他們機會。「主要教他們跳舞的處事方式。」

跳舞就是生命本身,麥秋成說自己無可能離開跳舞,「有些前輩八十幾歲都離不開舞蹈二字。就算我身體不在,靈魂也在。」

--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第七集將於4月12日(星期二)晚上8時 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好想藝術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