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夢見史丹利・寇比力克

2016/8/10 — 14:39

非常的 obscure ,不能用常理去理解,或者根本不需要。

在氣溫三十多度下的倫敦,以為身在香港。熱浪下在 Somerset House 的水池,大人小孩在嬉水消暑。怕天氣太熱導致眼花,於是再次查閱資料,確定展覽是在 Somerset House 舉行。這個前身是皇宮,現在是全倫敦最典雅的藝術學府的所在地,在這裡會聯想到 Tuner、 Sutherland、 Caravaggio、 Monet、 van Gogh等大師的展覽,但關於史丹利・寇比力克的展覽在 Somerset House,總覺有點obscure。買入場票時,那位工作人員姐姐一再查問:「有沒有懷孕?有沒有癲癇?展品有閃光,不能接受便現在回頭。經常暈車浪的也要小心,萬一有不適立即出來。參觀Norbert Schoerner 那個作品要排一小時,建議你先去看。」我唯唯諾諾,走進展覽會場。

廣告

第一眼看到是《閃靈》中Overlook Hotel 那張橙紅六角型地毯,Adam Broomberg 及Oliver Chanarin的 “The Shining Carpet [WT]” 將觀眾從外面真實世界帶到寇比力克的展覽中。橙紅地毯鋪置在Somerset House 展覽場地的走廊, 兩旁的房間放了不同的展品。走廊及隧道的長窄空間是寇比力克電影中常見,假如長窄空間是老調地代表人生,那在寇比力克眼中人生應該是充滿無盡的未知及壓迫感。還未行至二號房間,已經聽到不同的收音機聲,有接受不清的聲音、人聲、還有合唱團唱著 Requiem Mass 的聲音。Iain Forsyth 及 Jan Pollard 的 “Requiem for 114 radios” 裝置,包括一百一十四部收音機,裝置空間內的葬禮音樂加上嘈雜人聲,是《密碼114》、《發條橙》及《2001太空漫遊》的片段重疊再現,聽得入神時發現當中夾雜打字機的聲音,聲音非常傳神像在說: “all work and no play makes Jack a dull boy” 。沿著地毯上走,先去看Norbert Schoerner的 “Das Problem de Befahrung des Weltraums”,一如工作人員姐姐所言 - 排長龍。Schoerner這個 virtual reality 作品,虛擬在 《2001太空漫遊》內 Dr. Francis Poole 垂直旋轉如摩天輪的生活空間,虛擬真實是如何大行其道,看看那個捉 Pokémon 的遊戲如何受歡迎便知,可能真實太累人還是虛擬較有趣。天氣熱英國室內又不流行裝空調,熱到不用virtual reality 都覺得眼前一切是虛擬非常。

廣告

太熱加上站在走廊的人龍中,走廊地面的《閃靈》地毯又讓人有點頭暈,眼花花隱約見到對面房間 Jane 及 Louise Wilson的 “Unfolding the Aryan Papers” 的錄像裝置,是寇比力克沒有拍成電影的計劃。Aryan Papers是猶太男孩與女子躲藏在納粹國度的故事,一齣關於人間地獄的電影。女主角的人選也敲定是 Johanna ter Steege,寇比力克後來發現這個故事已經超越了自身情感的承受能力及電影所能駕馭,於是放棄計劃。“Unfolding the Aryan Papers” 將寇比力克當年籌備電影時的資料,包括女主角的照片及歷史圖片拼合成流動影像。黑白的納粹年代,及九十年代初 Johanna ter Steege 試鏡時的色彩照片,在那橙紅地毯的反照下,是過去現在重疊在一起,又或許只是天氣熱眼花所致。整個展覽都混集了打字機的聲音,盡頭最後一件作品就是關於文字。 Joseph Kosuth “[A Grammatical Remark #9, London]”,是 《閃靈》中 Jack 與Wendy的經典一幕 - Wendy手持疊球棍在樓梯上邊行邊與 Jack 對峙。Kosuth 選擇在 Somerset House 內 的 Nelson staircase 將這幕的劇本文字重現。假如 Kosuth 的作品是探討文字的限制,在展覽中的一連串真實及虛擬的影像後,最後來到Kosuth的概念文字,我反而覺得震撼,就像一輪轟炸後,突然回復平靜至聽見耳鳴一樣。

真與假都是寇比力克電影的主軸。大家都說 《密碼114》、《AI人工智能》及《2001太空漫遊》是科幻片;《閃靈》是恐佈片; 《發條橙》是 cult 片;《大開眼戒》是情慾片。倒覺的寇比力克電影談的都是人類生存狀況、人與宇宙的關係,其實全都是哲學片。又假如在 《2001太空漫遊》出現了四次的黑石板,是象徵人類不同時期的演化,是一個不隨線性發展的時間空間,那麼寇比力克的每一齣電影就是一塊黑石板,是一場又一場人類在不同演化及存在狀態中的論述。

非常的 obscure ,不能用常理去理解,或者根本不需要 - 《閃靈》中那是靜默無聲的血紅水災的一幕,若配樂用上《藍色多腦河》,大概就是 “Day Dreaming with Stanley Kubrick” 展覽的總結。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