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地恩情》確是先寫詞後譜曲

2017/12/16 — 10:18

思索《大地恩情》曲詞先後之謎,始於多年前重讀了 1980 年十月出版的《歌星與歌》第四期,當中有一篇黎小田寫的文章,說到《大地恩情》的創作過程,文內有謂:「這一首歌,我將它分為三個部份,而這一首歌,卻是先有歌詞再行譜曲……」

當時曾先後向寫詞的盧國沾及作曲的黎小田求證。兩人的說法竟是迥異。盧說詞是填出來的,黎卻表示確有先詞後曲的成份,但事隔多年,已記不清楚是哪部份。於是,《大地恩情》曲詞先後成了個謎。但筆者相信黎的說法多一些。

依據旋律的結構看來,筆者很多年前便已感到,從「若有輕舟強渡」開始的後半段,會是據詞譜曲而成的。

廣告

這是早幾年所想到的暫時結論。

早前又再重看了黎小田這篇文章,感到此前看漏了一些線索。且看下圖的原文:

廣告

按原文中所說,黎小田把《大地恩情》分為三段。

據他的分法,「第一段『河水彎又彎……』」,「中段之時……而盧國沾先生在這一段詞亦配搭得相當好:『若有輕舟強渡,有朝必定再返……』」,當然還有「在結尾的一段」,但黎小田的文中沒有指出這結尾一段是從哪句開始。

這分法跟筆者的分法並不同。筆者向來以為「河水彎又彎」至「眼淚一串濕衣衫」是第一段,「人於天地中」至「當日抑憤鬱心間」是第二段,「若有輕舟強渡」至最後的「但我鬢上已斑斑」是第三段。

依回作曲人的想法,筆者開始猜想《大地恩情》真是整個旋律都是因詞而生的,亦即是整闋旋律都是據歌詞譜寫出來的!而「人於天地中,似螻蟻千萬,獨我苦笑離羣,當日抑憤鬱心間」這四句,則是據譜出來的旋律補填上去的。

換句話說,筆者猜想歌詞最初只有三段:

河水彎又彎,冷然說憂患,
別我鄉里時,眼淚一串濕衣衫。

若有輕舟強渡,有朝必定再返,
水漲,水退,難免起落數番。

大地倚在河畔,水聲輕說變幻。
夢裏依稀滿地青翠,但我鬢上已斑斑。

這會頗吻合黎小田文章中的「三段」之說。而今,從網上可找到原來電視劇所播的片頭歌曲,其實就真是只有這三段,參見下面的短片:

由此可以斷定,最初的《大地恩情》主題曲,歌詞只寫了三段,黎小田則是據這三段歌詞譜成歌曲。猜想後來要灌成唱片的時候,感到這個版本太短了,這時覺得第一段如果能多唱一遍應會不錯,遂補填一段歌詞。

不過到底這只是猜想。可憐是連當事人都記不清楚,也只能努力地用比較合邏輯的方式去猜。

黎小田在《歌星與歌》第四期談《大地恩情》的全文

黎小田在《歌星與歌》第四期談《大地恩情》的全文

發表意見